第九七七章 舒允文你个挨千刀的,赔我的福利!~



    “呃……”

    手抖?手抖个毛线???

    我特么又没瞎,你明明就是端着辣油泼到他脸上的好伐?

    白鸟警官嘴角抽搐了两下,又看了看捂着脸趴在桌子上哀嚎的人渣矢部真道,也没心思继续追究萝莉哀的责任:“嗯,你以后要注意一些,不能再这样不小心了,知道吗?”

    “我知道了?!甭芾虬Ю淠ι?,舒允文则笑眯眯地轻抚萝莉哀猫头,看向白鸟警官道:

    “哎呀呀!白鸟警官,不要那么严肃嘛!我家灰原今年才六岁半,小孩子又不懂事,你要是把她吓哭了怎么办?”

    萝莉哀听着舒允文的话,无语地抬头看向舒允文,与此同时,矢部真道疼得直砸桌子,居然把桌面砸的翻了个个儿,桌子上的饭菜腾空而起,全都砸到了矢部真道的身上。

    矢部真道被一堆饭菜的汤汤水水淋了一身,吓了一跳,然后下半身一个不稳,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桌面更是直接拍到他的身上,紧接着又是一阵惨叫……

    白鸟警官、越水七槻、小田切敏也看着这一幕都是一脸懵逼,然后白鸟和敏也连忙把桌面从矢部真道的身上搬了下来,开口问道:

    “……矢部先生,你没事吧?呃……呃……”

    白鸟警官说着话,在看清楚矢部真道的模样后,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话说,这矢部真道不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嘛?怎么身上插了这么多盘子碎片?尤其是那张脸,这差不多被插成蜂窝煤了吧?

    还有,这家伙的两只手是怎么回事儿?

    那两根价值一百五十万的鼓槌,各自插穿了一只手掌不说,看上去居然还那么对称……

    白鸟警官看着悲惨的矢部真道愣了好一会儿,直到旁边传来了围观群众的嘈杂声后才醒悟过来,立刻摸出手提电话道:“……矢部先生你先撑着点儿,我这就帮你叫救护车!”

    白鸟警官说着话,小田切敏也也伸手想要搀扶起自己的“朋友”:“真道,你……”

    “滚开!我不用你假惺惺!”矢部真道抬手甩开了小田切敏也,紧接着脚下一个踉跄,向前几步撞倒了旁边的一个啤酒展示架,足足有五十斤重的啤酒桶砸到了他的脑袋上,终于把他砸晕了过去。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幕,都是一脸无语,几秒钟后,越水七槻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狐疑地看向舒允文道:

    “……允文同学,矢部先生这是……”

    听着越水七槻的话,白鸟警官、小田切敏也也看向舒允文,舒允文嘿嘿一笑:“你们看我干什么?他自己倒霉,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一切,可能是报应到了吧?”

    报应?报应你妹??!这肯定是你干的!

    白鸟警官等人心里面吐槽,又看向矢部真道,只见旁边邻桌的热心群众正帮忙抬着砸矢部真道脸上的啤酒桶。

    两位热心群众眼瞅着把啤酒桶抬了起来,正准备搬到一旁,结果其中一个群众手一滑,啤酒桶的一端直接砸到了我矢部真道的胸口,矢部真道顿时一阵抽搐……

    接下来,在救护车到来之前,白鸟任三郎、越水七槻他们算是花式见识了各种奇葩的“报应”,心中对这个可怜的人渣,居然生出了一些同情。

    救护车赶到后,医护人员千辛万苦之下,终于把矢部真道搬上了救护车,白鸟警官也跳上救护车陪同,同时对舒允文道:

    “允文大人,真是抱歉,我得陪矢部先生去医院,所以先告辞了,稍后我们白鸟家的管家会赶来这里,送您回家……”

    “好的,没问题,你先忙?!笔嬖饰牡懔说阃?,白鸟又紧接着说道:

    “对了,允文大人,关于我之前说过的第三位嫌疑人友成真,我们警方暂时没有找到他。等我们找到他以后,还要劳烦您再帮一下忙,拜托了!”

    “这个好说!”舒允文微微一笑,“找到友成真以后,给我打个电话就行?!?br />
    救护车离开后,越水七槻从旁边走了过来,微笑着问道:“允文同学,你和白鸟警官正在调查的,是今天两位警察先后遇害的案子吗?”

    舒允文闻言“啊咧”一声:“你怎么知道的?”

    “这很简单??!”越水七槻微微一笑,“白鸟警官之前曾经询问过矢部先生今天下午三点钟和六点半时的不在场证明,这也就是说,他要调查的案件的案发时间,就在这两个时间。接下来,我只要找侦探圈子里的朋友问一下这两个时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大案子,自然就清楚了……”

    越水七槻说到这里,一脸期待地看向舒允文:“……所以,允文同学,你能不能给我说一下这两起案子是怎么回事儿?对了,你们之前看到仁野保被勒索的账单记录怎么那么惊讶?这两位警察的死和一年前仁野保的案子是不是也有关系?”

    越水七槻“巴拉巴拉”地问了一堆问题,舒允文听的脑袋要炸,连忙摆了摆手道:

    “停停停!越水侦探,这件案子我答应了要保密,别让我为难好不好?”

    “可是……”

    “别可是了,真的不能说!”舒允文再一次拒绝,然后摸了摸肚子,“我肚子饿了,先去吃点儿东西……灰原,你吃不吃了?”

    “唔……”萝莉哀摸了下自己的小肚肚,想到自己刚才貌似没吃多少东西,轻声开口道:“……吃?!?br />
    ……

    与此同时,毛利侦探事务所内。

    柯南趴在起居室的桌子上,嘴里面叼着笔,看着作业本发呆——

    回事务所吃过晚饭以后,小兰就给柯南颁布了今晚的“任务”,先抄二十遍校规练练手,可是他老早以前就抄校规抄到想吐,现在抄了十遍以后,终于抄不下去了,只能在这里一边发呆、一边默默地给舒允文送上各种“问候”……

    柯南正发着呆,忽然间只见小兰拿着换洗衣服走了出来,走到柯南旁边皱眉问道:

    “柯南你还没抄完吗?”

    “呃……小兰姐姐,我正在努力!”柯南拿着笔,连忙写了几个字。

    小兰撇了撇嘴:“真是的,你今天怎么抄这么慢?算了,本来今天淋了雨、身上有点脏,还想让你帮我搓背的,既然二十遍校规还没抄完,那你就继续抄吧……”

    我勒个去!小兰今天要发福利?!

    一瞬间,柯南的表情就像是便秘了一样,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小、小兰姐姐,要不我先帮你搓了背,再抄校规吧……”

    “不行!你什么时候抄完校规,什么时候才能泡澡睡觉!”小兰点着柯南的脑袋,“一会儿我泡完澡以后出来检查,你今晚要是抄不完,我就陪你一起熬夜!哼!”

    小兰说完,抱着换洗衣物走进了浴室里面,留下柯南一个人仰头望天,独自忧伤——

    妈蛋!我今晚到底错过了什么?

    抄校规?福利都没有了,还抄个毛的校规??!

    舒允文你个挨千刀的,快赔我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