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六章 萝莉哀:我刚才手抖了,不可以吗?



    小田切敏也话落,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矢部真道,等待着矢部真道的回答。

    矢部真道沉默了几秒钟后,才轻哼一声,和善的面孔消失不见,整张脸都阴沉了起来:“……既然存折和账本都被你们找到了,那我再怎么否认好像也没用了,只要那些存折的开户行被你们找到,那个家伙肯定会把我说出来……”

    “没错,你说的这些,都是我做的?!?br />
    小田切敏也闻言动作一僵:“……可是,真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钱!”矢部真道一开了口,颇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冷笑着说了起来,“……我可不像敏也大少爷你,哪怕是和家里面闹翻了,依旧能从家里面拿到不菲的生活费,所以就只能靠自己了!”

    “靠自己?”萝莉哀冷漠地看着矢部真道,“……你所谓的‘靠自己’,就是敲诈勒索,还有从那些喜欢你的女人身上骗钱吗?”

    “是??!难道不可以吗?”矢部真道的面孔似乎都扭曲了起来:“……我一开始也没想到要靠勒索挣钱,那是在两年前,有一次我在一家超市打工,当场抓住了一个偷东西的大学生。那个大学生是为了刺激才偷东西,被我抓到以后像我求饶,还给了我十万日元的封口费,从那时候开始,我才知道只要‘方法’得当,来钱其实会很快……”

    “在那之后,你就想到要靠勒索别人发家致富了吗?”舒允文问道。

    “对?!笔覆空娴牢⑽⑿α诵?,“……我从那以后,就开始琢磨怎样能在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下,成功勒索别人。后来,我在酒吧认识了一个银行员工,凑巧又听说他当时缺钱,所以就想到了这个利用别人的身份信息开账户、然后暗中勒索钱财的办法……”

    “……我先让那个家伙在银行随便找了一些用户信息,开了一些存折账户,然后我们一起寻找勒索目标,找到目标犯错的证据后先寄给他给予威胁,再给他打电话,让他往指定账户里面打钱。那些被勒索的家伙只要不想我把他们的罪行公诸于世,就只能乖乖听我的……”

    “那你为什么会用敏也的身份信息开账户?你做这种事情,应该会避开身边的人才对吧?”越水七槻好奇地问道。

    矢部真道轻哼一声:“那也是无奈之举。我在发现仁野保从医院偷拿违禁药物往外卖的时候,备用的存折刚好用完了,而且那个在银行工作的家伙也刚好出国学习,要三个月才能回来。我为了能快点拿到钱,所以就偷了和我脸型相似的敏也的证件,偷偷办了一张存折——”

    “——那些银行的白痴,我只是戴了一个和敏也发型一样的假发、化了一个夸张的烟熏妆而已,他们居然没发现……”

    舒允文、白鸟任三郎等人来回看了看小田切敏也和矢部真道——

    好吧,这两个人的脸型确实挺像的,要是换个一样的发型、故意化成烟熏妆的话,还真有可能蒙混过去……

    “……本来,仁野保那个家伙收入不错,勒索他的事情应该不会出问题才对,没想到那个家伙居然会搞出医疗事故,而且还根据汇款账户的户主名字找到了敏也,反过来威胁敏也……”矢部真道继续说道,“……仁野保那家伙当时真把我吓了一跳,后来听说他自杀而死,我才松了口气……”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你们还在查这件事情,我还是被你们发现了……”

    “真、真道……”小田切敏也听着矢部真道的话,一脸难以置信,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白鸟警官则忽然开口问道:

    “……这么说来,仁野保不是你杀的了?”

    矢部真道一脸愕然:“你在说什么?仁野保不是自杀吗?”

    “嗯……”白鸟警官死死地盯着矢部真道,“……请问,今天下午三点钟左后,以及下午六点半前后,你都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

    白鸟警官话落,越水七槻在旁边开口道:“白鸟警官,你这是在调查不在场证明吗?我可以证明,从今天中午十二点到现在,我一直都在盯着他,他只有在上厕所的时候离开过我的视线!”

    “嗯,好吧?!卑啄袢稳傻懔说阃?,然后开口道,“矢部先生,我现在以敲诈勒索罪以及故意伤害罪逮捕你,有什么事情,我们回警视厅再说吧!”

    矢部真道轻笑一声,旁边的越水七槻忽然又问道:“……矢部先生,我看了你勒索的账本,现在你只靠勒索,一个月就能拿到五十万日元之多,‘收入’算是很不错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骗那些女人的钱?还有稻田小姐,她都为你怀了孩子,你为什么还要那样对她?”

    “一个月才只能勒索五十万,不骗那些女人的钱,怎么可能够我花嘛!你看我这两根鼓槌,这可是乐器里的奢侈品,为了买它们,我花了一百五十万!”矢部真道说着话,神情似乎也越来越可憎,“……至于稻田那个白痴?她居然拿怀孕来威胁我和她结婚,我怎么可能如她意?她只是我发泄和捞钱的工具而已!哈哈哈……”

    矢部真道得意洋洋地笑着,舒允文、灰原哀、白鸟任三郎、越水七槻脸都臭了——

    这个人渣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简直渣的不是一点点??!

    舒允文看着矢部真道微微眯眼,然后一道【霉运随身】丢到了矢部真道的身上,也就在同时,萝莉哀黑着脸端起桌子上的辣油碟,泼到了矢部真道的脸上,同时冷声骂道:“混蛋!”

    矢部真道被辣油碟泼了一脸,一部分辣油滴进了矢部真道的眼里,疼的矢部真道捂着眼哇哇乱叫。

    白鸟警官看着矢部的惨样儿,心里面一阵舒爽,默默地给灰原点了个赞,然后板着脸看向萝莉哀:“……灰原,你这是在做什么?”

    “唔……”萝莉哀一脸冷漠,一双死鱼眼看向白鸟警官:

    “……我刚才手抖了,不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