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钟,米花饭店的露天餐厅内。

    时值夏日的周末,在下午的一场雨后,空气变得清爽了许多,不少人都喜欢在这种天气里呼朋唤友喝上两倍,所以露天餐厅内的客人也比往日多了一些。

    某张四人桌前,舒允文、萝莉哀与白鸟任三郎相对而坐,点了一些饭菜后扭头看向餐厅舞台上表演的小田切敏也,听着小田切敏也的歌声,笑着说道:

    “敏也先生的嗓子还不错嘛!这种风格的摇滚,听起来也还可以……”

    白鸟任三郎点了点头:“敏也他非常喜欢唱歌,从小就曾接受过专业的教导,高中、大学时期更是组建了乐队,所以他在大学毕业以后,才会想要当歌手。只不过,小田切部长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一向看不起那些明星、歌手什么的,所以非常反对,最终父子两个彻底闹翻了……”

    “是吗?”舒允文了然点头,然后又点评道,“我倒是觉得,敏也他或许也能在演艺圈内闯出一条路来?!?br />
    在日本社会里面,演艺圈里的演员、明星、歌手什么的虽然粉丝不少,但地位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儿,真正站在社会最顶端的,还是财团、政要、官僚高层的公务员等等。

    小田切敏也的父亲是警视厅高官,母亲是大财团的千金大小姐,现在自己却想跑去当一个“卖唱”的歌手,自然会让一向传统的小田切敏郎肝火旺盛了。

    不过,小田切敏也的歌喉确实挺不错的,而且形象也不错,是个大帅哥;他要是能得到小田切敏郎的支持,再由家里面帮他介绍几位乐坛的大拿、搞几首好歌,火遍全日本也有可能……

    两个人聊着天,服务生先送上了赠送的饮料,白鸟任三郎端起饮料喝了一口,然后才看向舒允文道:

    “允文大人,您从刚才就一直在赞赏敏也,看样子,他也不是这次案件的凶手咯?”

    “应该不是!”舒允文摇了摇头——

    他刚才就用【阴阳眼】看过小田切敏也了,这家伙身上根本没什么阴气、鬼气,所以应该也不是凶手。反倒是小田切敏也旁边那个敲架子鼓的男人,那个人的身上不仅有轻微的阴气、鬼气,而且还有一些怨气……

    这家伙是最近杀过人,还是去过什么危险的地方?

    舒允文正琢磨着,忽然之间,只听旁边传来几道“咔擦”声。

    舒允文连忙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穿薄风衣、戴墨镜、有些眼熟的人正拿着照相机朝他们拍个不停。

    舒允文见状一愣,明美已经紧张地飞过去一扫这个“可疑人士”的全身,然后松了口气:“……是越水侦探,不是组织的人……”

    越水七槻?这家伙这副打扮是……

    舒允文上下扫了跟前的人两眼,然后笑着打招呼道:“越水侦探?你这打扮是在跟踪什么人吗?”

    舒允文话音落下,跟前的“可疑人士”伸手摘掉了墨镜,向着舒允文他们微微一笑:“允文同学你好,果然又被你认出来了??!我昨天接了一份委托,现在正在跟踪……倒是允文同学,你这是……”

    越水七槻说着话,好奇地看向白鸟警官,舒允文则随口说道:“白鸟警官请我帮忙,调查一起案子……”

    舒允文话没说完,白鸟轻咳一声打断道:“……不好意思,越水侦探,这件案子与你无关,请你不要过问……”

    越水七槻闻言一愣,然后点头道:“那好吧!不过,白鸟警官,允文同学,我从你们刚刚进入露天餐厅后就注意到了你们,发现你们大部分时间目光都集中在舞台那里……你们两个调查的目标,该不会也在舞台上吧?”

    越水七槻话落,舒允文、白鸟警官都是“啊咧”一声,然后一起扭头看了过去,惊讶道:

    “你说‘也’?难道说,你跟踪的目标……”

    “没错!我跟踪的那个人渣就在那个舞台上!”越水七槻微微一笑,拉开了白鸟任三郎旁边的座位坐下,看了眼舞台上,低声说道,“……我跟踪的人叫矢部真道,就是台上那个乐队的鼓手!我这两天都在调查他的事情,今天上午更是搞到了一些很重要的情报……”

    “……你们要查的人是他吗?如果是的话,我或许能帮上一些忙……”

    “鼓手?矢部真道?”白鸟警官闻言摇了摇头,然后摇头道:

    “抱歉,越水侦探,我们要查的人和你正在调查的目标不是同一个人,所以还请你现在离……”

    白鸟警官话说到一半,舒允文忽然开口打断道:“……越水侦探,你都查到了些什么?那个家伙最近是不是杀过人?”

    舒允文话落,白鸟表情瞬间凝重了起来:“什么?杀、杀人?!允文大人,难道说,那个家伙就是这件案子的……”

    舒允文摆手示意白鸟闭嘴,越水七槻却是一脸懵逼:

    “杀、杀人?允文同学,我只是查出了那个矢部真道有做敲诈、诈骗之类的勾当而已……”

    越水七槻说着话,又想到了舒允文的“能力”,认真地问道:“允文同学,那个家伙真的杀过人吗?”

    “呃……也不一定,不过那家伙身上的气息实在是有些古怪……”舒允文摇了摇头,旁边的白鸟任三郎忍不住问道:

    “……越水侦探,关于那位矢部真道的事情,能请您详细说一下吗?”

    “这个……”越水七槻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道,“……好吧,反正我的委托人委托我调查矢部真道时说过,他也是想要拿到矢部真道利用他妹妹感情骗取钱财的证据并且报警,现在提前告诉你们警方也没什么……”

    “……那位叫矢部真道的,是一个人面兽心、无可救药的人渣!”

    越水七槻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舞台上的人,又继续说道:

    “……前天晚上,一位姓稻田的先生找到了我的事务所,说他的妹妹被人欺骗感情,不仅借了高利贷,怀孕还遭那个人殴打流产,差点没命,所以委托我调查那个男人!那个男人……”

    “……就是台上的矢部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