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话落,白鸟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柯南的裤子以及地面,柯南则是嘴角一阵抽搐,然后一脑门儿黑线——

    尼玛!舒允文你这货开起玩笑来没完了吧?

    还有白鸟警官,你那眼神儿是几个意思?我特么没有尿裤子!

    柯南心中MMP,但脸上却还是不得不笑眯眯,干笑着说道:“允文哥哥你在胡说什么啊,人家才没有……”

    柯南话没说完,舒允文已经直接无视了他,扭头看向白鸟道:“……白鸟警官,请带路吧!”

    “好的,允文大人?!卑啄袢稳捎α艘簧?,然后向着旁边一个路过的女警道,“……你好,这位小盆友想上厕所,麻烦你带他去一下?!?br />
    “好的?!蹦俏慌Φ阃?,走到柯南身旁,柯南顿时郁闷个够呛——

    妈蛋!舒允文这家伙搞毛线??!

    他明明知道咱是一位名侦探,去查案居然不带咱?难道这货想要独自破案、独占功劳不成?

    话说起来,咱之前在舒允文的身上塞了一个窃听器,本来想要窃听一些有用的情报的,结果在关键时刻没了声音,所以没有听到任何有用的情报,只能扯谎跑他们门口来偷听……

    那个窃听器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忽然坏掉了吗?

    柯南想着这些,按下了眼镜上的跟踪定位按钮,紧接着便看到一个红点在眼镜片上闪烁着。

    看到眼镜片上的红点,柯南微微一笑——

    有红点,那就说明窃听器上的发讯器还没坏!

    只要发讯器没坏,咱一会儿就能靠发讯器找到舒允文,偷偷查案!

    舒允文那个家伙想甩开咱?哼!别做梦了!

    柯南得意地思索着,按起了眼睛片上的放大按钮,然后忽然“啊咧”一声,扭头看向旁边的房间——

    话说,这情况不对??!

    根据眼镜片上的定位显示,窃听器似乎还留在他们两个刚才待着的房间里面!

    难道说,舒允文那个家伙发现了他的窃听器?

    柯南眉头一皱,甩开身旁的女警,直接冲进了旁边的房间里,趴在地上一阵搜索,终于看到了掉在桌子下面、碎成渣的眼镜腿儿窃听器,顿时嘴角抽搐了起来——

    卧槽!我的眼镜腿儿!你死的好惨??!

    柯南咬牙切齿地站起身来,扭头看向房间门口的那位女警,眼中冒着火光——

    无耻舒允文,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查案了吗?别做梦了!

    我名侦探滚筒洗衣机是不会就这样屈服的!

    这家伙现在还没有走远,只要我能甩开门口这个看着我的女警追上去……

    柯南正琢磨着,忽然间只听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柯南?你在这个房间做什么?你不是去上厕所了吗?”

    “呃……小兰姐姐?”柯南一双眼忽然变成了豆豆眼,挠着头眨啊眨,小兰则微笑道:

    “你去过厕所了没有?刚才笔录已经做完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现在就回去?”

    “是??!”小兰点了点头,严肃地说道,“你别想逃跑!我要亲自盯着你抄校规!”

    柯南听到“抄校规”三个字,瞬间委屈成球,差点没有哭出来——

    好吧,舒允文你赢了!

    我特么今晚得去抄校规,查不成案了……

    ……

    晚上八点半。

    小田切家的豪宅外,舒允文、萝莉哀、白鸟任三郎向着门口的小田切敏郎夫妇躬身告辞,然后一起上了车。

    车子缓缓发动,从小田切家门前离开,白鸟警官坐在驾驶座上,把着方向盘问道:“允文大人,您有什么发现吗?小田切部长他……”

    “嗯……他不是凶手!”舒允文手里抓着奈良沢治和芝阳一郎的灵魂球,微微摇了摇头。

    之前在警视厅看过奈良沢治的尸体后,舒允文和萝莉哀、白鸟又去芝阳一郎遇害的现场看了看,先后收了两个没有神智的灵魂。

    在这之后,舒允文先把元太送回了家,然后三人便在白鸟的带领下直奔小田切敏郎家,拜访起了这位“嫌疑人”。

    不过,舒允文并没有从小田切敏郎的身上发现任何阴气、鬼气,显然他应该不是凶手!

    “是吗?”白鸟警官神情凝重,然后有低声说道,“允文大人,沙罗刚才问出了敏也的位置,他说敏也和他的乐队今晚要在米花饭店的露天餐厅演出,他现在应该就在那里……”

    “米花饭店的露天餐厅?”舒允文闻言一愣,然后抬手看了看手表,“……那就过去看看吧!~嗯,我和灰原都还没吃晚饭,刚好也能顺便在那里吃点儿东西……”

    舒允文话落,白鸟任三郎连忙道歉道:“抱歉,允文大人,因为我拜托您查案的缘故,让您连晚饭也没时间吃……”

    “唔,这没什么,你要是过意不去的话,一会儿你来买单就好了?!笔嬖饰乃嬉獾厮底?,然后又忽然问道:

    “话说起来,白鸟警官,刚才在小田切家,小田切夫人在小田切部长离开时辩解说,小田切敏也虽然明面上被家里面断了经济来源,但他平时开销、组建乐队的钱,其实都是他外公暗中支援的,他和小田切部长也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敏也根本不可能跟别人敲诈勒索钱财……”

    “……对此,你怎么看?”

    白鸟警官微微一愣,然后回答道:“允文大人,小田切夫人说的是真是假还没有经过查证,暂时不清楚。不过在我看来,敏也现在确实是重要嫌疑人之一,这点毋庸置疑……”

    舒允文捏着下巴,奇怪地看向白鸟:“你和敏也不是朋友吗?我怎么感觉,你对他的怀疑反而更厉害?”

    “没办法,我们警察就是这样的一类人,对任何人都会怀疑,哪怕亲近的人也不例外?!卑啄衩闱恳恍?,然后又说道,“……而且,允文大人,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我推断凶手是一位和警界相关的人士的可能性非常大,所以敏也的嫌疑很重……”

    “嗯?你为什么这么说?”舒允文惊讶地问道。

    白鸟还没来得及回答,车后座上的萝莉哀已经幽幽地开口道:“……是因为警察手册,没错吧?”

    “警察手册?”

    “你没发现吗?刚才那位芝警官的尸体手中,拿着他自己的警察手册。另外,我听元太说,奈良沢警官在临死之前,手也捂着装在胸口口袋里的警察手册……”萝莉哀随意地说着,“……假如这是他们两个留下来的死亡讯息的话,那凶手是警界相关人士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原来如此!”舒允文点了点头,眯了眯眼:

    “这么说来,敏也的嫌疑确实挺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