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一章 臭不要脸的洗衣机,你的节操呢?



    妈蛋!还真是那个小田切敏也?

    警界高官子女涉嫌警察被杀的命案,这是在拍日本版的《警察故事》嘛?一会儿不会跳出个成龙大哥吧?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两句,然后才皱着眉头问道:“……小田切敏也怎么会是嫌疑人?他有什么理由要杀掉奈良沢警官和芝警官?”

    舒允文话落,白鸟警官立刻回答道:“允文大人,您还记得我之前跟您说了,仁野保在死前一个星期,曾和人在某个仓库前发生过冲突吧?”

    舒允文闻言一愣,惊讶道:“难道说……”

    白鸟任三郎点了点头:“……那个和仁野保发生冲突的人,就是小田切敏也!根据佐藤警官他们的调查,仁野保经常在医院里搞一些违禁药物出来卖,小田切敏也好像知道这件事情,并且以此为理由进行敲诈勒索……”

    “敲诈勒索?”舒允文愕然,“我记得,小田切敏也的家境很不错吧?他还用得着干这个?”

    白鸟任三郎声音低沉:“……敏也他在大学毕业以后,因为想要组建乐队当歌手,拒绝了小田切部长为他安排的从警工作,所以被家里面断了经济来源。我们白鸟家与小田切家、敏也母亲家的财团关系还算不错,我还曾经问过敏也需不需要帮助,敏也他说不需要,他有办法搞到钱……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呃……”舒允文闻言有点无语——

    话说,堂堂警视厅刑事部部长的儿子,居然靠敲诈勒索别人来搞钱,这手段也太Low了吧?

    以他的这种二代关系,想搞钱的方法很多的好不好?

    你就是随便找个企业“拉赞助”,也比这强??!

    白鸟警官没有在意舒允文的表情,又继续说道:“……仁野保当时因为医疗事故官司缠身,假设敏也真的有在敲诈他的话,仁野保说不定会以此为要挟,反过来威胁敏也动用警视厅的关系,帮他摆平医疗事故的事儿……”

    “敏也他被这样威胁的话,动手杀掉仁野保也不是不可能……”

    白鸟警官话落,舒允文也点头道:“原来如此!假如小田切敏也是凶手的话,那奈良沢警官、芝警官、佐藤警官他们重新调查这起案件,自然会让他担心不已,也就有了杀人的动机……”

    “是??!”白鸟警官应了一声,然后又继续说道,“……除了小田切敏也之外,他的父亲小田切敏郎也可能是凶手……”

    舒允文闻言一脸懵逼:“你们连小田切部长都在怀疑!”

    我勒个去!搜查一课调查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你们这是不想混了吧?

    白鸟警官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才认真地说道:“……他有足够的动机!假设小田切敏也就是杀害仁野保的凶手,小田切部长他又凑巧发现这件事的话,出于?;ぷ约汉⒆拥目悸?,小田切部长会想灭口调查此事的警察,也能说得通……”

    “呃……好吧?!笔嬖饰拿辛嗣醒?,然后才开口道,“话说起来,小田切部长父子俩都成了你们的怀疑对象,那小田切部长他现在……”

    “今天下午五点钟,小田切部长因为身体原因,请假回家休息了?!卑啄窬倩卮?。

    这应该是故意回避吧?

    舒允文摇了摇头,又继续问道:“除了他们三个,你们还有其他怀疑对象吗?”

    “没有了,暂时就只有他们三个而已?!卑啄窬倭⒖袒卮?,舒允文想了想又忽然问道:

    “对了,关于那颗心脏,你刚才说,佐藤警官已经让法医做过了DNA鉴定,结果证明那就是仁野保的心脏吧?你们警方调查出是什么人把心脏买藏到手术室的地板下了吗?这个人和杀害仁野保的人以及杀害奈良沢警官、芝警官的人,会不会是同一个?”

    “现在一切还在调查中,暂时还不清楚?!卑啄褚×艘⊥?,然后又凝重地说道:

    “……不过,假如藏心脏的人和杀害仁野保医生的人是同一个人的话……这起案子的嫌疑人,恐怕要增加许多!”

    “是??!”舒允文附和地点了点头——

    能把仁野保的心脏带进太平间、藏到手术室地板下的,肯定是和东大附属医院有关系的人,而那个仁野保的人品偏偏又很差,四处树敌,所有人都有可能会对他下手……

    舒允文正思索着,白鸟警官忽然开口问道:“对了,允文大人,您有把握判断现在的三位嫌犯是不是凶手吗?”

    “嗯,这个把握还是有的?!笔嬖饰南肓讼肓轿痪俚挠龊κ奔渌婵诨卮?,然后又继续说道,“……对了,奈良沢警官的尸体现在在警视厅吧?还有芝警官,我也想看看他的尸体……”

    白鸟警官闻言,立刻道:“奈良沢警官的尸体现在就在警视厅内,我马上可以带您去看看。至于芝警官的尸体,现在应该还在现场,不过并不算远,开车十分钟就能到……”

    “嗯……那就麻烦你先带我去看一下尸体吧!”舒允文微微一笑。

    话说,这两个人不管是谁,只要有一个保留有神智,那实际上就相当于破案了嘛!

    当然,就算没有保留有神智也无所谓,一下子能收两个新鲜的灵魂,怎么想都是爽爽哒!~

    “好的,允文大人?!卑啄袢稳捎α艘簧?,然后站起身来,“……我们这就出发吧?!?br />
    白鸟警官说着话,舒允文、萝莉哀也站起身来,一起快步走到了门口,刚一拉开房门,便看到柯南差点没有栽进来,然后一脸尬笑地看着舒允文、萝莉哀、白鸟任三郎,挠头道:

    “……哈哈哈……厕所、厕所在哪里???我、我快要憋不住啦……”

    “呃……”舒允文看着装嫩卖萌的柯南,嘴角抽搐了两下——

    妈蛋!你个臭不要脸的洗衣机,居然趴门外偷听?

    你的节操呢?节操呢?节操呢?

    舒允文无语地看了眼柯南,然后顺手一拳砸到了柯南头上,笑嘻嘻地说道:

    “憋不住了嘛?那就不要憋了,就地解决嘛!小孩子憋太久,憋坏身体了怎么办?”

    “啊哈哈哈……”柯南捂着头,干笑地看着舒允文,咬着乳牙——

    就地解决?就地解决个毛线??!舒允文你不会说话那就憋说话行不行?

    柯南恨得牙痒痒,白鸟警官微微一笑道:“柯南你找不到厕所吗?要不我找人带你过去吧……”

    “呃……不、不用了……”柯南摇了摇头,眼睛瞄向舒允文,给舒允文使了个眼色,示意舒允文带他一起去案发现场,舒允文只当没看见,装傻道:

    “你刚才不是快憋不住了吗?怎么有人带你上厕所你都不去?难道说……”

    舒允文捂着鼻子,一脸嫌弃:“……你已经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