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舒允文坐在椅子上,看着白鸟任三郎,微笑着说道:

    “白鸟警官请放心,我今天既然到了警视厅,那就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警方的……”

    舒允文话音刚落,白鸟警官立刻回道:“……允文大人,您误会了。我所说的帮助,并不是关于昨天那件案子的问询内容,而是希望您能以除灵师的身份,协助我找出凶手!拜托您了!”

    舒允文闻言一愣,诧异地问道:“你想让我以除灵师的身份帮忙?为什么?”

    白鸟警官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道:“……是因为佐藤警官!”

    “佐藤警官?”

    “是的?!卑啄窬俚懔说阃?,然后开口道,“……其实,今天下午遇害的奈良沢警官和刚刚被杀的芝警官,他们都是某一起案件的调查人员,佐藤警官也是那起案子的调查人员之一……也就是说,犯人的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佐藤警官!”

    舒允文听着白鸟的话,思索了一下后明白过来,然后调侃着说道:

    “……原来如此,你很喜欢佐藤警官,所以担心她会遇到危险,对不对?”

    白鸟有点尴尬地应了一声:“呃,没错……允文大人您听谁说的?”

    “这还用得着听人说吗?”舒允文嘿嘿一笑,“……只要跟你们警方稍微熟一点儿的人,谁不知道你们警方内部有一个‘佐藤美和子防卫线’,白鸟警官你就是最高负责人……”

    话说,这个中二气息满满的组织,可是被很多人吐槽过的好不好?

    白鸟警官干笑了两声,又凝重地拜托道:“……总而言之,允文大人,拜托您务必出手相助!不管佐藤警官她最后会选择谁,我都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

    白鸟警官话落,期待地看向舒允文,等待着舒允文的回答——

    身为白鸟财团的少爷,白鸟任三郎和其他或是怀疑、或是不信的警察不同,他知道舒允文是一位真正有实力的除灵师。

    这是由铃木财团、武田财团等各大财团多方验证过的,绝对不会出错!

    至于他会向舒允文求助?

    那是因为白鸟警官知道,舒允文曾协助警方破过不少案子,其破案的方法虽然诡异,但却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真凶……

    白鸟跟前,舒允文看着白鸟警官,嘴角抽搐了两下——

    我勒个去!白鸟警官你这话说的……真是好伟大??!咱这还真不好拒绝的!~

    舒允文撇了撇嘴,然后开口道:“……好吧,我同意了。不过我先提前声明一下,就算你拜托我帮忙,我也不见得一定能找出凶手的。另外,白鸟警官,我希望你能把这件案子的所有细节都告诉我……嗯,要是有什么嫌疑人的话,那就更好了!~”

    “好的,真是多谢您了,允文大人!”

    白鸟任三郎道谢一声,然后又继续说道:“……允文大人,我接下来和您说的内容,还请您务必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

    “要保密???那你等一下!~”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柯南塞进他兜里的窃听器,一脚踩碎,“好了,你说吧!”

    洗衣机你想偷听案件细节,咱就不如你的意!

    “呃……”白鸟警官默默地看了萝莉哀一眼,干笑一声,舒允文则摆手道:“没事的,灰原她会保密的?!?br />
    “那好吧?!卑啄窬倬澜崃艘幌?,终于说了起来,“……这一次的案子,要从一年前说起,那时候佐藤警官还没有调到警视厅内……”

    白鸟警官“巴拉巴拉”地介绍起了这次的案子,舒允文则认真听着,渐渐理清了这起案子的前因后果——

    根据白鸟所说,大概在一年前,东都大学附属医院的仁野保尘陈尸家中,警方当时虽然怀疑是自杀,但也没有排除他杀的可能。

    为了谨慎起见,当时负责这件案子的友成警官和三个下属奈良沢治、芝阳一郎、佐藤美和子对案件进行了更深入的调查,然后查到仁野保在死前一个星期曾和人在某个仓库前发生口角,所以友成警官等人就一起去仓库那里调查,结果在监视途中,友成警官心脏病突发没有及时送医,倒在了手术台上。

    在这之后,这起案子因为缺少他杀的证据就以自杀结案,然后在最近,佐藤美和子受奈良沢治之托,和芝阳一郎又开始调查一年前的那起案子,结果却发生了奈良沢治、芝阳一郎先后被枪杀的惨剧……

    舒允文听着白鸟警官说了个大概,然后捏着下巴点头思索道: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佐藤警官她昨天下午会出现在东都大学附属医院,就是在私下里调查这件案子咯?”

    “没错!”白鸟警官点了点头,声音低沉道,“……就在今天下午,奈良沢警官遇害后,佐藤警官把她这段时间偷偷查案的事情都告诉了我们,我们也才知道,有人把仁野保的心脏挖了出来、藏在了医院手术室的下方……”

    白鸟警官说到这里,语气停顿了一下问道:“对了,允文大人,佐藤警官告诉我们,您觉得仁野保是被人杀害的,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舒允文立刻点头,“嗯…………仁野保绝对是他杀,错不了的,这点我可以保证!”

    舒允文话落,又好奇地问道:“对了,白鸟警官,您刚才还没说,这起案子的凶手,你们警方有没有什么怀疑目标?”

    “有的?!卑啄裎叛粤⒖袒卮鸬?,“……事实上,在您到来之前,我们暂时锁定了几个嫌疑人。首先是友成真,他是那位因心脏病去世的友成警官的儿子,在友成警官守灵当晚,他曾说过‘如果你们警方叫救护车的话,我爸爸或许不会死,就是你们几个害死我爸爸,我这辈子不会放过你们’这样的话,他如果因此耿耿于怀的话,会想要杀掉奈良沢警官、芝警官他们也并不奇怪……”

    “……第二位嫌疑人,是小田切敏也……”

    舒允文听到这里一愣,忍不住打断道:“等等!小田切敏也?这个名字……你说的该不会是……”

    “没错?!卑啄窬偕袂椴皇且话愕啬兀?br />
    “……您之前在铃木家的酒会上见过他,他的父亲就是警视厅刑事部部长……小田切敏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