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勒个去!你们这三个混蛋搞毛线??!

    不是说好再苦再难、侦探团也要一起扛的吗?!就这样把我给卖了?

    还有,舒允文刚才那句“真的没人追上去嘛”怎么想都觉得有问题!

    等等!难道这个家伙是想……

    小兰身旁,柯南的心中忽然涌起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然后看向舒允文,干笑着说道:“……那什么,允文哥哥,我当时之所以会追上去,是因为……”

    舒允文心里面默默地给元太他们点了个赞,然后一脸认真地打断了柯南:“柯南小盆友,你当时怎么能追上去呢?你既然目击了整个凶案,那就应该知道凶手手里面有手枪,别说你还是一个小孩子,就算你是一个成年人,追上去也很危险的!”

    “你现在应该庆幸你没有追上凶手,万一你追上了那个凶手,他朝你开枪射击的话怎么办?你觉得你的狗……咳咳,你的头能挡住子弹吗?”

    舒允文一本正经地教训着柯南,目暮警官也严肃地说道:“允文同学说的没错。毛利老弟、小兰,就算允文同学现在不说,我一会儿也要说这件事情的??履纤皇且桓鲂『⒆?,遇到案件时,首先要?;ず米约?,而不是去追手持手枪的凶手!他下午的那种行为,简直太危险了,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

    “所以我希望,等今天回去以后,你们可以好好教育一下柯南,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不要再犯……”

    目暮警官话落,小兰立刻按着柯南的头,一起躬身道:“好的,目暮警官,我知道了??履?,你以后不准再这么做,知道了没有?”

    小兰话落,毛利大叔更是挽起了袖子,挥舞着拳头就要朝懵逼中的柯南打去:“……这个就喜欢捣乱的小鬼头!目暮警官您放心,今晚回去以后,我会用我的拳头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

    毛利大叔的拳头还没砸到柯南头上,就被小兰中途拦?。骸鞍职?!你真是的!不准打柯南啦!~”

    小兰话落,舒允文也笑眯眯地走到了柯南身旁,伸手轻抚柯南的狗头,微笑着说道:“毛利先生,教育专家早就说过,您这种体罚、殴打孩子的行为是错误的,很可能会让孩子产生逆反心理,故意和咱们大~人~做对!”

    “……再说了,我觉得柯南他从本质上来说,是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您怎么能打他呢?所以……”

    舒允文说到这里,嘿嘿笑着看向柯南道:“……我们还是罚他抄校规??!让他抄一百遍,他一定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

    舒允文话落,柯南嘴角一阵抽搐,然后怒视舒允文——

    妈蛋!去你妹的抄校规!这特么就是你的目的对不对?

    舒允文你个坑货,整天就知道欺负小盆友,你还要不要点儿碧莲??!

    柯南怒视了舒允文几秒钟,然后干笑一声,看向小兰道:“……小兰姐姐,我……”

    柯南话刚说出口,小兰已经认真地点头道:“……允文同学说的没错!柯南,你回去以后必须得认真抄校规,反省自己犯下的错误,知道了吗?”

    “呃……知、知道了……”

    柯南苦着脸应了一声,舒允文顿时觉得心里面舒坦了——

    嗯,果然,每次欺负了柯南以后,心情都会这么棒棒哒!~为了能有个好心情,咱以后要尽量多欺负他才行!

    舒允文又轻抚了一下柯南狗头,然后起身看向白鸟警官:“白鸟警官,我们这就去隔壁吧!”

    “呃……好的?!卑啄窬儆α艘簧?,带着舒允文、萝莉哀一起离开,然后元太三个小家伙凑到了仰头望天中的柯南身旁,推了推柯南的胳膊:“柯南,柯南……”

    “嗯?”柯南回过神儿来,扭头看了眼自己身旁的三个“叛徒”,一脸不爽,“你们干什么?”

    元太嘻嘻一笑,然后开口道:“……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诀,你手拿着五根笔并排着一起抄校规,这样抄的更快哦……”

    柯南听着元太的话,忍不住“哈”了一声——

    妈蛋!你们这仨坑货刚才把我坑的得抄一百遍校规,现在还专门告诉我怎么抄校规更快……

    果然是好兄弟,讲义气??!

    柯南看着元太他们,恨恨地咬着乳牙:

    “……呵呵呵,我可真是谢谢你们了!”

    我特么谢谢你们全家!

    “哪里,柯南你太客气啦!”元太“啪啪”拍着柯南的肩膀,把柯南打的胳膊抽抽的疼:

    “……我们都是侦探团的人,不用谢的!”

    ……

    警视厅,旁边的某个房间内。

    舒允文、萝莉哀一起走进了房间里面,跟在后面的白鸟任三郎随手关上了门,然后开口道:

    “允文大人,灰原,你们两位请坐,我这就为你们倒水……”

    “好的,真是麻烦你了?!?br />
    白鸟给舒允文、萝莉哀倒上了水,舒允文端着杯子轻啜一口,然后才看向白鸟任三郎道:“白鸟警官,请问今天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儿?被枪杀的真的是警察吗?还有,你们警方想问我些什么?”

    白鸟警官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道:“……允文大人,案件的具体情况,因为保密原则,我不能向您说太多,不过关于今天下午的死者,我可以告诉您,他确实是一位警察。他的名字叫奈良沢治,今年48岁……”

    白鸟警官正介绍着情况,忽然之间,只听手提电话的铃声响起。

    白鸟微微一愣,然后从身上掏出了手提电话,向着舒允文道歉一声:“抱歉,允文大人,我接个电话?!?br />
    “哈哈哈……没事,你有事先忙,这没什么的!~”

    舒允文话落,白鸟任三郎快步走出了房间。

    约莫三分钟后,白鸟任三郎又重新走回到了房间内,脸上的表情比之刚才又凝重了许多。

    舒允文见状一愣,然后随口问道:“白鸟警官,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没错,确实发生了大事。就在刚才,我们警方又有一位名叫芝阳一郎的同僚被枪杀了……”白鸟警官站在舒允文跟前,躬身拜托道:

    “……允文大人,我需要您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