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岛家的客厅内,舒允文正乱想着,忽然间电话铃声响起,小岛美惠立刻开口道:

    “允文君,能麻烦你帮我接一下电话吗?”

    “好的?!笔嬖饰挠α艘簧?,站起身来,走到了电话前接起电话:“你好,这里是小岛家,请问您是哪位,打电话有什么事?”

    舒允文话落,电话里的人立刻回答道:“您好,敝姓白鸟,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警官,现在打电话是想通知您,贵府的公子小岛元太卷入了一起案件,现在正在警视厅内录口供,晚上可能会稍晚一些回家……”

    “……请您放心,我们警视厅会派警车送元太回去的……”

    白鸟说着话,电话前的舒允文脑门儿上已经挂满了黑线——

    妈蛋!他就知道会这样!

    元太这小鬼既然在警视厅,柯南那个死神肯定也在警视厅咯?

    话说起来,这次又是谁这么倒霉,被柯南给嫩死了?

    舒允文心里面无语地吐槽了几句,然后轻咳一声道:“……白鸟警官您好,我是舒允文,请问一下元太他没事吧?”

    “您是允文同学?”电话另外一侧,白鸟任三郎有些惊讶,然后立刻回答道,“允文同学请放心,元太他只是凑巧目击到了凶手行凶而已,并没有受伤。另外,允文同学……不,允文大人,如果您方便的话,可以来警视厅一趟吗?我有一些事情想向您请教……”

    “……是关于您昨天在东都大学附属医院发现的那颗心脏的,我们怀疑,那件案子和元太他们目击的命案有关……”

    白鸟说着话,语气越来越凝重,最后就连称呼都变了。

    “去警视厅???”舒允文闻言一愣,抬手看了下时间,有些犹豫,电话另外一侧的白鸟警官又恳求道:“允文大人,拜托您了!您或许不知道,这次遇害的人,是一位警察,而且他还是遭人枪击射杀……”

    “什么?死者是警察?”

    话说,这是谁啊,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条子下手?

    他就不怕条子们集体爆炸吗?

    舒允文脑中思索着,皱了皱眉头后点头道:“……好吧,我知道了,我现在过去一趟?!?br />
    舒允文话落,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向着厨房里忙碌的小岛美惠道:“美惠姨,刚才是警视厅打来的电话,元太他被卷入了一起案件中……”

    “什么?元太又遇到案子了?”小岛美惠一脸担心,“真是的,这孩子这段时间是怎么回事儿,老是遇到案子……允文君,元太他没有受伤吧?”

    “放心吧,没有受伤!”舒允文说着话,一脸呵呵——

    话说,为什么老是遇到案子?这当然是因为柯南死神??!这熊孩子天天跟着死神瞎转悠,不遇到案子才有鬼了!~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然后又对小岛美惠道:“美惠姨,警方那边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帮忙,我现在得马上去警视厅一趟,晚饭估计不能在这儿吃了……”

    “什么?允文君也要去警视厅吗?”小岛美惠低头看了下厨房里的饭菜,“……可是,我准备了这么多食物……”

    “真的很抱歉!”舒允文道歉一声,拿起了外套,微笑着说道,“……对了,美惠姨,我会亲自把元太送回来的,请您放心。

    舒允文话落,径自向着玄关走去,萝莉哀也起身跟在舒允文身后。

    小岛美惠见状,连忙开口道:“小哀也要和允文君一起走吗?要不你就留下来陪我,等允文君回来接你好不好?”

    “抱歉,谢谢您的好意……”萝莉哀弯腰道歉一声,舒允文则低头瞄了眼萝莉哀,然后轻抚萝莉哀猫头,笑嘻嘻地说道:

    “美惠姨你见谅,灰原她对我比较依恋,所以就不打扰啦!~”

    舒允文说着话,萝莉哀已经翻着死鱼眼瞅了过去,一脸冷漠——

    这个臭不要脸,谁依恋你了?我特么依恋你一脸!

    人家只是不想和姐姐分开好不好!

    ……

    晚上,时间临近七点。

    警视厅内,某间小会议室内,目暮警官、高木涉、小兰、毛利大叔以及柯南等小盆友们坐在椅子上,做着笔录。

    忽然间,会议室外响起了敲门声。

    目暮警官一声“请进”,紧接着便看到舒允文、萝莉哀、白鸟警官一起走了进来,向着众人问候道:“诸位好??!”

    “允、允文同学?”小兰、毛利大叔他们都有些惊讶,紧接着是小鬼头们惊恐的声音:“允、允文哥哥?你怎么会来这里?”

    话说,自从舒允文提出了“抄校规”的惩罚办法后,现在这些小鬼头们根本不敢让舒允文知道他们掺和任何一件案子,要是被凑巧撞到的话,那就是集体瑟瑟发抖……

    舒允文瞄了一眼小鬼头们,目暮警官已经开口道:“允文同学是一起案件的重要关系人,今天是被我们请来协助调查的……”

    柯南听到“案件”两个字就两眼发亮,立刻追问道:“允文哥哥他遇到的是什么案子?可以说一下吗?”

    “很抱歉,无可奉告!”目暮警官摇头拒绝回答,然后扭头对白鸟道:“白鸟警官,麻烦你带允文同学去隔壁房间稍等片刻,我们马上过去!~”

    “好的,目暮警官?!卑啄竦懔说阃?,对舒允文做了个“请”的手势,柯南则眼珠子转了两圈,然后“哎呀呀”一声,快步走到了舒允文身旁,伸手在舒允文的衣服上摸了两下,抬头卖萌笑道:

    “允文哥哥,你的衣服上有脏东西,我刚才帮你拍掉了!”

    “脏东西?”舒允文愣了一下,紧接着成实的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柯南又把窃听器塞你口袋里了……”

    “哈?窃听器?”舒允文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

    妈蛋!洗衣机这个家伙,你是不是闲得慌,又特么玩窃听风云!

    嗯……好想收拾这家伙一顿……

    舒允文正吐槽着,旁边瑟瑟发抖中的元太、步美、光彦忽然开口道:“允文哥哥,我们今天只是去博士家玩的时候,凑巧目击了命案而已,请你不要罚我们抄校规好不好?”

    “就是!就是!遇到命案又不是我们自己能控制的!”

    “那个犯人逃走的时候,我们三个也没有追上去,而是留在原地守着那个警察蜀黍……”

    “对??!对??!我们还帮忙报警、叫了救护车,我们很乖的……”

    “……”

    三只作死团的小家伙担心被罚抄校规,一个个凑到了舒允文身旁,可怜兮兮地看着舒允文求放过。

    舒允文听着三个小鬼头的哀求,忽然灵光一闪,脑中有了主意,然后一本正经地问道:“你们三个老实回答,真的没人追上去嘛?”

    “唔……”三个小鬼沉思片刻,然后一起扭头看向柯南,伸手一指:

    “……柯南他追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