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咖啡机前,佐藤美和子听到了白鸟的声音,立刻回过神来,微笑着举了下手里的咖啡杯:

    “是白鸟警官??!我当然是来这里喝咖啡的咯!~”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警视厅里面,也不回家休息……”白鸟警官说着话,目光落到了佐藤美和子手里的文件夹上,好奇地问道,“……佐藤警官,你手里的文件夹是……”

    “呃……没什么啦!只是一起案子的资料而已?!弊籼倜篮妥用忻醒垡恍?,然后把杯里的咖啡一口饮尽,抬手看了下手表:

    “哎呀!你不说的话,我都不知道时间已经这么晚了……抱歉抱歉,我这就回家了,明天见!”

    佐藤美和子话落,在白鸟警官的注视下走向电梯,没过多久走到了警视厅的地下停车场内,上车打开了车内的灯,翻看起了手中的文件夹,一脸凝重:

    “……DNA比对一致吗?这么说来,那颗心脏真的是仁野保的了!把死者心脏挖出来藏到手术室的地板下……这么恶毒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

    “对了,允文同学似乎已经笃定,仁野保是被人杀害的!假设仁野保真的是被人谋杀,那个凶手和挖心脏的凶手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还有,那位神秘人把心脏藏在手术室的正下方,又有什么用意?”

    “……那个凶手,到底是什么人?!”

    佐藤美和子思索了一会儿,合起了手中的文件夹,放到了副驾驶上,然后眯了眯眼:

    “……奈良沢警官和芝警官正从别的方向展开调查,也不知道他们那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嗯,明天下午有空,正好和奈良沢警官、芝警官见个面,交换一下情报……”

    佐藤美和子想着这些,发动起了车子,向着停车场外开去……

    ……

    次日下午六点钟。

    细雨如织,舒允文、萝莉哀打着雨伞、手里面拿着伴手礼,一起向小岛家走去,萝莉哀还随意地问着关于君岛加奈的事情:

    “哦?你是说,你那个叫君岛的弟子,以后会成为一个灵媒吗?”

    “是??!”舒允文认真地点了点头,“今天上午,我对君岛加奈的能力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测试,最后得出的结论,她是一个战斗型的灵媒?!?br />
    上午的时候,君岛加奈如约到克勤除灵事务所报道,舒允文在和事务所的人介绍了一下君岛后,直接对君岛加奈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测试,最终确定君岛是一个战斗型的灵媒。

    所谓的战斗型灵媒,顾名思义,就是更擅长“战斗”的灵媒。

    这一类的灵媒在感应上有别于普通灵媒,虽然可以感应到灵魂,但无法感应到普通灵魂索要传达的“信息”,只能与残留有神智的灵魂进行交流——而普通的灵媒,别说是那些没有神智的普通灵魂了,他们甚至于还能感应到一种奇特的暗能量波,在假想中还原死者灵魂,“读取”更多的信息。

    当然了,普通灵媒的这种“假想”毕竟依托于带有某种灵魂特性的暗能量波,所以在感应的时候经常出错,得到的信息差个十万八千里都属常见。

    战斗型灵媒在牺牲了普通灵媒的感应能力后,相对应的战斗力提升了许多。

    他们在与灵体对战更占优势,一些普通的魂体甚至触碰到他们的血液就会烟消云散;一旦彻底觉醒后,哪怕只是初级也能吊打恶灵,面对凶灵时也能过上几招!

    更为强大的是,他们天生拥有一种灵魂特性,能让自己的灵魂模拟出某种“讯号”,除非是亲眼看到发“讯号”的人,要不然会让所有“异类”认为发出“讯号”的人是同类!

    在历史上,这类战斗型灵媒曾经靠着这种能力阴死过不少强大的鬼怪,可以说是暗世界内的一种奇特的“刺客”!

    至于舒允文认定君岛加奈是战斗型灵媒的原因?

    那是因为君岛加奈现在只能感应到恶灵以上级别的灵魂,根本感应不到普通的灵魂!

    这也是战斗型灵媒在未觉醒前的一个重要特点!

    舒允文随意地把君岛加奈的情况介绍了一下,已经接受了各种不科学设定的萝莉哀轻笑一声:“这么说来,你的弟子在觉醒以前暂时帮不上你咯?”

    “也不能这么说吧!~”舒允文摇了摇头,“……以她现在的能力,找不到普通灵魂,对付不了凶灵,但是如果会一些灵媒的入门法术的话,对付一些不太厉害的恶灵还是可以……”

    “……嗯,我先考察她一段时间,如果她足够努力的话,就去找小泉同学讨个人情,给她要一些入门级法术……”

    灵媒这职业,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是偏西方化的。

    小泉红子这位魔女有着完整的传承,肯定也收录有一些其他“职业”的法术,到时候跟小泉红子要一下,应该没问题……

    舒允文和萝莉哀聊着天,很快走到了小岛家。

    小岛家门前,舒允文按响了门铃,没过多久房门打开,小岛美惠系着围裙站在舒允文、萝莉哀跟前,微笑着说道:“允文君,小哀,欢迎你们到来,快快请进?!?br />
    “美惠姨,我们打扰了?!笔嬖饰牡佬灰簧?,和萝莉哀一起走进门内,换上了拖鞋。

    三个人一起走进了房门,小岛美惠给舒允文、灰原哀打开电视、倒上水以后,又走进厨房继续准备起了晚饭,舒允文则随意地问道:

    “美惠姨,元次姨夫和元太都不在家吗?”

    “是的?!毙〉好阑莸纳舸?,“元次他刚才朋友忽然有要紧的事情,所以赶去帮忙了,晚饭前才能回来;至于元太,他中午的时候说下午要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去玩,说好了五点就回来的……”

    “五点回来?”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

    这都六点多了好不好?

    话说,元太的朋友啊……

    舒允文想到了那个少年作死团与某位擅长装嫩卖萌骗福利的黑框眼镜少年,嘴角抽搐了两下——

    妈蛋!这些家伙该不会又遇到案子、集体作死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