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数美酱今天家里面要开家庭聚会吗?”

    医院外的马路上,舒允文扭头看向冢本数美,冢本数美则微笑着说道:

    “是??!这几天,我们家有不少亲戚恰巧都到了东京,昨天我的父母商量了一下,决定今晚在家里面设宴款待一下他们,还交代我今晚一定要回去……”

    “是这样??!”舒允文恍然地点了点头,然后有点失望,“我本来还说,今晚要和你去那家新开的中华料理尝尝手艺的……”

    冢本数美歪着头、笑眯眯地说道:“允文君抱歉,今晚是不行了,要不我们明天晚上一起去怎么样?”

    “呃……明晚???明晚美惠姨让我去她家吃饭,恐怕不行?!笔嬖饰奈弈蔚匾×艘⊥?,然后笑着说道,“这样吧,要不我们改到明天中午怎么样?中午一起吃午饭,下午的时候还能逛逛街……”

    “明天下午逛街吗?可是我看天气预报说,明天下午好像有雨哎!~”数美皱眉。

    “那就改看电影吧!明天不是有新片上映嘛!~”

    “……”

    舒允文、冢本数美简单地商量了一下明天的约会计划,然后舒允文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让出租车往数美家的方向开去。

    没过多久,车子开到了数美家附近的街道上,两个人一起下了车,冢本数美站在路口,微笑着向舒允文道别道:“允文君,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先回家了,我们明天见?!?br />
    “呃……好的?!笔嬖饰牡懔说阃?,目送冢本数美进入巷子后正准备离开,忽然间成实的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

    “……允文大人,情况有些不太对,您可能被人跟踪了!”

    “什么?跟踪?”舒允文闻言一愣,皱起了眉头,不动声色地问道,“……是谁在跟踪我?可以确定是跟踪吗?”

    舒允文话落,成实立刻回答道:“……跟踪的可能性十有**!至于跟踪你的人……你还记得你之前在诊疗室时,那个说是做社会调查的西福山高中女生吗?”

    “那个叫什么君岛加奈的?跟踪我的人是她?”舒允文有些惊讶——

    那个教君岛加奈的女生跟踪他干什么?他们之间貌似没有见过面??!

    等等!下午在诊疗室的时候,那个女生貌似一直盯着他的俊脸看,难道说……

    这妹砸是被咱英俊帅气的俊脸吸引、对咱一见钟情,所以才偷偷跟踪,想要告白?

    果然,咱的魅力对妹砸不是一般地大??!~

    舒允文脑中YY着,成实看着舒允文那副快流口水的表情,不由得一脸无语:“允文大人,你在想什么?拜托你认真一点好不好?据我观察,那个叫君岛加奈的女生明显有问题!她似乎在医院里就开始跟踪你,但是表现的不太明显,后来在你和数美坐上出租车后,她立刻也上了出租车,一路跟来。你坐的这两出租车停下来以后,她也在不远处停了下来,而且现在就躲在后面墙角那里观察你……”

    “呃……”

    听着成实的话,舒允文尴尬地笑了笑——

    话说,这妹砸要是对咱一见钟情的话,现在数美酱离开了,她应该会过来跟咱打招呼才对??!

    现在这妹砸只在暗中观察,确实有些不太对……

    舒允文想了想,脑中问成实道:“成实,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要我说,咱们最好可以找个人多的地方再试探一下……”成实立刻回答。

    “再试探一下??!”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点头道,“好!那就听你的,咱们就近先找个人多的地方。嗯……你看那边的超市怎么样?我看里面人挺多的??!”

    “嗯,人是挺多的,就去那里吧!”成实点了点头。

    ……

    冢本家。

    数美拿着钥匙打开了门,走进家门道:“我回来了!”

    “是数美酱回来了吗?”数美的妈妈冢本伢子和她的表姐麻生加绘里从走廊那里探头出来,冢本数美立刻微笑道:

    “是的。现在只有加绘里表姐到了吗?”

    “没错?!壁1矩笞拥懔说阃?,麻生加绘里则微笑着调侃道:“数美酱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你没有和允文大人约会去吗?”

    “姐姐大人,你好八卦??!家庭聚会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能缺席!”数美说着话准备换鞋,冢本数美忽然开口道:“数美酱,等一下再换鞋吧!家里的酱油用完了,麻烦你现在去买一瓶酱油好吗?”

    “好的?!壁1臼楞读艘幌?,点了点头,麻生加绘里也微笑着说道:“打酱油啊,我和数美一起去吧,刚好我也有一些想买的东西?!?br />
    麻生加绘里换了鞋,然后和冢本数美一起走出了家门,向着附近的超市走去。

    ……

    冢本家附近,街道上的超市内。

    时值购物高峰期,超市里面正是人多的时候,整个超市显得有些拥挤。

    君岛加奈站在超市门口,两眼看着站在一排货架前的舒允文,眉头蹙起:

    “……真是奇怪,我为什么在集中精神思考的时候,会对那个男生有种特殊的感应,就好像从他那里传来了特殊的‘讯号’一样……这种感觉,以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难道说,我对他有感觉吗?”

    君岛加奈心里面有种莫名的颤动,心中正思索着,忽然间,只见舒允文从那排货架前快速走开。

    君岛加奈见状,连忙跟了上去,但是走了几步后却又停了下来,惊诧地扫视自己身周,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体右侧:“……不对!怎么会这样?那种‘讯号’,刚才好像出现在了我的右边?嗯……”

    君岛加奈皱了皱眉头,然后闭着眼睛集中精神,顿时又觉得那种“讯号”从身旁忽然消失,出现在了前方看不见的货架那里。

    君岛加奈连忙快步上前,走到了感应到了“讯号”的货架附近探头一看,看到舒允文后又立刻把头缩了回来:

    “……果然,那种特殊的感应就是在他的身上,刚才出现在我旁边,应该是错觉??墒恰?br />
    “……我为什么能感觉到他?难道是命运的指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