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他的人?”

    伊藤佐美、上原三郎闻言,彼此对视一眼,然后苦笑道:

    “允文大人,要说讨厌仁野保、甚至恨他的人,我们医院里面简直一抓一大把!您可能不知道,仁野保这个人的人品、性格都非常恶劣,经常在医院里面惹是生非,我们都不怎么愿意跟他接触……”

    旁边的医生也点头道:“没错,没错。我记得这个人喜欢喝酒,有时候人还醉醺醺的,居然还敢给人做手术……”

    “是??!医院里不少医生都跟他提过这件事情,但他就是不听,还说什么‘我的事情不用你们管’,说的次数多了,他还动手打人……”

    “就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动手术不出事故才怪了!”

    “我听说,他似乎还偷偷把医院里的违禁药物拿出去卖,不过没人抓到他的把柄而已……”

    “……”

    众人议论纷纷,舒允文听着这些话,也有些无语了——

    好吧,这个仁野??囱硬皇且话愕脑?,而是渣到骨子里的那种??!~

    喝酒做手术、动手打人、偷药往外卖……

    舒允文本来还想帮忙找出那个把他的心脏藏到天花板上的人来着,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

    为这种人渣浪费时间,根本没必要!

    舒允文摇了摇头,然后轻咳一声道:“……好了,你们都不要吵了!”

    在场的人闻言,统统安静了下来,舒允文又看向伊藤佐美、上原三郎道:“……伊藤院长,上原主任,关于这颗心脏的事,既然你们找不到什么嫌疑人,那就报警交由警方来处理吧!”

    “嗯……对了,这颗心脏既然被人藏在了那间手术室正中间的下面,说不定和那间手术室也有关系,你们可以把这点告诉警方……”

    “好的,允文大人?!币撂僮裘赖阃反鹩ο吕?,然后又紧张地问道,“……允文大人,请问一下这颗心脏里面有没有什么奇怪的诅咒?会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舒允文闻言一笑:“你们放心吧,这颗心脏只是一颗普通的心脏,里面没有诅咒,对你们也没什么影响?!?br />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敝谌硕妓闪丝谄?。

    舒允文又简单地说了两句后,伸手牵着数美的手,微笑着说道:“……好了,诸位,你们医院的问题我已经帮你们解决了,我和我女朋友还有别的事情,这就先告辞了……”

    舒允文话落,伊藤佐美连忙开口道:“允文大人,现在天色已晚,您今天帮我们医院除灵又这么辛苦,我们哪里能让您空着肚子离开?请您给我们一个招待您的机会……”

    佐藤佐美话落,上原三郎也躬身行礼道:“允文大人,请您务必赏脸!~”

    舒允文扭头看了看数美,见数美微微摇头后,又微笑着说道:“真的抱歉,我们今晚确实还有别的事情,所以还是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舒允文又推辞了几句,伊藤佐美、上原三郎见状也只能作罢,恭恭敬敬地带着舒允文他们,离开了太平间。

    众人回到一楼,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舒允文、冢本数美很快走到了医院门口,然后冢本数美看着前台的一个短发女人忽然“啊咧”一声:“允文君你看,那不是佐藤警官吗?”

    “嗯?佐藤警官?”舒允文闻言扭头看去,果然看到佐藤美和子正站在前台那里,似乎在向护士问着什么,“……还真是她!她来这里干什么?查案还是看???”

    舒允文有点奇怪,旁边的田中医生开口问道:“允文大人,您认识那个人吗?”

    “是啊,她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刑警……”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又伸手一拍脑门儿道,“……对了,那颗心脏的事儿,你们是打算报警处理吧?要不直接拜托佐藤警官调查得了!~”

    舒允文说着话,朝着前台那里喊了一声:“佐藤警官!”

    前台那里,佐藤美和子闻言立刻扭头,发现舒允文、冢本数美后,立刻快步走了过去,微笑着问候道:“允文同学?数美同学?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舒允文笑着回答道:“我来这儿检查身体,顺便除了个灵!~佐藤警官,你来这里是……”

    “呃……”佐藤美和子听着舒允文的话,觉得脑子卡壳了一下下,然后才回答道,“……和案子有关,不过得保密!”

    “这样??!”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一指身后的人道,“……佐藤警官,刚才我在除灵的时候,发现了一起发生在以前的案子,麻烦你帮忙处理一下吧!”

    “什么?有案子?什么案子?”佐藤美和子的表情认真起来,舒允文则摆了摆手道:

    “具体是什么案子,你问伊藤院长他们就可以了,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舒允文话落,拉着冢本数美离开了医院,佐藤美和子撇了撇嘴,转而看向伊藤佐美等人,询问起了案情。

    伊藤佐美他们很快把情况说了一遍,佐藤美和子听完,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你是说,允文同学刚才除灵的时候,直接在太平间的天花板里,找到了一颗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人类的心脏?!”

    妈蛋!这剧情的画风感觉好诡异??!那颗心脏该不会就是那个高中生放进去吧?

    “没错!就是这样!”上原三郎点了点头,“……允文大人还说,那颗心脏很有可能就是我们医院一年前过世的仁野保的心脏……”

    佐藤美和子听到“仁野?!闭飧雒?,瞳孔不由得一缩:“等等!你刚才说谁的心脏?”

    “呃……仁野保的……”上原三郎被佐藤的样子吓了一跳,然后又说道,“对了,我想起了,当初调查仁野保案子的警官里面,似乎就有您吧……”

    “嗯……”佐藤美和子表情认真,“……上原先生,请问允文同学他还说过什么关于仁野保的事情吗?”

    “这个……”上原三郎犹豫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允文大人还说,仁野保医生他根本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他杀吗?”

    佐藤美和子眯了眯眼:“上原先生,那颗心脏你们放在什么地方?可以交给我吗?”

    “……仁野医生尸检时,我们警方留有其DNA样本,可以给那颗心脏做一下DNA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