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1楼,电梯门前。

    伴随着“?!钡囊簧嵯?,电梯门打开,紧接着,舒允文、冢本数美、田中医生等人一起走了出来。

    众人出了电梯后,伊藤佐美、上原三郎走在前面领路,直接走进了挂着“太平间”牌子的门内,在太平间守尸人的陪伴下,一起向着停尸房走去。

    东都大学附属医院算是一所规格较高的医院,太平间内的环境也还可以,灯光明亮,不过给人的感觉却非常阴冷——

    没办法,这里毕竟是地下,而且因为停尸的缘故,气温比别的地方低多了。

    舒允文随意地打量着四周,神色如初,冢本数美则紧紧地舒允文的胳膊,小心翼翼地看着周围——

    和舒允文交往以后,冢本数美虽然见过了不少鬼怪,但现在在停尸房这种地方,她还是本能地有些畏惧。

    在守尸人的带领下,众人眼看着就要走到停尸房,舒允文却在某个房间前停了下来,抬头一看房间上的门牌,开口问道:“……这里是检尸房?是用来检查尸体的吗?”

    舒允文话落,伊藤佐美立刻点头道:“没错,允文大人。一般来说,有人被诊断过世以后,会被送入太平间内,暂时留在检尸房内,一来是方便确认死者身份,二来是检查死亡原因,三来也是担心会有一些假死的情况出现……”

    “……一般来说,尸体都会在这里先停留一段时间,再送入停尸房的冰柜里存放……”

    伊藤佐美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舒允文眉头一皱,开口道:“走,我们进去看看?!?br />
    “允文大人要进检尸房吗?”

    “是??!我想找的东西,应该就在这个房间的天花板上?!?br />
    舒允文说着话,上原三郎已经打开了检尸房的房门,只见里面正有两位医生在检查尸体。

    那两位医生看到众人后,连忙上前来问候了一句,舒允文则是目光一扫,直接看向了某个停尸床位正上方的玻璃灯罩,脑中问道:“成实,那个装着心脏的玻璃罐,就在那个玻璃灯罩里面吗?”

    成实闻言,立刻回答道:“没错,允文大人。那个玻璃灯罩上方的天花板被人从里面掏空了一部分,玻璃罐就放在里面,外面还塞着一些碎石头遮挡。只要让人把玻璃灯罩拆开,再把碎石头清理掉,就能把那颗心脏找出来了……”

    成实正向舒允文介绍着情况,田中医生凑到了舒允文身旁,好奇地问道:“允文大人,您在看什么?”

    “呃……没什么?!笔嬖饰囊×艘⊥?,然后扭头看向伊藤佐美道:“伊藤院长,能麻烦您找两个人,把那个灯罩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吗?”

    “什么?那里面有东西吗?”伊藤佐美闻言一愣,上原三郎则躬身道:“伊藤院长,不用专门找人来了,只是拆卸一下灯罩而已,我就可以的……”

    “那就麻烦上原主任了?!币撂僮裘老肓讼?,点头答应下来。

    太平间的办公室里面就有高脚梯和螺丝刀,守尸人取来了工具后,上原三郎立刻爬上了高脚梯,轻松地把灯罩卸了下来,探头往灯罩上方天花板的窟窿里看了看,奇怪地问道:“……抱歉,允文大人,这里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您要找的东西,真的在这里吗?”

    “肯定在,只是被藏起来了而已!”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指挥道,“你看一下天花板窟窿的右手方向,那里的石头是可以活动的,麻烦你把石头都取出来……”

    “好的?!鄙显捎α艘簧?,伸手用力抓了一下天花板上窟窿右手方的石头,顿时惊讶道,“……这里的石头真的可以取出来?里面到底有什么?”

    上原三郎很快把窟窿里的石头取了出来,然后左手探进了被挖空的窟窿里面,惊愕道:

    “这、这真的有东西?感觉像是一个玻璃罐子……”

    上原三郎说着话,慢慢地把玻璃罐子从窟窿里面取了出来,定睛一看,顿时“啊”地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高脚梯的托架上,手中玻璃罐子从空中落了下来。

    众人连忙喊了一声“小心”,有人想去接那个玻璃罐子,却发现那个玻璃罐子中途坠落的速度一下子慢了下来,晃晃悠悠地落到了舒允文旁边的一个架子上,顿时懵逼了——

    话说,这罐子刚才给人的感觉,怎么像是在空中飞?

    这特么根本不科学好伐?!

    众人都在懵逼中,舒允文则看向上原三郎道:

    “上原主任,你没什么事儿吧?”

    “我、我没事……”上原三郎脸色煞白,心有余悸,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允文大人,那、那个罐子里面装着的东西,该不会是、是心脏吧?”

    “心、心脏?”检尸房内,众人不由自主地一起看向那个心脏,紧接着都是脸色大变:

    “……这、这真的是心脏!而且看样子,应该还是人的心脏!”

    在场的诸位,除了舒允文、冢本数美外,几乎都是医学达人,对人体器官自然十分了解,一眼就认了出来。

    舒允文身旁,冢本数美抓着舒允文胳膊的手紧了紧,然后惊讶地问道:“允文君,这、这是怎么回事儿?那颗心脏是谁的,又是谁把它放到天花板里面去的?”

    冢本数美话落,其他人也都看向舒允文,等待着舒允文的解释。

    “不知道?!笔嬖饰囊×艘⊥?,“……不过我个人猜测,这颗心脏,应该就是那位仁野医生的;至于把心脏藏到天花板上的人,应该是某个很恨他的人吧……”

    伊藤佐美听着舒允文的话,惊愕地张大了嘴巴:“什么?这、这是仁野医生的心脏?”

    上原三郎也认真地说道:“我记得,仁野医生死后为了确认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还进行过司法解剖的吧?那时候仁野医生的心脏要是不见的话,肯定早就被警察发现了。这样一来,就是有人在尸体解剖后偷偷挖走了仁野医生的心脏?”

    舒允文听到这里,不由得打断道:“伊藤院长,上原主任,太平间这里有人看守,要想进入这里,肯定得是和医院相关的人士才对,请问你们医院里面有没有什么非常讨厌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