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面……”田中医生皱了皱眉头,“……好像是太平间吧?”

    “……太平间?!”

    舒允文听着田中医生的话,顿时一脸无语——

    我勒个去!咱就说嘛,这手术室里的阴气、鬼气怎么会这么浓,超标了这么多,搞了半天,这下面居然是太平间!

    这阴气、鬼气不浓才怪呢!

    不过,正常情况下来说,为了避讳,医院太平间的上面,应该都是设备室、杂物室之类的地方吧?这家医院怎么是诊疗区,而且还带个手术室的?

    等等!刚才上原三郎说,这里之前一切正常,难道说,这下面原来不是太平间?

    舒允文想到这里,立刻皱眉问道:“伊藤院长,上原主任,冒昧地请问一下,咱们下面之前应该不是太平间吧?”

    “嗯,没错?!币撂僮裘赖懔说阃?,舒允文又继续问道:“这下面是什么时候改成太平间的?”

    “大概有一年多了吧?太平间本来位于医院东楼-1楼的,后来因为东楼一直漏水,所以才决定改到西楼这边……”伊藤佐美说着话,也反应了过来,“……呃,难道说,手术室会出问题,是因为下面是……”

    “没错!”舒允文点了点头,“……太平间这种存放尸体的地方,阴气、鬼气都超级重的,就和墓坑里面一样!你们这间手术室,还是趁早停用了吧,要不然以后还会继续出事故的。另外,如果可以的话,太平间往上的一楼、二楼最好也不要留人,要不然人的身体容易出问题……”

    舒允文热心地提着建议,不过伊藤佐美、上原三郎似乎还是对他不太信任,神情犹豫。

    舒允文见状,微微皱了皱眉头,开口道:“伊藤院长,上原主任,我这可是为了你们医院着想……嗯,算了,你们自己看看吧!”

    舒允文想了想,一人一个【鬼眼】,直接丢到了伊藤佐美、上原三郎的身上,两个人看到的景象顿时发生了变化,都是一脸惊恐:

    “……这、这是……怎么这么多雾气?”

    “天呐!这就是灵魂吗?”

    “真是难以置信!”

    伊藤佐美、上原三郎在看到“新世界”后,再看舒允文的表情也截然不同了,伊藤佐美惊叹了一会儿后,更是向着舒允文躬身行礼道:“允文大人您放心,我会像院长说明情况,立刻按您说的做!”

    两个人向着舒允文表明了态度后,上原三郎目光又落到了位于墙角的那个魂体上面,感慨道:“这、这真的是仁野那个混蛋的灵魂??!真是没想到,他自杀以后,灵魂还留在手术室里面……”

    舒允文闻言一愣,忍不住开口道:“这个灵魂,真的是你们认识的医生?可是,就我观察,他根本不是自杀,而是被人杀害的吧?”

    “什么?仁野是被人杀掉的?”伊藤佐美也呆住了,“……可是,警方的调查说,他因为手术失误害死了一名患者,非常内疚,所以就在自己的家里面自杀了……”

    “他是在家自杀的?”舒允文又是一愣——

    话说,人死之后,灵魂最有可能附着在尸体上,然后就是留在原地或者附着在什么特殊的物品上。

    仁野的死亡现场不在这里,自然不可能是灵魂留在原地,也就是说,仁野的灵魂是附着到了什么特殊的东西上,然后又有人把那个特殊的东西带到了手术室里?

    舒允文想到了这个可能,不由得微微眯眼,扭头对成实说道:

    “……成实,你去吓唬一下仁野保的灵魂,看看他躲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br />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涤α艘簧?,立刻冲到了仁野保的灵魂前,身周火焰瞬间燃烧起来,至于仁野保,他被成实吓了一跳,直接钻入了地板下面,躲了起来。

    成实见状,立刻跟着仁野保钻进了地板里面,几秒钟后,成实的声音出现在舒允文的脑中:

    “允文大人,我还真找到了‘奇怪’的东西……”

    “是什么?”舒允文急忙问道。

    成实幽幽地回答道:“一颗心脏,一颗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心脏!”

    “……”舒允文听着成实的话有点懵逼,“……你刚才说什么鬼?”

    “我说我找到一颗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心脏!”成实又重复了一遍,“装着那颗心脏的罐子就在地板正中间的位置,好像是有人挖开了下面太平间的天花板、然后塞进去的,您要不要把那个罐子挖出来看看?”

    “呃……”舒允文这次听清楚了成实的话,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妈蛋!仁野保的灵魂“守护”的东西,居然是一颗心脏?

    难道说,那颗心脏就是他的?

    话说,这特么是谁,居然这么狠,把人的心脏挖出来不说,还放到这种地方?

    舒允文想着这些,扭头看向伊藤佐美和上原三郎,开口问道:“抱歉,冒昧地请教一下,你们说的那位仁野医生,他死的时候,心脏还在吗?”

    “呃……当然在??!仁野医生是右颈动脉被割断、流血过多而死的?!鄙显筛尚σ簧?,看着舒允文的表情有些诡异,就好像是在关爱智障一样,“……如果仁野医生的尸体没有心脏的话,警察又怎么可能会说他是自杀嘛……”

    “呵呵……说的也是?!笔嬖饰囊彩歉尚σ簧?,点了点头——

    警方那边既然判定仁野保是自杀,那肯定就是没有什么他杀的痕迹才是。

    假如尸体没有心脏,就算是再蹩脚的警察,也不可能做出自杀这种结论来。

    这样一来,这颗心脏应该就是在仁野保死后,从尸体上挖出来的了!

    不过,这缺德事儿到底是谁做的?

    舒允文皱眉思索着,冢本数美忍不住在旁边问道:“允文君,你在想什么???”

    “呃……没什么……”舒允文向着数美微微一笑,然后才转而看向伊藤佐美道:“伊藤院长,请问你们这边太平间的入口在什么地方?”

    “就在手术室旁边,坐电梯就可以下去……”伊藤佐美立刻回答,然后又诧异地问道,“允文大人,您是想去太平间看看吗?”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

    “顺便去那里挖个东西?!?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