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六章 数美酱,你这样会打死本宝宝的!~



    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时间又到了星期五。

    帝丹高中,中午的午休时间。

    教学楼后面的某处草坪上,舒允文、冢本数美坐在一起吃着午饭便当,小兰、园子二人也坐在旁边,边吃便当边聊天。

    园子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咋咋呼呼的德行,此时正拿着筷子敲打着自己的饭盒,欢乐地说道:“哈哈哈!真是太好了!星期五又到了,下午的课程结束以后又能好好玩两天……”

    “唔……”小兰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塞着米饭,无奈地扭头看了一眼园子,“……园子你可真是的,暑假才刚刚结束,你又天天想着玩???”

    “嘻嘻!暑假是暑假,双休是双休嘛,这怎么能够混为一谈呢?!~”园子振振有词,然后看向小兰说道,“……对了,小兰。白鸟警官的妹妹在下个星期一晚上举办订婚酒会,你爸爸有没有收到邀请函???”

    “白鸟警官的妹妹吗?”小兰闻言一愣,伸手点着下巴道,“嗯,好像收到过……”

    小兰话音一落,正在吃东西的舒允文也扭头道:

    “……你们说的是白鸟沙罗吧?话说起来,我之前也收到了他们的邀请函,那是一个月以前送出来的吧?”

    说起白鸟沙罗,舒允文貌似还是在铃木家的酒会上认识的……

    “是啊是??!允文大人您也收到的邀请函吗?”园子两眼一亮,“那我们到时候一起去吧!我的家人下周一都有别的事情去不了,所以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去,咱们都去的话,我就不用担心孤单无聊了……”

    舒允文想了想,点头道:“嗯……下周一晚上我应该有时间,那就一起去吧!对了,数美酱,你下周一晚上有空没有?有空就陪我一起去转转吧!~”

    “唔……”冢本数美微微一愣,然后微笑着说道,“应该有空吧……”

    冢本数美话没说完,园子立刻在旁边笑嘻嘻地调侃道:“允文大人,你带数美学姐一起去参加订婚酒会,该不会是想要学习一下订婚酒会怎么开吧?你们两个是不是打算……”

    园子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但是舒允文、冢本数美却都听明白了园子的意思,数美更是羞怒地看向园子:

    “园子!你又乱说话!”

    数美说着话,捏着饭盒的手微微一用力,饭盒顿时“嘎嘣”一声,变形了。

    舒允文、园子、小兰都是“呃”了一声,然后一脑门儿冷汗,紧接着园子机智地转移话题道:

    “……哈哈哈!小兰,你刚才说,新一他昨天又给你打电话了吗?”

    “嗯,是??!”小兰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说道,“……这半个月,他基本上两天就给我打一次电话,次数比以前多了许多……嗯,我之前还以为,我打了他一顿后,他会被我吓跑呢……”

    舒允文听着小兰的话,呵呵笑了笑——

    话说,小兰大姐你打的根本就不是洗衣机,而是快斗,怎么可能会把洗衣机吓跑?

    而且在舒允文看来,洗衣机这段时间打电话的次数多了,应该是担心小兰在打了“新一”一顿后觉得内疚、担忧,所以才频频给小兰打电话,想让小兰放宽心……

    舒允文心里面乱想着,本来生气中的数美起了八卦心,好奇地问道:

    “什么?小兰她打了工藤新一?那是为什么?”

    “这个……”小兰干笑一声,然后解释道,“……总而言之,就是因为一些误会让我很生气,所以我看到新一以后盛怒之下直接就打了他,害得他受了伤……”

    小兰话落,园子立刻在旁边道:“哎呀,小兰你别内疚了,新一他不是没事嘛!还有,你看你打了新一一顿后,新一现在好像变得更离不开你了,连电话也比以前多了!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嗯……‘打是亲,骂是爱’嘛!”

    园子一通胡扯,小兰“啊”了一声,眨眼道:“……这之间有关系嘛?”

    园子连连点头,一副“我是老专家”的架势:“当然有关系!所以说,对男人不能太好,该打就能打,这样他才更离不开你!”

    园子话落,冢本数美、小兰都是懵懵懂懂,然后冢本数美扭头看向了舒允文,若有所思。

    正在吃便当的舒允文忽然觉得心中发毛,扭头一看自家数美酱盯着自己的眼神儿,一脑门儿黑线——

    我勒个去!数美酱你想干什么?!你该不会是相信园子这个逗比的话了吧?

    所谓的“打是亲,骂是爱”,那说的是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像园子这货说的越打越离不开,那叫斯德哥尔摩综合征,那是一种??!得治的!

    还有,数美酱你要是真的打咱,就你那武力值,分分钟会打死本宝宝的好不好?

    不行!咱得绝了数美酱的这种念头!要不然以后还不得隔三差五去看骨科??!

    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扭头横了园子一眼,然后捂着头无耻地装病道:“啊……头忽然晕了一下……”

    “嗯?”冢本数美一脸担心地放下饭盒,关心地问道,“允文君,你怎么了?没事吧?”

    “唔……没什么事儿,可能是植物人后留下的后遗症吧,不要紧的……”舒允文摇了摇头,坐直了身体,“……只是偶尔会晕一下而已,小毛病……”

    “这哪里是小毛???田中医生之前早就说过的,像你这种情况,要是频繁觉得头晕的话,必须得重视,要不然身体会出大问题的!”冢本数美一脸着急地站起身来,拽着舒允文一条胳膊,扭头看向旁边懵逼中的小兰、园子:

    “小兰、园子,我现在要陪允文君去医院做检查,下午的课就不上了,麻烦你们帮我们俩请个假!”

    “呃……好的?!?br />
    小兰、园子点了点头,舒允文一脸无语:“哎哎哎!数美酱,我其实没什么事儿,用不着去医院的……”

    我勒个去!去医院检查?

    像他这种昏迷一年后苏醒的前植物人,检查起来很麻烦的好不好?

    抽血、验尿、CT等等等等,一样都不能少,那待遇简直和萝莉哀那只名叫柯南的小白鼠一样??!

    “怎么能不去?必须去!”冢本数美拽着舒允文走向校门口,舒允文看看冢本数美那副认真的表情,仰头望天——

    话说,咱只是不想让数美酱听信园子的屁话、把咱打成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所以装了下病弱少年而已,怎么就搞成这样了?

    嗯,被自家女盆友拖着去医院当小白鼠接受检查……咱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自作自受吧?

    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鲁迅先生这句名言警句说的简直太特么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