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毛利侦探事务所内。

    小兰像是伺候大爷似的,把快斗搀扶到了沙发上,然后看了看鼻青脸肿的“新一”,一脸内疚:

    “新一,真的很抱歉,刚才鲁邦扮成了你的样子,我还以为……”

    小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又看了看快斗这一身的伤,起身道:“……新一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去拿医药箱,帮你处理伤口……”

    小兰话落,急匆匆地跑出了事务所,走向楼上的起居室,快斗则扭头看向柯南,一脸幽怨地问道:“……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快点给我解释清楚!”

    “呃……”柯南也猜出了跟前的人是基德,于是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才总结道:

    “……我也没有想到,小兰刚才居然会二话不说,直接打你!嗯……话说起来,真是没想到,你的真实相貌居然和我这么像,我还以为这次肯定瞒不住了,真是多亏了有你……”

    快斗听着柯南的话,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我这都是为了帮你……”

    “唔……”柯南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感激地道谢,“……谢谢噢!~”

    快斗听着这声“谢谢”,眼皮子跳了两下,表情又忧郁了起来——

    妈蛋!今天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

    他是来这里帮柯南解围的,本以为是很简单的事儿,结果却被人一顿暴打,最后就捞了句“谢谢”……

    他现在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快斗郁闷了一会儿,然后勉强撑着身体,扭头看向柯南道:“……好了,现在你的?;步獬?,我也该走了……”

    话说,他的任务完成,也是时候离开了。继续留在这里,说不定会留下什么破绽。

    “呃……真是太感谢你了!”

    柯南又道谢一声,然后亲自把快斗送下了楼。

    两个人站在波洛咖啡厅前,正准备客套几句,忽然觉得旁边似乎有什么人看着他们。

    柯南、快斗一起扭头,紧接着看到了某个分外熟悉的身影,嘴角都抽搐了两下。

    紧接着,那个让他们觉得非常熟悉的身影从咖啡厅内走了出来,亲热地向着他们挥手道:“嗨!你们两个好??!”

    舒允文话落,又扭头看向快斗,“啧啧”两声:“……唉,可怜的孩子啊,怎么就被人打的这么惨?”

    快斗听着舒允文的话,觉得一阵心塞,然后一扁嘴,二话不说,拔腿就跑,眨眼间没了踪影……

    柯南瞄了眼快斗逃走的方向,然后一脸无语地扭头看向舒允文,又看看坐在咖啡厅内看书萝莉哀,一脑门儿黑线:

    “……喂!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来的?在这里做什么?”

    话说,舒允文这家伙出现在这里,简直不是一般地可疑??!

    “唔……你看不出来吗?”舒允文不想让柯南知道自己又在偷拍他,先是无辜地眨了眨眼,然后伸手指了指桌子上剩下的三明治和蛋糕,一脸纯真的表情,“……当然是吃饭??!我去实验室那边接灰原,回去的路上顺便在这里吃个饭……”

    “呃……是~吗?~”柯南一脸狐疑,舒允文则笑眯眯地轻抚柯南狗头道:“真是的,小鬼你太多疑了,我犯得着骗你嘛?不过话说起来,真是没想到啊,你的运气居然这么好,我还以为你今天死定了呢!唉……”

    话说,他实在是没想到,今天的事情居然会有这么多的转折!

    他本来以为,有快斗、鲁邦这两个神队友助攻,柯南一定会死的渣都不剩,没想到这家伙还是涉险过关了!

    咱的“柯南无惨.AVI”啊……

    舒允文正惋惜着,成实忽然开口道:“……允文大人,我刚才回收摄像机的时候不小心,其中一台摄像机被掉到了两个柜子之间卡住了,箱子太重,摄像机拿不出来……”

    “哈?什么?怎么这么不小心?”舒允文闻言有些无语——话说,咱本来还想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呢!结果成实你给我掉了链子……你知道不知道,这会让咱很尴尬??!

    舒允文摇了摇头:“……算了,那台摄像机你别管了,我自己去拿!”

    舒允文说着话,无奈地转身向着事务所内走去,柯南则“啊咧”一声,跟在舒允文身旁,奇怪地问道:“允文同学,你这是要去事务所?你去事务所做什么?”

    “呵呵呵……”舒允文扭头看了眼柯南,尬笑一声,“……有点小事儿……”

    小事儿?

    柯南一脑门儿雾水,跟在舒允文身后走进了事务所,然后只见舒允文径自走到了堆放资料夹的两个柜子前,用力地推了一下某个柜子,然后伸手一摸两个柜子间的缝隙,摸出了一台摄像机……

    柯南看着这有些熟悉的一幕,懵逼了一下下后反应过来,瞬间想明白了一切,一脑门儿黑线地朝着舒允文咆哮道:

    “舒允文你这个混蛋!你什么时候在这里摆了架摄像机?!你这家伙今晚跑这儿来,又是为了偷拍我被小兰打的画面吧?!”

    妈蛋!上次小兰识破我身份时,你这家伙就在我家的围墙上摆了台摄像机偷拍,今天居然还来?

    你这无耻的家伙到底有完没完了?!

    舒允文看看气得跳脚的柯南,“呃”了一声,然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胡扯!这台摄像机是我上次来事务所时落在这里的!”

    柯南嘴角抽搐:“……你这家伙骗三岁小孩儿呢?!快点把摄像机给我!”

    “凭什么给你?这是我的东西!~”

    舒允文和柯南争吵着走到事务所门口,然后忽然听到上面传来“嘎吱”一声轻响,紧接着看到小兰提着医疗箱走了下来。

    柯南见状,立刻变得老老实实,小兰则惊讶地问道:“允文同学?你怎么在这里?”

    “呃……我今天凑巧在下面吃晚饭,听到上面一直有声音,所以就来看了看……”舒允文随口回答。

    “是吗?”小兰则微微一笑,然后目光移向了事务所里面,看着空荡荡的事务所微微一愣,“……新一呢?新一他去哪里了?”

    柯南闻言,连忙挠头道:“小兰姐姐,新一哥哥他说还有重要的案子要处理,所以就先离开了……”

    “……是、是吗?”小兰一脸失落,头也低垂了下去,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他、他该不会是被我打跑了吧?我刚才那样对他,他还会回来吗?”

    柯南看着小兰失落的样子,张了张嘴巴,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小兰姐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新一哥哥他一定会回来的!”

    小兰,我向你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