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波洛咖啡厅内。

    萝莉哀无聊地坐在座位上,翻看着手里面的时装杂志,舒允文则随手往嘴里面塞了口蛋糕,问成实道:“唔……还没开始打吗?”

    “是啊,还没有……”成实随口回答,然后语气忽然古怪了起来,“呃……允文大人,刚才又有人敲门了,而且好像又是一个假新一……”

    舒允文听着成实的话,差点没有被蛋糕噎死,一脸无语地问道:“……咳咳……什么?又是一个假新一?这次是谁?”

    妈蛋!今晚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

    咱只是想拍一部小小的“柯南无惨.AVI”而已,剧情怎么能曲折成这样?

    这是要让咱把一部带点儿**的家庭伦理剧拍成年度史诗大片的节奏嘛!~

    还有,洗衣机你这路子也真够野的??!接二连三地有人帮你来救场……

    舒允文想了下鲁邦三世之前被揭穿的事儿,又想想第二个“李鬼”被揭穿后洗衣机的下场,嘴角抽搐了两下——

    嗯,虽然洗衣机的朋友好像挺多、挺仗义,可谓是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但他们现在这么做,摆明了就是没打算让洗衣机活过今晚吧?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成实也在舒允文脑中回答道:“……这个人感觉应该是快斗吧?”

    “嗯?什么叫感觉是?”舒允文愣了一下,成实紧接着说道:

    “……允文大人,这次来的这个假新一,他没有戴着面具,而是直接化妆易容过来的。不过这张脸,应该就是快斗,错不了的……”

    “什么?没戴面具?”舒允文有点惊讶,然后又在脑中想了想快斗和洗衣机的脸——

    嗯,这俩货貌似真的挺像的??!

    难道说,他们其实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舒允文的脑洞又开始爆炸,与此同时,毛利侦探事务所的门口,快斗一只胳膊依在门框上,微笑地看着小兰:“嗨!小兰!好久不见??!~我听说你和柯南他们卷入了一起案件,所以专程跑回来看看你……”

    快斗说着话,柯南、小兰的画风一起崩坏了,然后小兰捏着拳头,扭头看了一眼柯南,咬牙切齿地看向快斗:

    “呵呵呵……又是一个啊……”

    “啊咧?”快斗看看柯南,又看看小兰,终于发现了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心中涌出了一种很不妙的感觉,故作镇定、摆出一副好奇的表情,“什么‘又是一个’?”

    快斗话落的时候,目光落到柯南身上,眼神中带着询问的意思。

    至于柯南,他在和快斗的目光一接触后,差点没有当场哭出来——

    妈蛋!他还想问呢!怎么会又冒出来一个假新一?

    咱能猜出你们可能是想来帮我,但是现在这情况,摆明了就是要把我往死里坑好吧?!

    柯南哭丧着脸,偷偷伸出手指,指了指下楼的方向,示意眼前的这个假新一赶紧滚粗——

    你的好意我特么心领了,麻烦你快点走!给咱留条活路啊大哥!

    柯南偷偷地做着小动作,小兰则又是微微一笑,把手放在了快斗的肩膀上,笑眯眯地问道:“……你们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好玩???”

    “呃……”快斗依旧莫不清楚状况,“……小兰,你到底在说什么???”

    “呵呵呵……”小兰脸上的笑容危险起来,然后一个熟练地过肩摔把快斗放倒,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地一顿暴打:

    “……你还问我在说什么?!你自己心里面难道不清楚吗?!”

    “又是一个扮成新一的样子来骗我的混蛋!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负?!”

    “上一个才刚走没一分钟你就敢来,你是不是觉得我智商很低?”

    “……”

    小兰一边骂、一边打,把本来就懵逼的快斗打的更懵逼了:

    “唉!小兰你等一等!什么上一个?嗷嗷……求求你别打我啦,雅蠛蝶!雅蠛蝶!~~”

    又是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小兰暴打了快斗整整一分钟才停了下来,“吭哧吭哧”地喘着气,被无缘无故暴打了一顿的快斗也小心翼翼地松开护着头部的胳膊,一脸迷茫地看着小兰,委屈地差点没哭出来:

    “……你、你为什么要打我?”

    “为什么?”小兰气笑了,“……你还给我装傻!这是要让我亲手把你的伪装面具撕下来吗?!”

    小兰说着话,右手飞快地伸出,没等快斗躲闪就抓到了他的左脸上,然后用力一撕……

    “呃……怎么没撕下来?”小兰微微一愣,扭头看了一眼旁边同样懵逼中的柯南,忽然冷笑一声,“哈哈!你肯定是假货!你是把面具黏到了脸上了对不对?哼!没关系!我还有别的办法!我就不相信,你头发那里也会用胶水黏??!”

    小兰话落,又伸出手去,抓着快斗的头发,用力一薅,快斗顿时又是一声惨叫……

    “呃……”小兰看着手里的一把头发,又看看快斗的脑门儿,一下子也懵逼了,“……这头发怎么是真的?难道说……”

    小兰又捏着快斗的脸用力拉了几下,然后画风忽然转变,从超级赛亚兰变成了豆豆眼小兰,一脸尴尬地轻声道:

    “唔……这个脸的感觉,好像是真的哎……”

    快斗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终于憋不住了,大声咆哮道:“废话!当然是真的!”

    我特么今天没戴面具!这张就是我的真脸啊有木有!~

    “呃……这么说……”豆豆眼小兰看看快斗,又扭头看看同样懵逼、惊愕中的柯南,“……你真的是新一?!”

    快斗这时候很想说“NO”,但是想了想他今晚来这儿的目的,最终还是悲愤地“嗯”了一声。

    小兰闻言,满脸歉意地“啊”了一声,然后伸手搀扶起了快斗:

    “……抱歉抱歉!我、我好像又搞错了什么……嗯,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新一……”

    与此同时,咖啡厅内,舒允文奇怪地问道:“成实,刚才事务所那是什么动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

    “呃……”成实组织了一下语言,最后才说道,“……小兰她刚才又把快斗打了一顿……”

    舒允文听着成实的话,嘴角抽搐了两下,一脸无语——

    我勒个去!原来真正牛掰的人是小兰你??!

    这才刚打了鲁邦,现在又暴打快斗,这国际级的大盗,一会儿工夫就被你收拾了俩啊……

    舒允文无语了好一会儿,然后幽幽地说道:“嗯……小兰微乳,小兰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