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唔……这就去!~”

    舒允文点了点头,张嘴打了个哈欠,然后忍不住说道:“……真是的,最近都让灰原传染了,一说起她马上就打哈欠……对了,灰原下午睡醒以后怎么又跑实验室去了?这才刚从大阪回来,休息一天不行吗?”

    话说,萝莉哀你身为一只小萝莉,每天在家玩布娃娃、吃棒棒糖、眨着大眼卖萌不是挺好的嘛,为毛要天天去实验室搞研究呢?

    你这样做,对得起小萝莉这个伟大的职业嘛?

    你这么出色,让那些身无一技之长、一天到晚想要诱拐小萝莉看金鱼的变态萝莉控怎么活?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宫野明美则微微一笑,然后说道:

    “嗯……其实我也想让志保休息的,可是她说最近研究有些进展,所以非得要去……”

    “研究有进展了?什么进展?解药快研究出来了?”

    “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吧?反正我听志保说,最近又有了重大突破……”明美也不是很肯定,一边和舒允文说着话,一边走到了客厅内。

    客厅内,舒允文套上了外套,明美帮忙拿了伞,一边说着准备好的晚饭一边拉开了别墅玄关门,舒允文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一拍脑门儿,嘿嘿笑着说道:

    “对了!我都差点忘了,咱们今晚不在家吃饭,白让你准备好晚饭了?!?br />
    “嗯?不在家吃晚饭吗?”宫野明美愣了一下,然后好奇地问道,“……允文大人打算去什么地方吃晚饭?难道附近开了什么特色餐厅吗?”

    “吃东西的地方你也知道,就在波洛咖啡厅,不过吃东西不是重点,重点是看热闹!~嘿嘿……”

    舒允文脸上带着笑容,扭头吩咐道:

    “成实,你把录像机给我拿来!快快快!”

    成实无语地应了一声,飞快地把摄像机拿来,宫野明美看着这熟悉的“设备”,脑门儿上挂上了黑线:

    “呃……成实先生,允文大人这是又要去拍谁?”

    话说,这是谁这么倒霉,又被舒允文给盯上了?

    嗯……好同情他啊……

    ……

    晚上七点半多。

    米花町,某间餐厅内。

    快斗和寺井黄之助坐在一起,吃着晚餐,寺井黄之助惊讶道:“什么?快斗少爷您要伪装成工藤新一,去一趟毛利侦探事务所吗?为什么?”

    “唔……没什么,就是那个家伙貌似有大麻烦了,我现在去帮他一下……”快斗往嘴里面塞着东西,想起了之前在城堡地宫内惊险刺激的大探险,微笑着说道,“……毕竟,我们也是曾经同生共死过的伙伴,那个小鬼还救过我两次……”

    “呃……是吗?”寺井黄之助对快斗的话不明觉厉,“……那您一定要小心。万一要是被毛利侦探识破身份的话,可是很麻烦的……”

    “放心吧,不会的,我只是去那里亮个相而已,不会出事的……”快斗随口回答,寺井黄之助立刻翻找起了随身带着的物品,然后开口道,“……少爷,变装道具还有制造面具的原材料什么的我都没有带,您先吃着,我这就回去准备一下……”

    快斗闻言,立刻摆了摆手道:“唉!算啦!不用那么麻烦的!我和那家伙长得很像,脸型一样不说,连五官也有五分相似。我一会儿化个妆、换个发型、换身衣服,再运用一些改变面部肌肉的技巧,基本上和他一模一样,没必要回去一趟了!”

    寺井黄之助微微一愣,然后笑着点头道:“那好吧?;八灯鹄?,那个工藤新一,似乎就是工藤优作的儿子吧?那个小说家和盗一老爷之间,也有一些渊源……”

    “没错!我小时候还和父亲一起见过他的夫人有希子……”快斗说着话,终于把东西吃完,然后拍了拍肚子:

    “??!终于吃完啦!寺井先生您稍等,我这就去卫生间易个容,等一会儿还要麻烦您开车送我去毛利侦探事务所啦!~”

    “好的,快斗少爷?!?br />
    与此同时,米花町,鲁邦三世的藏身之所内。

    不二子看着头绑纱布、后脑勺冒血的阿三版鲁邦,开口问道:“……鲁邦,你的头部都受伤了,还要出去吗?”

    “那是当然!”鲁邦三世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鼻青脸肿的脸——嗯,这是被石川五右卫门打的……

    “……和我共患难的那个小鬼,似乎遇到了麻烦,我不能不帮!”鲁邦三世一脸正容,“……至于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的!”

    “那……需要我开车送你过去吗?”次元大介端着酒杯问道。

    鲁邦三世摇了摇头,拿起了桌子上的面具往头上一套:

    “不用了,这里离毛利侦探事务所并不远,走路过去就好!嗯……刚好还可以欣赏一下雨景……”

    ……

    晚上八点钟。

    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波洛咖啡厅内。

    舒允文、萝莉哀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跟前的桌子上摆着咖啡、三明治、小蛋糕。

    舒允文吃着蛋糕,脑中询问着成实道:“……成实,小兰还没跟柯南摊牌吗?”

    “是??!”成实的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他们这才刚刚吃过晚饭,毛利先生在客厅看电视,柯南一个人待在事务所,估计是在躲小兰吧……嗯?小兰她离开起居室、下楼了!”

    “下楼了?是不是要开始了?”舒允文两眼一亮,成实回答道:“唔……有可能!小兰她进事务所里面了……”

    “摄像机藏好了没有?”舒允文立刻问道。

    “藏好了!两个角度、两架摄像机,他们绝对注意不到!”小电影摄影专家成实立刻回答。

    舒允文和成实交流着,忽然间听到萝莉哀“喂”了一声,舒允文抬头望去,只见萝莉哀优雅地吃着三明治,轻声说道:“除灵师,拜托你一件事儿。等那家伙快被打的受不了的时候,麻烦你出面先把他救下来,别真的被打死了……”

    舒允文“啊咧”一声,奇怪地看向萝莉哀:“……你让我救他?”

    我勒个去!难道说,萝莉哀还是像原著里一样,看上了这台滚筒洗衣机?看她平时的表现,根本看不出来??!

    舒允文心里面正嘀咕着,萝莉哀又幽幽地补充道:“……我就这么一只小白鼠,实验还没做完呢……”

    “呃……”舒允文听着萝莉哀的话,嘴角抽搐了两下——

    嗯,这话没毛病,这才是我认识的萝莉哀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