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呃……”

    听着成实的话,舒允文也顾不得躲藏了,急匆匆地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快步走到浦思青兰身旁一看——

    好吧,成实说的没错,这确实是魂儿都飞出来了,而且看灵魂的样子,应该是自杀……

    舒允文摇了摇头,然后扭头问成实道:“……成实,你有没有注意到,她是怎么自杀的?”

    “没有?!背墒灯狡炙记嗬忌砼?,转悠了两圈,“……她当时根本没什么特殊的动作,只是拿出那颗蛋看了看而已……嗯,该不会是服毒了吧?”

    “谁知道?”舒允文嘀咕了一句,然后撇嘴道,“……算了,自杀就自杀,咱可是让她投降了的,是她自己想死……”

    成实“嗯嗯”地点了点头,舒允文又忽然问道:“……对了,成实,你说浦思青兰家里面,会不会有解开面具上传承洗练的办法?”

    话说,拉斯普钦既然给自己的后裔留下了关于血脉传承巫器的线索,说不定也会留下解开传承洗练的方法啊……

    舒允文正思索着,忽然之间,只见浦思青兰的灵魂慢悠悠地飘到了舒允文的身旁,然后直接钻进了舒允文的包包里面。紧接着,舒允文的包包突兀地开始吸收起了浦思青兰死后残留下来的阴气、鬼气。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打开包包,把里面的面具拿了出来仔细一看,顿时懵住了——

    我勒个去!这特么是个什么鬼情况?浦思青兰的灵魂居然附着在了面具上,而且面具的品级还提升了?

    现在这张面具的品级,已经达到了初级巫器里的极致,只差一丢丢就能成为中级巫器!

    难道说,这张面具解除传承洗练的办法,就是吸收拉斯普钦血脉传承后裔的灵魂?

    舒允文脑中刚冒出这个念头,紧接着又把这个推论甩出脑外——

    谁家会这么脑残,把解除传承洗练的方法定为自己灵魂血脉后裔的灵魂?

    这特么要是遇到个杀人夺宝的,岂不相当于直接给人送装备了?

    舒允文认真思索着,然后想到了另一个可能——

    话说,这张面具该不会是那种可以吸收传承血脉的死者灵魂,并且增强巫器威力、加深传承洗练的那种吧?

    那一类的巫器,舒允文也在鬼巫师传承记载中见到过。

    据说那种传承洗练办法制作出来的巫器,经过多代的传承、加深洗练后,会完全抗拒非传承血脉的人,根本无法使用!

    不过,使用这种传承洗练方法,对炼制巫器的人而言可不轻松,一个不小心就会送命??!

    舒允文想到这里,连忙拿起了那张面具,巫力运转,认真地感应了一下,然后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

    “……果然如此??!拉斯普钦倒胆子倒是真大,居然敢炼制这种传承巫器,他倒是真不怕死!”

    “……话说起来,这张面具在吸收了浦思青兰的灵魂以后,其对血脉的限制虽然又增强了一些,但增强并不算多,我还能轻松使用。反倒是面具品级提升,对我来说反而是件好事儿了。至少我以此为基础、组合出高级巫器的可能性提升了许多……”

    舒允文思索着,又看了一眼浦思青兰的尸体,快步往宫殿走去。

    没过多久,舒允文走到了宫殿前,只见那道雕刻着双头鹫的大门前已经躺了不少人,快斗正拖着鲁邦三世往楼梯上走。

    看到舒允文后,快斗愣了一下,一瞄舒允文身后,目光中带着鄙视地说道:“……哈?你回来了?史考兵在哪儿?你没抓到她吗?哼哼!早知道就应该让我去抓,她绝对跑不掉的!~”

    我勒个去!快斗你那什么眼神儿?这是在鄙视我?

    妈蛋!信不信咱收拾你?

    舒允文一脸不爽地看着跟前这个逗比,眼珠子转了两圈,然后狞笑一声道:“哈哈哈!你说史考兵??!我刚才追她的时候不小心,把她弄死了……”

    “什么?”快斗闻言手一松,鲁邦三世顿时“Duang”地一下后脑砸到了台阶上,向着宫殿内滑去,快斗则一脸惊愕,“……你、你居然杀人了?”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又不怀好意地看向快斗道,“……我也没想到会失手杀了人,要是被警方知道的话,我估计会有点麻烦……嘿嘿,要是今天来城堡的人都死掉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想干什么?”快斗一脸懵逼。

    “那当然是……”舒允文让成实拿着浦思青兰的枪,退了子弹,直接飘到了快斗的身侧,瞄准了他的太阳穴,“……灭口??!”

    快斗斜眼看着身旁的枪管,整个人一僵,还没来得及反应,只听身旁的枪“咔擦咔擦”地响了两声,紧接着舒允文调侃的声音传来:

    “哎呀呀?怎么忘了装子弹了!快斗你等一下,我装两颗子弹咱们再来过!~”

    “呃……”快斗听着舒允文的话,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咆哮道:

    “……再来个毛线??!你这个家伙,能不能别再吓唬我了?!”

    ……

    晚上七点半,天色漆黑。

    天空中乌云密布,淅淅沥沥的雨水犹如丝线般落下,带起沙沙声。

    舒允文家的别墅内,舒允文盘腿坐在床上,闭着双眼,身前摆着一大堆面具,面具上阴气、鬼气弥漫,空气中偶尔还会出现一个阴气、鬼气汇聚而成的虚影,发出几道气息摩擦、犹如人笑的声音。

    忽然间,舒允文睁开双眼,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200张面具的阴气、鬼气尽数汇聚在一起,大概需要一百天左右。一百天之后,咱就能拥有一件好点儿的巫器了……”

    从横须贺回来以后,舒允文连警方的例行询问都没有参加,直接回到家中,观察起了这些到手的面具,现在总算是做到了心中有数!

    舒允文脑中乱想着,扭头看了眼时钟后,微微一愣:“我勒个去!时间怎么这么快,都过去一个半小时了?”

    舒允文嘀咕着,连忙从床上走了下来,一拉开房门,便看到明美凑到了舒允文跟前:

    “……允文大人,您修炼结束了吗?我已经做好了晚饭,您什么时候去实验室接志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