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九章 咱历史老师死的早,你可别骗我!~



    一  “允、允文大人?”

    浦思青兰“看”到了跟前的人,一咬牙,抬起手枪,朝着舒允文“啪啪”连开两枪。

    两颗子弹从跟前的幻象中穿过,成实则又从墙体中冲出,火焰直接烧到了浦思青兰持枪的那只手上。

    浦思青兰看到手上出现了火焰,惊慌地把手枪丢开,成实立刻捡起了枪,瞄准了浦思青兰,舒允文也再度开口道:“好了,青兰小姐,你的子弹是伤害不了我的,所以……请你投降吧!”

    浦思青兰捂着右眼的手松开,右眼下垂下一行血泪,脸上带着一股凄然的笑容道:

    “……这、这就是暗世界的力量吗?果然,就像是家族传承里说的一样,那种力量可以无视枪械,可是……我的先祖为什么会被手枪射杀?”

    浦思青兰说到这里,神情一下子狰狞了起来:“……所以,请你开枪吧!就让我像我的先祖一样,也死在枪下吧!”

    舒允文躲在藏身之处,听着浦思青兰的话微微一愣——

    话说,谁说暗世界的力量就能无视枪械了?

    别的不说,就鬼巫师的修行体系而言,如果单靠本体实力,舒允文想要达到无视枪械的程度,至少也得摸着大巫的门槛才对!

    至于西方的巫师、萨满之类的传承?那些传承大部分和鬼巫师差不多,都要实力提高到某个境界,才能无视枪械的!

    舒允文犹豫了一下,没有解释这些,而是转而问道:“……你的先祖是被手枪射杀的?”

    “哈哈哈!没错!”浦思青兰看着跟前的成实和幻象,“……我的先祖被人下毒,然后又被人从背后开枪,打中了要害……他那时候已经快死了,不过那些谋杀我先祖的人依旧担心先祖会靠着巫术活下来,所以挖掉了我们家族代表巫术力量的右眼,并且把他丢进了河里面……”

    我勒个去!下毒、开枪最后还挖眼?浦思青兰的先祖这么惨?

    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然后又一想这个死法,忽然想到了某个人,惊讶地语气都变了:“……你的先祖是妖僧拉斯普钦?!”

    “他才不是妖僧!他是萨满!他是圣童、神僧!所谓‘妖僧’,那是后人对先祖的污蔑!”浦思青兰立刻反驳道,“……我们家族是传承的灵魂萨满,能够看破未来!他看到了皇室的悲剧下场,在沙皇他们的恳求下,先祖为了改变皇室的命运拼尽全力,结果却被尤苏波夫公爵设计杀害……”

    “……我的先祖本来预料到他会死,但他还是去了。因为他预感到,只要他能在那次的伏杀中活下来,命运或许就可以改变……”

    “但是,他失败了……”

    舒允文听着浦思青兰的话,心里面惊讶地要命:“……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浦思青兰立刻回答,“先祖他在赴宴之前,把他的感觉写了下来,我的家里现在还保留着他写的内容的原件。那一切,其实是尤苏波夫公爵和苏维埃革命组织联手布下的圈套,他们太害怕先祖了……”

    我勒个去!拉斯普钦之死,居然还能和苏维埃扯上关系?

    咱的历史老师死的早,你可别骗我??!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浦思青兰又抬头看向成实手中的手枪:“……呵呵……我似乎说了许多废话!怎么,允文大人,你不打算亲手杀我,而是打算把我交给警方吗?”

    “没错!”舒允文应了一声——

    话说,谁想要杀人了?

    咱虽然吃鬼,但咱现在的手还是干干净净滴!

    “是吗?我可不想落到警察手里?!逼炙记嗬记嵝σ簧?,“……那对我这种拥有高贵血脉传承的人而言,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浦思青兰说着话,用力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然后又从随身的包包里面拿出了“回忆之卵”,认真地看了起来:

    “……真是一颗漂亮的复活节之卵啊……可惜,它依旧不是我要找的东西……”

    “你到底在找什么?”舒允文愣了一下,随口问道——

    话说,之前他听西野真人说,史考兵一直在世界各地偷取罗曼诺夫王朝的宝物……难道她的目标根本不是宝物,而是在找东西?

    浦思青兰手里依旧拿着“回忆之卵”,背后却慢慢地靠在了墙上,微笑着说道:“……那是一件独属于我们家族的传承宝物。先祖在赴死之前写下的内容里,除了他预感会死的内容外,还说他给家族的人制造了一件传承宝物……”

    “……先祖说,因为天地之间的某种异变,我们的灵魂血脉就算有人引导也不一定能够觉醒,所以他就制造了一件能够引导血脉觉醒的宝物。不过,因为他一直被人监视着,所以没有留下那个宝物的具体信息。但是只要是先祖的血脉后人,在持有它超过半分钟后,就会自然而然地生出感应……”

    “呃……”舒允文听到这里,嘴角抽搐了两下——

    话说,血脉传承宝物?他怎么越听越像是他刚搞到手的面具?

    舒允文想着这些,低头看了下自己的包包,然后摇了摇头——

    妈蛋!咱才不管那么多!

    这张面具既然到了咱的手上,那就咱的东西!谁敢抢就怼死谁!

    舒允文正琢磨着,浦思青兰把“回忆之卵”放到了地上,似乎在回忆什么似的,低声道:“……允文大人,您知道吗?其实在二十岁之前,我根本就不相信有什么巫师、萨满之类的存在,和普通人一样,都相信我的先祖是一个祸国妖僧!后来,我有一次遇到了警方调查凶案……”

    “……那是一位右眼被枪击中的死者,我的右眼就在那时候产生变化,吸收了他的灵魂。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发现我的右眼可以吸收没有右眼的人的灵魂,并且拥有了精准瞄准的特殊能力……”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血脉天赋能力吗?”舒允文点了点头——

    吸收特定条件的灵魂,然后启动特殊能力,听上去似乎很玄妙,但在暗世界里其实很正常。

    就好比舒允文的家族传承,最“可口”的灵魂,唯有死亡不超过一天的被杀害的灵魂,其他的灵魂都会有副作用!

    “……那一个灵魂,帮我开启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从那以后,我就成了一个妄图激活传承血脉、成为像您一样存在的笨蛋……”

    浦思青兰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脑袋忽然按垂下,一动也不动了。

    成实看到这一幕,连忙走到了浦思青兰跟前一看,惊愕道:

    “允文大人,青兰小姐她死了!”

    “什么?死了?真的假的?”舒允文豁然站起身来,成实则看着跟前尸体中飘出的一个懵懂无神、没有灵智的灵魂,开口道:

    “当然是真的!她魂儿都飘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