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五章 我特么都快死了,你居然还吟诗?!



    一  坟头上香?

    上个毛线的香??!咱还没死呢!

    柯南怒视舒允文,紧接着又想到了这段时间以来自己和小兰之间的点点滴滴,嘴角不由得抽搐起来——

    等等……就他这段时间的表现,真要被小兰发现的话,貌似也离死不远了??!

    柯南想象了一下小兰变身超级赛亚兰以后暴打小盆友的景象,身上哆嗦了一下,然后立刻低声向着舒允文求救道:“……喂喂喂!允文同学,小兰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还有,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救我一下啊……”

    “她什么时候发现的?我怎么知道!~肯定是你小子自己不小心暴露的!”舒允文低声说着话,手指对着柯南戳戳戳,然后笑眯眯地说道,“……至于帮你……小鬼,你刚才推理的时候不是那么666嘛,所以自己想办法吧,实在不行就多穿几件冬天的衣服,这样更抗揍,说不定能从小兰手底下活下来滴!~”

    尼玛!什么更抗揍?你就是不帮我对吧?!

    柯南继续怒视舒允文,但目光中隐隐有些哀求:“……允文同学,拜托你一定要帮我……”

    “呵呵呵……我是帮不了你啦!~”舒允文一脸笑眯眯,然后又继续说道,“……话说起来,柯南你现在的情况,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唐代大诗人李白写过的一句诗……”

    “嗯?”柯南生无可恋地抬头——我特么都快死了,你居然还吟诗?

    舒允文看看柯南那张脸,微微笑着说道:“……那句诗是……昔有故友吊似汝,而今坟头草丈五!用日语翻译一下就是……”

    舒允文把这句诗用日语说了一遍,然后一脸陶醉道:“……你听,这句诗写的多好??!真不愧是诗仙李白的大作,你说是不是???”

    “……呃……”

    柯南听着舒允文的话,脑门儿上挂满了黑线——

    妈蛋!舒允文你特么给我滚粗!

    你别以为我不太会中文,就听不懂你什么意思!人李白会写这么粗俗、低端的诗吗?

    这句话是你这个坑货故意想出来嘲笑我的吧?!

    柯南想着这些,知道舒允文是靠不上了,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混蛋!不帮我就算了,居然还这么对我!混蛋!混蛋!”

    哟呵?你这个小鬼居然还敢骂我?

    舒允文饶有兴趣地看着柯南,嘿嘿一笑,然后转而看向小兰,摆出一副很生气的表情:

    “小兰,你家小鬼真的好没礼貌哎!我刚才和他好好地说着话,他忽然一直骂我‘混蛋’,真是岂有此理!麻烦你回头好好管教一下这个小鬼,对长辈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嘛……”

    舒允文说着话,直接把柯南推到了小兰身旁,也把柯南往死路上推了一把。

    柯南“呃”了一声,又怒视舒允文,也就在这时候,小兰蹲下了身子,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柯南,咬牙切齿地点头答应道:

    “……你放心吧!允文同学,我今天绝对会好好‘管教’他的!”

    “嗯嗯!他还是个孩子,所以绝对不能轻饶他,得往死里打!”

    舒允文继续在旁边火上浇油,旁边“回忆之卵”内的光度计机关运转似乎也到了极限,蛋里面的光芒暗了下来,墙上的照片也都一一消失不见。

    紧接着,在众人的感慨声中,那位俄罗斯大使馆的书记官西鲁欧夫拿起了“回忆之卵”,直接递到了香阪夏美手里,开口道:“夏美小姐,这颗蛋请您收好。在我看来,这颗‘回忆之卵’是你们香阪家最珍贵、最伟大的遗产,我们俄国政府决定放弃它的所有权……”

    西鲁欧夫话落,舒允文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

    我勒个去!这位西鲁欧夫大哥,你一个人就能代表俄国政府?

    你特么以为你是普京??!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香阪夏美微笑着道谢一声,然后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可是,里面那颗绿色的蛋,是允文大人的……”

    香阪夏美话落,其他人的目光“刷刷”地看向舒允文,舒允文则轻咳一声道:“夏美小姐,‘回忆之卵’给你没问题,不过,我很想要这张面具,所以咱们交换,可以吗?”

    舒允文扬了扬手里的面具,香阪夏美愣了一下后,立刻点头道:

    “……当然可以!这张面具就交给您了?!?br />
    “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舒允文立刻把手里的面具收进了自己的包包里,旁边的毛利大叔惊讶地说道:

    “……那个面具的形状……不是肖布鲁的假面吗?我们之前在大阪铃木美术馆里面看到过的!”

    “是??!”小兰牵着柯南的手,点了点头,“……可惜,那些假面都被鲁邦他们偷走了!话说起来,园子似乎说了,肖布鲁的假面一共只有200张,而且都被假面的所有人搜集齐了,这里怎么还有一张?”

    “这大概是不为人所知、流落在外的一张肖布鲁的作品吧?”美术商乾将一笑着说道,“……不过,允文大人真是太慷慨了!据我所知,单张肖布鲁的假面的估价不过是一百万日元左右,允文大人却用价值八亿日元的‘回忆之卵’交换……”

    “哎呀!允文同学你真是个好人??!”毛利大叔表示赞美,其他人也都“嗯嗯”地点头——

    话说,舒允文用价值八亿日元的“回忆之卵”换了一张价值一百万日元的面具……这简直就是白送、故意把“回忆之卵”物归原主嘛!

    这样的人品,真是太Nice了!

    舒允文听着周围一群人的赞美,笑嘻嘻地说道:“哪里!哪里!这张面具对我也很重要的啦……”

    一群人愉快地聊着天,旁边躲在角落里的快斗、鲁邦看着这一幕,都是一脸幽怨;尤其是鲁邦,他的眼神幽怨中还带着悲愤,恨不得现在就抄把刀冲上前去把舒允文剁成肉馅儿——

    话说,那颗“回忆之卵”明明是咱花了八亿日元从他手里面买来的,怎么就成他的了?

    这个无耻的家伙拿着咱的东西,当着咱的面儿,卖着他的人情,还接受着妹砸的感谢、其他人的夸赞,却让咱一旁看着……

    妈蛋!舒允文这个坑货,还要不要点碧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