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斗、鲁邦三世恨恨地看着舒允文,柯南看看三个人的表情,已经猜出了谁手里的“回忆之卵”是真的,笑眯眯地卖萌道:

    “……其实,我也觉得允文哥哥手里的‘回忆之卵’是真的哦!”

    “嗯?柯南你为什么这么说?”小兰两眼盯着柯南,等待柯南的回答,越水七槻则表情古怪地看向快斗和鲁邦道:

    “……柯南会得出这个结论,其实很简单的。你们想一想,这颗‘回忆之卵’之前虽然在铃木家,但实际上却是允文同学的东西,铃木会长又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把别人价值八亿日元的宝物借给别人嘛……”

    “呃……这话倒是没错……”毛利大叔等人都点了点头,然后毛利大叔又警惕地看向两位“警官”道,“……等等!这不对??!铃木会长就算不想把允文同学的‘回忆之卵’借给别人,直接推脱掉就可以了,没必要给他们假蛋吧?”

    “……两位警官,冒昧地请教一下,你们手里的蛋是怎么来的?”

    毛利大叔话落,其他人也都一起看向了快斗、鲁邦,快斗他们则是一脑门儿汗珠:“呃……那个、那个是因为……”

    妈蛋!都是因为舒允文这个坑货!他们两个又要暴露了!

    快斗、鲁邦正郁闷着,柯南小鬼又忽而微微一笑道:“……毛利蜀黍,这件事情还是等会儿再问,我们先看看允文哥哥的那颗‘回忆之卵’,能不能塞进那颗红色的蛋里面去吧……”

    毛利大叔“呃”了一声,柯南小鬼又屁颠屁颠地跑到了舒允文跟前,笑眯眯地拉了拉舒允文。

    舒允文把“回忆之卵”递给柯南,然后表情有些古怪地低声问道:“哟!小鬼,你刚才居然帮他们两个打掩护?真是没想到??!”

    话说,柯南这家伙不是看不惯任何犯罪行为的嘛?

    今天居然帮快斗、鲁邦他们掩饰……这还是柯南吗?

    要不是这货是个绝灵体,舒允文现在都要怀疑他鬼上身了!~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柯南则接过了“回忆之卵”,然后低声回答道:“……你果然也看出他们两个是谁了。嗯,他们两个虽然是大盗,但是今天却好几次救了我的命……另外,他们两个今天来这儿似乎并不是来偷东西的,所以我就帮他们一把咯!~”

    “是这样啊……”舒允文点了点头,恍然大悟——

    快斗、鲁邦救过柯南的命?

    难道柯南说的就是他们三个之前经历机关时,他们遇到的那些“危险”吗?

    话说,那些所谓的“危险”,其实都是成实控制的好伐,就算快斗、鲁邦不去救柯南,柯南也不会有事儿的……

    不过,舒允文倒是真的没想到??!

    他只是帮柯南他们三个安排了一场惊险刺激的探险而已,柯南居然和两位大盗培养出了这种情愫……

    这就是传说中的生死基交吗?

    舒允文心里面乱想着,柯南已经拿着“回忆之卵”,走到了香阪夏美跟前。

    香阪夏美拿过“回忆之卵”,往红色的蛋里面一放,只见绿色的蛋稳稳地卡在了红色的蛋底部:

    “……这、这真的能刚好放进去!原来,这根本不是两颗蛋,而是一颗蛋分成了两颗……”

    “不过,喜一先生为什么要故意做成俄罗斯套娃这种类型?”越水七槻皱眉思索着,“……要说他只是想制作一个精致的玩具,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

    柯南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这颗蛋里面,应该还有别的机关?”

    两位侦探都皱眉思索着,毛利大叔则在一旁道:“……这颗蛋哪里还有别的机关?要是有的话,一定早就被别人发现了……”

    毛利大叔话没说完,小兰忽然拉了一下毛利大叔的胳膊,两眼依旧盯着柯南:“爸爸!你不要吵!声音太大会影响别人思考的……”

    毛利大叔“哈”了一声,舒允文则看看小兰,又看看柯南,有些明悟了——

    我勒个去!看小兰那表情还有说的话……柯南这小鬼难道又暴露了?

    难怪了!他之前刚来城堡这里的时候,就觉得小兰看柯南的眼神儿有点怪怪哒……原来是这个原因??!

    话说起来,柯南这家伙隔三差五就陪小兰一起泡澡、睡觉觉,而且还装小孩儿勾搭大胸美女,趁机揩油,要是被小兰揭穿的话……

    岂不是会死的很惨?!

    小兰的武力值虽然比不过咱家数美,但是把柯南打成饺子馅儿完全木有压力??!

    不行!身为柯南的好盆友,咱怎么能对这件事情袖手旁观呢?!

    咱一定得拿摄像机把一切都拍下来才行!

    舒允文暗暗下了决心,柯南却依旧不知道自己死期将至,和越水七槻东瞅瞅、西看看,终于发现了机关所在,笑眯眯地提醒越水七槻道:

    “越水姐姐,你看大殿中央的这个展示台,大小感觉好像就是为那颗蛋准备的哎……”

    越水七槻“啊咧”一声,快步走了过去,低头一看展示台的形状:“……真的是??!嗯?这里的中间怎么还有一个小孔?等等……这个小孔该不会是……”

    越水七槻灵光一闪,想到了之前外面大门上的光度计设计,立刻拿出手电筒,放进了展示台下的那个小孔里面,然后扭头对香阪夏美道:

    “夏美小姐,请你把那颗蛋借给我一下,可以吗?还有毛利先生,请你把这里的蜡烛都吹熄……”

    “呃……好的?!毕阙嫦拿懒⒖贪训暗莞嗽剿邩?,毛利大叔也“嗯”了一声,灭掉了宫殿里的蜡烛。

    与此同时,越水七槻拿起那颗蛋,把蛋稳稳当当地放倒了那个展示台上,蛋的底部凑巧被手电筒的光束照射着,整颗蛋在灯光的照射下,仿佛变得透明了起来。

    众人满满地围到了展示台前,忽然间,只见蛋内仿佛有一连串的镜子反射起了光芒,里面那个尼古拉二世与家人的黄金雕像慢慢上升,他们手中的书册也缓缓展开,然后在镜子的反射下,蛋顶端的那颗多面玻璃忽然射出了一道道光线,冲向空中,映照在了墙上——

    那……是一张张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