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四三章 你们猜猜这三颗蛋,哪颗是真的?~



    所谓传承洗练,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炼化巫器的手法。

    经过传承洗练的巫器,会被炼化者加入特殊的血脉或者灵魂限制,但是其品级会掉落一级,唯有在特定的血脉或者灵魂使用巫器时,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

    就拿舒允文眼前的“残暴者的冷笑”来说,这件巫器的原先品级为中级,被传承洗练后,品级掉落成了初级;但是假如使用者附和这张面具所限制的血脉或者灵魂条件的话,却又能发挥出中级的威力——

    说白了,这个传承洗练,其实就是给巫器加了一层特殊的“封印”,这种封印还只对别人有效,对“自己人”却无效。

    话说起来,上辈子在舒允文的家族里面,其实也有类似的血脉传承巫器,他当时还想着这种办法真不错,他家的宝贝别人抢去了也用不了,可是现在这种事儿落到他的身上,他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至于解开传承洗练?

    别逗了!传承洗练的手法,每一种血脉传承都不同,鬼才知道要怎么解开。

    再则说,拉斯普钦这人在历史上的名气可不怎么好,那个残暴、荒yin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这种“邪恶”巫师的手法,真不见得有多好。

    万一这家伙留下的解除传承洗练的条件,是一万个人的心头血或者一万个女人的那什么血,他要怎么搞?

    现代社会玩这一套,和自寻死路其实没什么区别啊……

    棺材前,舒允文看着手里面的面具,越想越心塞,最后摇了摇头——

    唉……算了!初级巫器就初级巫器吧!咱根本都没几件装备,还挑什么挑?有总比没有好吧?

    另外,这张面具貌似应该还能和肖布鲁的假面进行组合,就算成不了高级巫器,弄个中级巫器里的极品也算不错了……

    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扭头看向了旁边,却发现众人都在围着那颗红色的蛋看个不停。

    舒允文见状微微一愣,随口问道:“……毛利先生,你们在研究什么呢?”

    毛利大叔“呃”了一声,抬起头来道:“……没什么,就是柯南和越水侦探刚才看这颗蛋的时候说,这颗红色的蛋和允文同学你的‘回忆之卵’可能是组合式的……”

    “组合式的?”舒允文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意思?”

    香阪夏美拿着红色的蛋,递到了舒允文跟前解释道:“……允文大人您请看。这颗红色的蛋内部有着一排卡槽,好像是用来固定那颗绿色的蛋的。嗯……这就像是俄罗斯套娃一样,一个里面套着另外一个……”

    “套娃??!这个我懂?!笔嬖饰牡懔说阃?,乾将一则失望地说道:

    “……可惜了,另外那颗蛋现在在铃木会长那里,要是在这里的话,我们或许可以验证一下我们的猜测……”

    听着乾将一的话,舒允文微微一愣——

    验证猜测?

    话说,“回忆之卵”现在貌似就在他的身上,验证一下也没什么!~

    另外,他正好也想和香阪夏美谈一下拿“回忆之卵”换面具的事儿,现在也是时候把“回忆之卵”拿出来了。

    舒允文想着这些,低头翻起了包包,旁边伪装成白鸟警官的快斗忽然轻咳一声,然后微笑着说道:

    “……要说‘回忆之卵’的话,我来这里之前觉得说不定用得着,所以就和铃木会长借来了……”

    “什么?你把‘回忆之卵’带来了?”周围的人闻言,都是一脸惊愕,舒允文更是无语地看向快斗,嘴角抽搐——

    话说,快斗这家伙怎么这时候跑出来现眼?

    咱正准备往外拿“回忆之卵”呢,你拿了颗假蛋出来,这不是专门把脸凑到咱跟前让咱打嘛?~

    舒允文无语地看向快斗,快斗却朝着舒允文得意一笑,故意转了转手里的蛋,一副显摆的样子,就好像在说“没想到吧,这颗蛋在我手里”一样。

    快斗正得意着,忽然间只听旁边的鲁邦三世也是一声轻咳,然后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颗假蛋,故作惊讶道:

    “什么?白鸟警官也向铃木会长借了‘回忆之卵’吗?我来之前,也去了一趟铃木家,带来了一颗蛋……”

    鲁邦三世说着话,故意给舒允文、快斗丢了个得意的眼神儿,周围的人全都懵逼了:

    “两、两颗‘回忆之卵’?你们这都是想铃木会长借的吗?”

    快斗看着鲁邦三世手里的“回忆之卵”也懵逼了,然后立刻低头认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回忆之卵”,顿时咬牙切齿地看向鲁邦三世,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这是个什么鬼情况?

    鲁邦这家伙什么时候偷开了他的裤……

    啊呸!他的拉链,掉包了他的“回忆之卵”?

    快斗怒视鲁邦三世,舒允文无语地看着这一幕,然后轻咳一声,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正品“回忆之卵”,一脸无奈地看向众人,开口道:

    “……那什么……这可真是好巧??!我在来这里之前,也去了一趟铃木家,顺便把‘回忆之卵’要回来了……”

    “……嗯……白鸟警官,高木警官,你们猜猜咱们这三颗蛋,哪颗是真的?”

    舒允文话落,众人又一起扭头看向了舒允文,脸上表情那叫个怪异:“……什么?!三、三颗了?”

    妈蛋!这里到底有多少人去铃木家拿过“回忆之卵”?不会还有吧?

    至于快斗、鲁邦二人,他们在看到舒允文手里的“回忆之卵”,以及舒允文那副关爱智障的表情后,惊愕得下巴差点没有砸到地上。

    紧接着,鲁邦三世立刻检查了一下手里面的假蛋,然后一脸委屈地看向快斗——

    假蛋!假蛋!他手里面的也是假蛋!

    基德你个没出息的东西,真蛋被那个坑货掉包了都不知道,也好意思叫“怪盗”?

    你褪裙吧!

    快斗、鲁邦三世都是一脸委屈地对视着,毛利大叔最先反应过来,皱眉道:“……真是的……虽然不知道铃木会长为什么会拿出三颗蛋来,但是真蛋很有可能就在这三颗蛋里面……嗯,我们不如现在就检查一下吧……”

    听着毛利大叔的话,快斗、鲁邦立刻一起摇头道:“不、不用鉴定了,我们手里的是假的,允文同学手里的是真的……”

    快斗、鲁邦话落,舒允文看着他们两个,眨了眨眼道:“嗯?你们确定不用鉴定吗?说不定我的这颗是假的哦!~”

    快斗、鲁邦一起看向舒允文,神情悲愤——

    妈蛋!说不定?说不定个毛线??!

    你手里面的蛋是真是假,你自己没点儿B数吗?

    你这坑货就是想看我们出丑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