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快斗、鲁邦三人面面相觑,然后带着疑惑,慢慢地从走廊天花板下爬了过去。

    三人脚落地后向右一转,面前出现了一个房间。房间并没有装门,里面的地面呈长方形形状,在房间的另外一头,则是这个房间的另外一个出口。

    柯南他们在房间外看了一下里面的结构,犹豫了一下,还是一起走进了房间,紧接着便听到身后传来“哗啦”一声巨响,一道坚固的铁门直接从墙体中冲出,把他们身后的入口封住。

    三人见状一愣,然后快斗立刻冲到了身后的铁门前,简单地看了看,眉头皱起:

    “……这是一道生铁铸造的‘铁板’,厚度感觉至少也有十厘米,门内也没有开门的机关……看来我们现在连回头也回不了,只能继续往前走了……”

    柯南则站在门前,用力踩了踩脚下的地板,眯着眼道:“……原来如此??囱?,在我们刚才站着的房间入口处,应该有类似承重机关一类的玩意儿,我们站在外面时,机关会承受重量,但不会开启,但是我们一旦离开入口、进入房间里面,因为入口处的‘重物’消失,机关就会自行开启,封锁掉我们的退路……”

    鲁邦三世也认真地观察着眼前的房间,指了指房顶道:

    “你们两个看,在房间的顶部,似乎有什么奇怪的喷口……”

    “那是火焰喷射器吧?”快斗伸手捏着下巴思索着,“……我之前在书上见过类似的东西??囱?,这一次的机关,应该就是火焰了……”

    “你们看地面上的砖块,砖块上的图案分为四种,和头顶那些喷射器的砖块形状似乎有着某种对应关系……”柯南嘴角含笑,“……这应该又是喜一先生给我们留下来的提示了……”

    “没错!没错!这里应该是踩下某种图案的话,对应图案的火焰喷射器就不会开启……”

    “……”

    两位大盗、一位侦探简单地商量了一下,很快设计好了行进路线,把旁边围观的成实看的惊讶不已——

    这三个家伙,几乎完全靠自己的推理,设计出了一条在理论上最为正确的道路,真是厉害??!

    当然,他们设计出的路线,也仅仅只是在理论上而已,如果他们真的按这条路线走下去,走到中间的时候,房间内的所有火焰喷射器就会一起开启,而且还是持续性、烧很久的那种……

    至于他们搞错的原因?

    呃……这原因或许根本不在他们身上,而在这些机关的设计者喜一身上,因为那家伙给出的“线索”,就是一个坑??!

    按照喜一给出的线索走下去,那是有多少人、死多少人!

    成实想着这些,鲁邦三世自告奋勇,准备第一个去探路。

    看到这一幕,成实立刻想到了舒允文给他安排的任务,还没等鲁邦三世落下脚,直接控制着天花板上的喷射器开始喷火。

    鲁邦吓了一跳,连忙把脚收了回去,抬头看着天花板,一脸懵逼——

    嗯,这又是个什么鬼情况?

    他还没落脚的,怎么所有喷射器全都开了?

    难道这里的机关也坏掉了?

    话说,这个地宫里所有的机关,该不会都坏掉了吧?

    就在这一瞬间,鲁邦三人心中忽然都有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他们总觉得,接下来的路程,会充满“惊喜”……

    ……

    约莫十分钟后。

    一道只能容人弯腰行走的洞口内,舒允文、小兰、毛利大叔、香阪夏美等人依次走了出来,然后毛利大叔挺直腰开口道:

    “……真是的,刚才的那条通道怎么那么低?这弯着腰摸黑走了二十多米,我的腰都开始疼了……”

    “那还不是因为爸爸你平时缺少锻炼的关系?”小兰习惯性地吐槽了自家老爸一句,然后脸上的表情又被担忧取代,“……允文同学,你之前说过的,这就是最后一个有危险的机关了吧?话说起来,刚才我们一个机关都没有触发过,地宫里面却一直响,这会不会是柯南他们……”

    小兰话落,脸上担忧的神色更重了——

    这一路上,舒允文带着众人通过每一个机关的时候,都会给他们介绍是什么机关,而这些机关也确实让小兰他们大开眼界!

    不过,这些又是陷坑、又是喷火、又是毒气的机关,简直一个比一个危险,小兰怎么想都觉得柯南根本活不下来……

    舒允文瞄了一眼小兰,笑着说道:“小兰你放心吧,柯南他们肯定会没事儿的……”

    柯南、快斗、鲁邦他们三个的行踪,成实可是一直跟他汇报着呢!

    在成实的帮助下,这三个家伙一路上过得十分“精彩”、也很狼狈,但安全上面还是有保障的。

    “是、是吗?”小兰还在担心,越水七槻则好奇地问道:“允文同学,刚才那条通道里的机关,到底是个什么机关?”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你没发现吗?这条通道是下坡路,最上方的位置有一排巨大的空心铁球,我们踩中机关的话,就会有一颗铁球从我们身后滚下来,而这条通道很低,只能弯腰行走,根本跑不快,一旦被铁球砸到的话……”

    “呃……原来如此……”越水七槻点了点头,皱眉道,“……这又是一个要人命的机关??!喜一先生他到底为什么要建造这么多危险的机关?”

    “……还有,这一路上,他在那些机关里给出的所有提示,似乎都是在骗人……”

    越水七槻正思索着,毛利大叔忽然道:“好了,先别说机关的事儿了!我们还是先找到柯南他们再说别的吧……”

    毛利大叔话音刚落,众人忽然又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不由得愣了一下,一起看向了声音的来源,顿时呆住了:

    “……这里……怎么有还有一个洞口?难道说……”

    众人正惊愕中,洞内忽然传来嚎叫声,然后只见一个小屁孩儿先从洞口跑了出来。

    那个小屁孩儿一出洞口,似乎就被什么东西绊倒,“哎呀”了一声后,“piaji”一声趴在了地上。

    小屁孩刚一摔倒,洞口里又有两个大人钻了出来,先后被绊倒,叠罗汉似的倒在地上,紧接着他们后方的洞口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上去,“咚”的一声巨响,带起了一片灰尘。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是一脸懵逼,几秒钟后,那堆“罗汉”最上面的人似乎动了起来,伸手在身下摸索着:

    “……唔……这个铁球机关怎么还是动起来了,真是吓死我了……嗯,白鸟警官,又是你在当我的肉垫吗?这种熟悉的感觉……”

    “……果然还是这么软软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