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一的办公室内,舒允文正在等着香阪夏美等人,忽然都听到了一些声响,就连地面也有了些许颤动。

    越水七槻、乾将一他们的注意力本来都在地宫入口上,感觉到地面震动后都有些惊讶: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地震了?”

    “等等!该不会是地宫里面出了什么状况吧?”

    “……”

    众人说着话,舒允文也是一头雾水地问成实道:“成实,你还在地宫里面吧?刚才地面震动是怎么回事儿?”

    话说,该不会真的是地宫内出问题了吧?

    那张面具他还没有拿到呢!要是现在出状况,他可就头疼了。

    成实刚才一直守在柯南、快斗、鲁邦三人身旁,把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现在听到舒允文的话后,立刻语气古怪地回答道:“……允文大人,刚才瞭望塔这边的废墟塌了,一堆瓦砾滑进了那边的入口坡道里去了……”

    “哈?你说什么?瞭望塔废墟的瓦砾忽然塌掉、砸进滑坡道里去了?”

    舒允文听着成实汇报的内容,有些懵逼:“……刚才咱们离开的时候,你不是说那堆瓦砾还算稳定、不会塌掉的吗?”

    “唔……我确实这么说过没错,但是……”成实语气一顿,“……就在刚才,快斗、鲁邦这俩家伙一直用力戳堵着洞口的瓦砾,结果破坏了平衡,现在全塌了……”

    “呃……”舒允文闻言,简直是一脑门儿的黑线——

    话说,快斗、鲁邦这俩家伙四不四撒?

    咱之前吩咐他们留在原地等待救援,这俩货就是不听,白费力跑到那边的入口不说,现在还用手把堵着洞口的瓦砾废墟给戳塌了……

    他们这是在变着花样作死吗?

    舒允文一脸无语,心里面骂了句“妈的智障”后,又继续问道:“那……柯南、快斗、鲁邦他们三个有事没事?”

    “他们三个倒是没事?!背墒盗⒖袒卮?,“……在瓦砾快塌的时候,他们发现了异常,又从滑坡道那里滑下去了……允文大人,要不要我再警告他们一遍?”

    舒允文想了想,摇头道:“不用了!他们这已经算是吃了一次亏了,要是再不长记性、继续作,那就不管咱们的事儿了!”

    “……你别管他们了,快点回来吧!”

    “好的,允文大人?!?br />
    成实应了一声,飞回到了舒允文身旁,也就在这时候,香阪夏美、小兰、毛利大叔、泽部藏之助四人走进了喜一的办公室里面,紧接着便听到小兰急切地问道:

    “……允文同学,听说你找到了地宫的入口,是真的吗?”

    “是真的?!笔嬖饰牡阃?。

    “那真是太感谢了?!毙±剂成下冻鲂θ?,然后立刻向着地宫入口走去,“……我们现在快点去救柯南他们吧!他们已经掉下去有一会儿,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小兰眼看着就要冲下通往地宫的楼梯,舒允文连忙一手拦住道:“等一下,小兰,还是我走在最前面好一点儿。嗯……你走在前面,不小心碰到什么机关,那就麻烦了……”

    “机关?地宫里也有机关?”小兰微微一愣,扭头看了下包扎住脸蛋的毛利大叔,“……那些机关也和之前的机关一样,有危险吗?”

    “呃……”舒允文脑中咨询了一下成实,然后挠头道:“……你就当是吧……”

    话说,要是按照成实的情况,地宫里的机关哪里是有危险,明明是超级危险的,好伐?!

    ……

    地宫内,坡道下的地面上。

    此时此刻,快斗狼狈地趴在地上,鲁邦整个人覆盖在他的背上,而在快斗的身下,似乎还能听到一阵“呜呜呜”的呻吟声。

    鲁邦三世满脸尘土地喷出一口灰,然后又伸手“抚摸”着身下的快斗:“唔……好熟悉的感觉……白鸟警官,又是你吗?多亏了你当我的肉垫,我又没受伤哎……嗯,软软哒……”

    鲁邦在快斗身上上下其手,快斗嘴角抽搐了两下后,菊花一紧,连忙把背上的鲁邦推开,惊恐道:“……高木警官!请你不要碰我!”

    妈蛋!谁特么愿意当你的肉垫??!

    鲁邦三世你这个hentai,刚才居然又摸我的屁股,而且还说什么软软哒……

    软、软、软……软你妹啊软!

    快斗心中咆哮着,柯南则躺在地上,“吭哧吭哧”地喘着气,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鼻子,然后一脸地生无可恋——

    话说,他刚才又一次被两条大汉压在了身下,闷得他差点喘不上气来。

    而且,他的鼻子又被砸了一下,真的好痛好痛……

    嗯,该不会是骨折了吧?

    还有,这两个智障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刚才为什么要作死乱戳那些堵着入口的瓦砾?

    那一堆瓦砾塌下来,说不定会砸死人的好不好?

    这两个智障被砸死算是死得其所,但是他很无辜??!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而且今年才七岁、刚上一年级,人生才刚刚开始,却差点因为这俩货打出了GG……

    柯南忧郁地躺在地上正乱想着,忽然间听到坡道那里又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柯南听着声音一愣,飞快地爬了起来,紧接着便看到坡道内的砖块、碎石砸到了他刚才躺着的地方,很快堆成了一座小山。

    坡道里依旧往地上掉着东西,快斗、鲁邦则凑在一起,互相指责起了对方乱戳瓦砾废墟、导致塌方神马的。

    柯南在旁边听了几句,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开口道:“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啦!我们现在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办?”快斗、鲁邦二人闻言,不由得对视一眼,然后看向那处越来越大的“石头山”,扫视周遭,“……不管怎么说,这里肯定是不能再待下去了!这里的空间不大,上方的瓦砾继续往下掉的话,这堆东西说不定会塌掉,我们都有可能会被埋在这里了……”

    “没错,我们确实应该换个地方了?!甭嘲钊赖懔说阃?,然后又皱眉道,“……可是,那个家伙说,这地道里有很多危险的机关……而且,从瞭望塔塌掉这件事情来看,他这次应该没有骗我们……”

    “危险的机关又怎么样?”柯南指了指旁边摇摇欲坠的瓦砾堆,开口道,“……重点是,我们继续待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会受伤的……”

    “……还有,以我们的能力,搞定这些机关,不是轻而易举吗?”

    “唔……”快斗、鲁邦对视一眼,一起笑了笑,“……说的也是哎!”

    他们两个可是世界级的大盗,之前遇到的机关不计其数,现在只是一个城堡内的小小机关而已……

    怕个毛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