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舒允文脑中刚冒出这个念头,紧接着又掐掉了——

    不对!如果是血脉觉醒,浦思青兰眼中涌动的阴气、鬼气,不用只凝聚在越水七槻的身上,而会四处散逸才对!

    而且,此刻这些阴气、鬼气,给人的感觉似乎并不是普通的阴气、鬼气,反倒像是……一个灵魂!

    难道说,这是某种血脉天赋能力吗?

    舒允文倒是听说过,有一些巫师的血脉哪怕不觉醒,也能拥有一些奇异的能力。

    话说起来,浦思青兰家族灵魂萨满的血脉传承秘密,似乎就封印在她的右眼里面,所以她的右眼会有一些奇怪的血脉天赋能力,也不奇怪……

    地宫入口旁,舒允文认真思索着,然后忍不住开口道:

    “……青兰小姐,冒昧地请问一下,你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浦思青兰听到舒允文的话后,不由得“啊咧”一声,连忙扭头看向舒允文,平静的眼神荡起些许波澜,然后微微一笑道:“……允文大人,不好意思,您刚才说什么?”

    浦思青兰说着话,右眼就仿佛带着奇异的魔力一般,开始吸噬着从右眼涌出去阴气、鬼气。这些阴气、鬼气飞速地向着浦思青兰的右眼汇聚而去,最后形成了一道痛苦哀嚎中的灵魂,而那个灵魂的面孔虽然扭曲,但还是被舒允文认了出来——

    “……寒川龙?!浦思青兰的右眼,居然吸纳了寒川龙的灵魂?!难道刚才总觉得她的眼睛里面有什么东西……而且,她的右眼一直在吸收着身周的阴气、鬼气……”

    等等!该不会杀掉寒川龙的人就是……

    舒允文两眼盯着浦思青兰,心中念头转动,脸上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刚才看着越水侦探的眼神儿似乎有些不对……”

    “是吗?”浦思青兰轻笑一声,随意地回答道,“……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我刚才只是在认真听大家说话,眼睛凑巧看着越水侦探而已……”

    “……允文大人,您找到地宫的入口了吗?”

    “嗯……已经找到了,就在我脚下?!笔嬖饰乃婵诨卮鹱?,周围的人闻言,都是惊呼一声,立刻跑到了舒允文身旁,趴在地板上找了起来。

    至于舒允文,则又瞄了浦思青兰一眼,然后脑中下令道:“成实,浦思青兰有问题,你刚才看过她的身上和包包没有?”

    “没有,需要看一下吗?”成实问道——

    自从发誓要把自己掉了的节操重新捡起来开始,如非必要,成实绝对不会随意偷窥女性的东西了。

    “马上看一下!”

    舒允文一声令下,成实应了一声,立刻飞到了浦思青兰身旁,检查起来。没过多久,成实的声音传入舒允文脑中:

    “允文大人,浦思青兰确实有问题,我在她的包包里发现一把手枪,还有消音器、红外瞄准……”

    “寒川龙似乎就是被枪杀的吧?还有快斗,他在大阪的时候,也差点被人枪击……”舒允文脑中和成实交谈着,成实也立刻回答道:

    “……西野秘书之前说,杀害寒川龙的是一位专门偷取罗曼诺夫王朝宝物的狙击手,名叫史考兵!史考兵杀的每一个人,都是右眼中枪……”

    “浦思青兰她现在有异常的地方,就是她的右眼啊……”舒允文眯着眼睛,“……她的右眼,可能真的有什么古怪的血脉能力……”

    舒允文正思索着,旁边的越水七槻等人也终于发现了隐藏在地板上的地宫入口,惊喜地说道:

    “找到了!地宫的入口就在这里……不过,怎么需要输入密码?”

    众人盯着地板上的密码输入器,都是眉头紧皱,然后越水七槻又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同学,你知不知道密码是什么?”

    “呃……密码?”舒允文闻言回过神儿来,低头一看那个密码输入器,顿时反应了过来,“……这里还得输入密码?我也不知道密码是什么啊……算了,我来弄开它!”

    舒允文把浦思青兰的事情暂时抛之脑后,然后脑中下令道:“成实,麻烦你把这里的机关打开!”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涤α艘簧?,身体立刻没入了地底之下,找到了机关控制器的位置,直接开启了机关。

    伴随着一阵轰鸣声,众人跟前的地板慢慢移动,然后出现了一道通往地下的楼梯口,乾将一等人看着这一幕,都是一脸懵逼,嘴角抽搐不?!?br />
    妈蛋!这地宫的入口机关是怎么打开的?舒允文这家伙不是说了根本不知道密码的吗?

    难道说……只要一直盯着密码控制器就能打开机关?

    世界上还有这种奇葩操作吗?

    众人都是一脸无语,舒允文则轻松地笑了笑:“好了,这里的入口打开了,我们下去看看吧!~”

    越水七槻等人都应了一声,正准备往下走,香阪夏美忽然开口道:“……对了,毛利先生他还在处理伤口,小兰她也和毛利先生在一起,我们不用等一下他们吗?小兰她好像很担心柯南……”

    “呃……确实应该跟他们说一声……”舒允文点了点头,香阪夏美立刻微笑着说道:

    “……那……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这就去跟他们说一下情况?!?br />
    香阪夏美话落,起身快步离开,舒允文也想起了柯南、快斗、鲁邦三人,脑中问道:“成实,柯南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呃……我也不知道,我这就去看看?!背墒涤α艘簧?,然后飞去找柯南等人。

    没过多久,成实的声音又传入了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柯南他们刚刚好像顺着瞭望塔那边的坡道,爬到了那里的入口……”

    “哈?”舒允文闻言,有些无语,“他们爬到那边的入口干什么?”

    话说,咱不是跟他们说了,瞭望塔那边的入口被砖石掩埋了吗?他们为什么还要白费力爬上去?

    唔……难道是闲的蛋疼?

    ……

    与此同时,瞭望塔那边的坡道入口处。

    柯南三人挤在入口下,拿着手电筒照着上方被砖石掩埋的出入口,快斗、鲁邦更是伸手不断地戳着上方的瓦砾,皱眉道:

    “……呃……入口居然真的被砖石掩埋了?”

    “……看样子,这里是真的出不去了!”

    “是??!没想到瞭望塔真的塌了,那个坑货居然没骗我们?”

    嗯,这根本不像他??!

    那家伙只要有机会就会把我们往死里坑的好伐?

    快斗、鲁邦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忽然间听到耳边传来了一阵“呼隆咔擦”的声音,不由得微微一愣:

    “嗯?这是什么声音?等等!这个声音……”

    柯南、快斗、鲁邦三人一起抬头,看向头顶,只见头顶的那一堆瓦砾,正在不断地晃动着。

    “唔……我们头顶的瓦砾在动哎!”

    柯南三人看着这一幕,沉默了不到一秒钟,然后对视一眼:

    “……这里要塌了!赶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