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嘎吱”一声轻响,城堡的大门打开,然后在泽部藏之助的带领下,舒允文等人一起走进了门内,抬头看了看宽阔的大厅:

    “……哇!这里的大厅好大??!”

    香阪夏美站在众人前面,一边介绍着一边带着众人往大厅里面走:“……这座城堡是完全德国贵族式的构造,大厅这里平时用来招待客人,偶尔也会开宴会,所以空间很大……”

    香阪夏美正介绍着,小兰忍不住打断道:“夏美小姐,您先别说这些了。请问您真的不知道一点儿关于地宫的事情吗?像是哪个房间里有什么机关之类的……”

    香阪夏美闻言,立刻无奈地笑了笑:“关于地宫的事情,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我的祖母根本没有跟我提起过……至于机关的话,我们这座城堡里面,几乎每个房间都有机关吧……”

    “每个房间都有机关?”毛利大叔他们一脸惊愕。

    “是??!我的曾祖父喜一是一位非常喜欢机关的人,所以布置了很多机关……”

    香阪夏美说着话,走到了一个柱子前面,按下了一个凸起的按钮,紧接着便看到柱子忽然出现一个口子,弹出一只装在弹簧上的玩具鸟,几乎冲到了夏美的眼前,夏美则一脸淡定地扭头看向众人,微笑道:“……你们看,就像是这样的机关,房间里面有很多……”

    “呃……”舒允文等人看着那只依旧在弹簧上颤啊颤的玩具鸟,都有些无语,泽部藏之助又紧接着说道:

    “……另外,城堡内除了这一类整蛊类的机关外,还有一些可能会伤到人的机关,那些机关都是用来防小偷的。像是我们的头顶其实悬挂着许多刀剑,如果乱动某区域内的贵重物品的话,相应位置的刀剑就会从空中落下来。不过这些刀剑躲起来很容易,只要蹲在地上,就不会被砸到了……”

    泽部藏之助又介绍了一种新机关,毛利大叔忍不住打断道:“好了,香阪小姐、泽部先生,这些机关的事,我们随后再说!接下来,我们还是先合力找一下有没有通往地宫的机关吧……”

    毛利大叔说着话,一只手按在墙上的一个珠宝装饰上,香阪夏美、泽部藏之助都是瞳孔一缩,大声喊道:“毛利先生小心!快蹲下!”

    “嗯?什么?”毛利大叔愣了一下,紧接着听到空中传来“哗啦”一阵轻响,然后一大片金属刀剑从空中掉了下来。

    毛利大叔抬头一看,吓得连忙往下蹲,结果却还是有一把长剑的滑过了毛利大叔的脸颊,带出了一道伤口。

    舒允文看着这一幕,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话说,毛利大叔你是专业触发机关的吧?随随便便一按又能碰到个机关?

    舒允文无语地吐槽着,小兰担心地喊了声“爸爸”,快步走到毛利大叔身旁,毛利大叔则心有余悸地咆哮道:“喂喂喂!这机关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想杀掉我吗?”

    香阪夏美连忙道歉道:“……抱歉,毛利先生。您刚才碰到的那个珠宝装饰品,凑巧就是这里的机关之一……”

    香阪夏美说完,又指了指毛利大叔的脸颊道:“……毛利先生,您的脸似乎被划破了,还是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

    “什么?我的脸划破了?可恶,这是搞什么鬼?!”

    毛利大叔骂骂咧咧,然后在泽部藏之助、小兰的陪同下暂时离开,跑去处理伤口了。

    毛利大叔他们一走开,西鲁欧夫立刻道:“……刚才毛利先生说的没错,接下来我们还是先找到通往地宫的机关才对?!?br />
    西鲁欧夫话落,乾将一笑着提议道:“……不过这个城堡这么大,我们一起找的话,肯定会浪费很多时间。要我说,我们不如分散开来,每个人找一个房间,这样更快一些……”

    乾将一说完,浦思青兰也点头附和道:“没错,这样找起来更快……”

    众人正商量着,越水七槻忽然捏着下巴道:“……我倒是觉得,我们或许没必要分散开……”越水七槻说着话,扭头看向舒允文,一副征询的表情:“是不是???允文同学?”

    众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到了舒允文的身上,舒允文“呃”了一声,然后点头道:

    “……没错,没必要找了,地宫的入口在哪里,我知道,你们都跟我来吧……”

    “什么?允文大人您知道?”香阪夏美一脸惊讶,“……您是怎么知道的?”

    舒允文正准备解释,浦思青兰已经惊讶道:“……是巫术的效果吗?允文大人您一定是用巫术找到的吧?”

    “呃……差不多吧!~”舒允文愣了一下,懒得解释太多,直接向着懵逼中的众人挥手道,“……总而言之,你们跟我来就对了?!?br />
    舒允文走在最前面带路,按照成实的指引,直接把众人带到了一个房间内。

    房间看上去像是某个人的专属休息室,里面摆着一些照片、图书,还有魔术道具什么的。

    众人打量着房内,香阪夏美站在一些相片前介绍道:“……这间房间,是我曾祖父喜一的办公室,他还在世的时候,经常在这个房间里练习魔术……如果城堡内真的有通往地宫的地下通道的话,确实有可能在这个房间里面……”

    香阪夏美话落,舒允文已经在成实的带领下走到了某处地板前,也就在这时候,在房间内乱晃荡的乾将一站在某张照片前,惊讶道:

    “……这张照片里的人……是拉斯普钦吧?夏美小姐,您的曾祖父居然还认识拉斯普钦?”

    香阪夏美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是的。我之前说过,我的曾祖父曾经在法贝鲁杰的工厂里当过工人,或许是那时候认识的吧……”

    香阪夏美说着话,越水七槻也走到了乾将一身旁:“……你们说的是妖僧拉斯普钦吧?我记得,这个人似乎是个残暴、荒Yin的大坏蛋,罗曼诺夫王朝之所以会毁灭,多半原因在他……对了,允文同学,野史传闻拉斯普钦是一位巫师,这是真的吗?”

    “唔……这事是真的?!笔嬖饰亩⒆诺匕?,找到了某个隐藏的凹槽后随口回答,然后脑中问道:

    “……成实,你说的地宫入口机关,就在这里吧?”

    “没错,就在那里?!背墒涤α艘簧?,然后凝重地说道,“……允文大人,麻烦你扭头看一下青兰小姐,她那是怎么了?”

    “什么?浦思青兰吗?”舒允文愣了一下,扭头看向浦思青兰,在【阴阳眼】的效果下,只见浦思青兰一双眼睛平静地盯着越水七槻,但右眼中却有一股阴气、鬼气涌出,死死地缠绕、锁定在了越水七槻身上!

    舒允文看着这一幕,顿时一脸懵逼——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鬼情况?

    等等!浦思青兰似乎有着灵魂萨满的血脉传承,难道说……

    青兰妹砸她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