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宫内,成实与快斗、鲁邦说着话,柯南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简直是一脑袋雾水——

    话说,高木警官、白鸟警官他们俩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忽然对着空气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难道是刚才滑下来的时候摔坏了脑袋,智障了?

    不对!这俩家伙直接砸我身上的,根本没有摔到脑袋才对……

    还有,他们两个说的话也有问题,那句“瞭望塔塌了还好理解”,但是之后的什么“那个坑货”、“杀了我们”之类的话,实在是想不明白??!

    另外,他们俩现在的行为,实在是不像一个警察!

    柯南思索着,目光又落到了“高木”和“白鸟”的脸上,忽然灵光一闪——

    等等!难道说,他们两个真的不是警察,而是……

    柯南想到了这个可能,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笑眯眯地问道:“高木警官、白鸟警官,你们两个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些什么啊……”

    快斗、鲁邦听到柯南的话,都是“啊咧”一声,惊讶地扭头看向柯南——这小鬼看不到成实?假的吧?

    成实也扭头看了柯南一眼,幽幽地解释道:

    “……别看柯南了,允文大人说,他是绝灵体,看不到任何暗能量形态的鬼怪,所以他看不到我的……”

    绝灵体?看不到鬼怪?

    那他岂不是被舒允文坑了都不知道是谁做的?好可怜啊……

    快斗、鲁邦看向柯南的眼神儿变得同情起来,成实则开口道:“……好了,不跟你们说了。总而言之,你们带着柯南别乱跑,在这里等着就行,允文大人一会儿就会来救你们的……”

    成实说完,“刷”地一下飞走,消失不见,快斗、鲁邦彼此对视一眼后,快斗立刻往后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鲁邦——

    话说,在成实现身之后,快斗就立刻发觉,他身旁的这位“高木警官”的反应很不正常,甚至连说话声音都变了些许。

    这些微变化,别人或许感觉不到,但精通变声的快斗却能察觉出来,眼前这个家伙,绝对在使用变声术!

    如果眼前这人真的是高木涉,又怎么会使变声术?所以说,这家伙绝对是别人伪装的!

    精通易容术、变声术,这时候还出现在香阪家的城堡,快斗能想到的人,也只有鲁邦三世了!

    而且,鲁邦这家伙十有**是早就知道他伪装成了白鸟,所以才伪装成高木警官故意接近他,至于目的……很可能是他从铃木家偷来的“回忆之卵”!

    快斗很快推理出了跟前“高木”的真实身份,然后嘴角又忽然抽抽了起来——

    好吧,假如说鲁邦三世早就知道咱就是怪盗基德,那这家伙之前为什么要故意让咱看他拉裤链?

    难道说,这家伙他真的对咱意图不轨?

    快斗狠狠地哆嗦了一下,然后菊花一紧,又往后退了几步——

    妈蛋!江湖传言不是说,鲁邦这家伙有无数美女青睐、而且还超喜欢不二子吗?

    莫非这一切都是假象?

    快斗脑中各种瞎想,鲁邦三世显然也猜到快斗看破了他的伪装,不过瞄了一眼柯南后,还是决定继续使用高木这个身份,笑嘻嘻地问道:“白鸟警官,你觉得我们是留在这里等他们来接我们好,还是自己想办法出去好?”

    “那还用说?当然是想办法自己出去!”快斗毫不犹豫地回答——

    等舒允文带人来接?他肯定会被坑死!

    那个坑货的话,他现在连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鲁邦三世微微一笑:“我们倒是想到一处去了……嗯,要不我们先沿着我们掉下来的坡道爬上去看看?”

    快斗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没错,确实应该爬回来看看……瞭望塔塌掉什么的,也有可能是在骗我们……”

    两个人正商量着,柯南看看快斗和鲁邦,一头雾水地继续问道:

    “……高木警官,白鸟警官,你们两位到底在说什么?还有,你们刚才为什么和空气说话?”

    快斗、鲁邦对视一眼,然后一起看向柯南,同情地轻叹一声道:

    “柯南,其实你这样也挺不错的。有时候,不知道也是一件好事儿,至少你不用为了那些倒霉事儿心塞、郁闷,对不对?”

    柯南听着快斗、鲁邦的话,顿时一脑门儿黑线——

    话说,这两个家伙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叫“不知道也是一件好事儿”?

    还有,你们俩那关爱智障的眼神儿是几个意思啊魂淡~!~

    快斗、鲁邦“安慰”完了柯南,然后继续对柯南道:“……对了,柯南,我们两个打算现在就爬出去。你不是想留在这里等待救援嘛,那你就留在这里吧……”

    柯南闻言,连忙卖萌一笑:“那个……我刚才想了想,觉得还是和两位警察蜀黍一起行动好……这样更安全,不是吗?”

    快斗他们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既然你想跟着,那就跟着吧……”

    “嗯嗯!”柯南连连点头,继续盯着快斗二人,卖萌地眯眯眼笑着——

    怪盗基德、鲁邦三世,就是你们对吧?

    既然你们出现了,就别想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逃掉!

    三个人各怀心思,先想办法爬上了上方的坡道口,然后鲁邦三世伸手一指坡道,笑着说道:“……白鸟警官,你在前面怎么样?”

    快斗看看笑容满面的鲁邦,嘴角抽搐了两下:“呃……不用了,我觉得还是高木警官你在前面更好一些……”

    妈蛋!就冲你刚才对着我拉裤链、摸我屁股的事儿,你觉得我敢走在你前面吗?

    万一你对我的屁股下手怎么办?!

    ……

    与此同时,城堡的院子里面。

    舒允文等人从通往瞭望塔的拱形门走了出来,正巧看到乾将一下了车,香阪夏美连忙问候一声道:“乾先生,您可算是来了……”

    “唔,大家好。非常抱歉,我来迟了……”乾将一背着自己的背包,奇怪地看向舒允文等人,“你们怎么都还在院子里?对了,我刚才进了院子以后,听到了很大的嘈杂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乾将一话落,毛利大叔立刻怒视道:“你还好意思问?如果不是为了等你,我们又怎么会去瞭望塔那边,出这种意外?”

    “呃……出了什么意外?”乾将一依旧一头雾水,舒允文则轻咳一声道:

    “好了,毛利先生,别浪费时间了。我们快点进城堡里面,找另一个入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