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盯着鲁邦的裤裆看个不停,旁边的成实一脸诧异,顺着舒允文的目光看了过去,嘴角一阵抽搐:

    “……允文大人,你在看什么?”

    舒允文这才回过神儿来,扭头看了成实一眼,直接在脑中回应道:“成实,你觉得鲁邦的裤子拉链开了,能不能吸引快斗的注意?”

    “鲁邦的裤链?”成实愣了一下,明白了舒允文刚才盯着鲁邦裤裆的原因,然后一脑门儿黑线——

    我勒个去!舒允文居然打算用鲁邦的裤链来吸引快斗的注意力?

    这家伙到底还有没有点儿节操?

    人鲁邦三世可是世界级的大盗??!你这么坑他真的好吗?

    成实心里面吐槽着,然后忽然心中觉得不妙——

    等等!舒允文这家伙该不会让他去拉鲁邦的裤链吧?

    妈蛋!这么掉节操的事情,我才不会做!

    成实想着这些,声音直接传入了舒允文脑中:“……你想都别想,我才不会去拉鲁邦的裤链!”

    成实话落,舒允文“呃”了一声,然后一脸无语:“……你这家伙在想什么?谁说我要让你去拉鲁邦裤链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你在拉开快斗包包拉链、发出声音的时候,我会制造幻象、让快斗看到其他拉链拉开的情景。所以说,鲁邦拉链开了什么的,都是我制造的幻象……”

    “呃……是这样啊……”成实听着舒允文的话,忽然好想去撞墙。

    舒允文又瞄了一眼成实,然后皱眉道:“……喂!成实,准备行动,你一会儿别搞错了,知道了没?”

    舒允文说着话,已经布置起了【幻术】,成实尴尬地应了一声,然后拿着舒允文从铃木家拿来的那颗假“回忆之卵”,避开柯南的目光,慢悠悠地飘到了快斗身旁候命,舒允文则盯着鲁邦,继续思索着——

    话说,快斗看到的幻象里面,要是鲁邦三世的裤链没人碰自己拉开、拉上,傻子也会察觉不对??!所以幻象里的内容,必须得是鲁邦拉裤链才行。

    还有,他还得让快斗从“一开始”就注意到鲁邦要拉裤链,要不然快斗听到拉链声,说不定会直接捂住自己的包包……

    对了,鲁邦三世那家伙也会听到拉链声,所以也得制造一些幻象迷惑他才行。嗯……就制造快斗打开包包查看东西的幻象吧……

    舒允文琢磨着这些,控制着【幻术】,重点影响着快斗和鲁邦,同时脑中对成实下令道:

    “……成实,你先从鲁邦三世的方向,推一下快斗的胳膊!”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涤α艘簧?,然后听从舒允文的吩咐,从鲁邦三世的位置推了一下快斗的胳膊。

    鲁邦三世身旁,快斗正在郁闷中,感觉到被人推了一下后,扭头看向身旁的“高木警官”,正想问“推我干什么”,舒允文已经直接制造出了颇为惊悚的幻象——

    在快斗的“眼中”,那位一直不断骚扰他的“高木警官”忽然对着他微微一笑,然后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裤裆处,伴随着“刺啦”一声轻响,拉开了自己的裤链,露出了里面的内裤。

    幻象中,快斗看着这一幕,简直是一脸懵逼,然后菊花一紧,娇躯狂震——

    妈蛋!这个死条子想做什么?居然对着我拉开了我的裤链?这难道是什么信号?

    等等……难道说,他伪装的白鸟,和高木之间早就已经有那种关系,高木这是在对他提出今晚“哔哔哔”之类的邀请?

    我勒个大叉!为什么我随随便便伪装个条子,都能遇到这种“有故事”的条子?

    快斗正在懵逼中,成实已经把“回忆之卵”成功掉包,拉住了包包的拉链,与此同时,幻象里的剧情也在继续,“高木警官”伴随着成实的动作拉住了自己的裤链,又朝着快斗微微一笑,重新站好。

    快斗看着“高木警官”的侧身,嘴角抽搐了几下后,飞快地跑到了毛利大叔、西鲁欧夫等男性同胞身旁,看都不敢看“高木警官”一眼——

    没办法,“高木警官”太“热情”了,他的小身板实在是扛不住??!

    现在还只是拉裤链而已,万一一会儿那家伙拖着他一起上厕所怎么办?那场面……

    他想都不敢想!

    所以,还是现在离那家伙远一点儿为妙!

    快斗从鲁邦三世身旁跑开,而鲁邦三世看着离开的快斗,一脸的莫名其妙——

    话说,这小家伙怎么翻了翻背包以后,看他的眼神儿忽然就跟见鬼似的,跑的那么远?

    他有那么恐怖嘛?

    成功地摆了快斗、鲁邦一道后,成实也把真“回忆之卵”塞进了舒允文的包包里面。

    “回忆之卵”到手,舒允文心里面一下子舒服了许多,然后脑中又下令道:“……对了,成实,之前小泉同学她水晶球里展示出来的画面,那副棺材是在城堡的地底下吧?麻烦你现在先去地底下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副棺材……”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涤α艘簧?,身体直接没入了地底,一边观察着地底下的情况,一边断断续续地向舒允文汇报着:

    “……允文大人,这里的地底下,好像有着一座地宫!天呐,这个地宫好大,感觉比城堡还要大很多,而且,这个地宫里还有好多危险的机关……”

    “地底下还有危险的机关?”舒允文一脸惊讶。

    “是啊,不过这些机关似乎处于未开启状态,应该是被人关掉了……”成实继续回答着,然后忽然讶然道,“……唔……这里怎么还有一个奇怪的大门?嗯?下方居然有一个宫殿?”

    “……允文大人,我找到那具棺材了!就在最下方的地下宫殿里面!”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舒允文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笑容,然后又继续吩咐道,“成实,马上帮我找到通往地下的入口!”

    “好的?!背墒涤α艘簧?,“……地下的环境有些太复杂了,请您稍等片刻……”

    成实说着话,飞快地寻找了起来,约莫一分钟后,成实的声音又传入了舒允文的脑中:

    “……允文大人,入口找到了,就在您右侧那道门走下去的那座塔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