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的院子里面,因为两位“警官”的到来,四周的气氛都变得怪异起来。

    快斗很快察觉不对,轻咳一声后扭头看向毛利大叔:“……那个……毛利先生,我看乾先生不在这里,他还没来吗?”

    “是??!那个家伙比你们两个还慢!”毛利大叔话中带刺,又一脸不爽地抬手看了看手表,“……算了!要不我们不等他了,先进城堡里吧?”

    香阪夏美闻言,微笑着说道:“……毛利先生,这样不好吧?我们之前说好了,等大家都到了以后再行动的……”

    小兰也微笑着劝说道:“爸爸,再等一会儿啦!”

    众人正说着话,忽然间听到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声音,小兰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你看,这不是来了嘛!~”

    小兰话落,毛利大叔轻哼一声,与此同时,城堡的大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开了进来,停在了众人跟前,紧接着,一道让柯南、快斗、鲁邦等人都分外眼熟的身影走了下来,笑嘻嘻地向着众人招了招手道:

    “嗨!你们大家好??!”

    院子内,众人都是一脸惊诧,快斗、鲁邦二人更是眼皮子一阵乱跳,有些崩溃地仰头望天——

    妈蛋!来的人怎么是舒允文这个坑货?

    这家伙不是应该才从大阪回来吗?你特么不在家好好休息,跑这儿来凑什么热闹啊魂淡~!~

    快斗、鲁邦心中咆哮着,一起念起了“坑货看不到我”这句咒语,越水七槻则惊讶地开口道:“允文同学?你怎么也来了?唔……数美同学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我听说大家都跑这儿来了,所以就过来看看。至于数美……她很累,先回家休息去了?!笔嬖饰乃底呕?,笑眯眯地走到了柯南跟前,“pia”地把手拍到柯南的头上,轻抚柯南狗头:

    “小鬼头,你也在这儿??!一会儿不要捣乱,知道了木有?”

    妈蛋!我捣乱个毛线??!你这家伙一会儿别捣乱才是真的!

    柯南死鱼眼瞪着舒允文,舒允文全然无视,然后好奇地问道:“……对了,大家怎么都在外面站着?”

    “唔……乾将一先生他还没到,我们都在这里等他……”小兰微笑着回答,舒允文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是这样??!”

    话说,那个乾将一的面子还真大,居然让这么多人等他。

    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香阪夏美走到了舒允文跟前,微微躬身道:“舒先生您好,我叫香阪夏美,想跟您谈谈‘回忆之卵’的事情……”

    舒允文看向香阪夏美,微笑着说道:“香阪小姐你好,你让铃木会长把‘回忆之卵’还给我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至于‘回忆之卵’……我稍后会给你一个答复,可以吗?”

    “呃……当然?!毕阙嫦拿楞读艘幌?,点了点头,“……抱歉,允文大人,我的要求可能让您很困扰,但‘回忆之卵’对我们家族真的很重要……”

    舒允文和香阪夏美客套了两句,紧接着想到了鲁邦三世可能在这儿,连忙脑中下令道:“成实,麻烦你在周围找一找,看看鲁邦三世那家伙是不是在这里……”

    舒允文刚吩咐完,成实立刻回答道:“……允文大人,我刚才已经找过了。不仅鲁邦三世在这里,连黑羽快斗也在这儿……”

    “什么?这两个家伙都来了?”舒允文有点惊讶,抬头打量着周围众人,成实也紧接着说道:

    “是??!就是那边的白鸟警官和高木警官,白鸟警官是快斗,高木警官是鲁邦三世……”

    舒允文闻言,忍不住“哈”了一声,无语地扭头看向快斗和鲁邦——

    话说,这里貌似只有这两个条子叔叔,居然都是大盗伪装的?

    嗯,他们是不是觉得,身为大盗伪装成条子叔叔很带感???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两句,不过还是向着这两位老熟人眨了眨眼,亲热地问候道:“哈~哈~哈……白鸟警官,高木警官,你们两位好??!”

    随着舒允文话音落下,快斗、鲁邦差点没有泪奔——

    妈蛋!这个坑货果然又认出了我?你少认出我一次来能死??!

    快斗、鲁邦陷入崩溃,不过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任何异常,也微笑着问候道:“允文同学,你好??!”

    舒允文点了点头,不再看着快斗他们,脑中又问成实道:“……成实,鲁邦那家伙身上有没有带着‘回忆之卵’?”

    舒允文话落,成实立刻回答道:“……允文大人,鲁邦的肩包里确实有一颗‘回忆之卵’……不过,奇怪的是,快斗的包包里也有一颗‘回忆之卵’……而且,我觉得快斗身上的那颗应该是真的……”

    “什么?快斗的包包里也有‘回忆之卵’?你为什么觉得他那颗是真的?”舒允文有些惊讶。

    成实开口道:“之前在铃木家的时候,西野秘书不是说了嘛,‘回忆之卵’底部的那面镜子是能反射出图像的魔镜。我刚才认真地查看过了两颗‘回忆之卵’,然后发现快斗包里的那颗‘回忆之卵’底部镜子的结构很复杂,而鲁邦三世的那一颗则很普通……”

    “是吗?”舒允文有点发蒙——

    话说,西野真人之前说了,鲁邦曾经出现在游轮上,“回忆之卵”中的纸条也是鲁邦三世留下的,所以偷走“回忆之卵”的应该是鲁邦才对,现在蛋怎么会在快斗手里?

    这情况不对??!

    舒允文琢磨着,又瞄了一眼快斗,在看到快斗那张“白鸟脸”后微微一愣,想到了一个可能。

    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向着旁边的柯南招了招手,等柯南走到他旁边后才低声问道:“小鬼头,跟你打听个事儿!~昨晚你咒死那个叫寒川龙的以后,警方的调查人员里,有没有白鸟警官???”

    尼玛!你这家伙会不会说话?

    什么叫咱咒死了寒川龙?!

    柯南一脑门儿黑线,低声咆哮道:“你这家伙别乱说,寒川龙的死跟我无关!”

    “好好好!跟你无关,行了吧?”舒允文哄小孩儿似的对付了一句,“快告诉我,白鸟警官去了没有?”

    “去了,怎么了嘛?”柯南依旧一脸不爽。

    “去了啊……原来如此……”舒允文捏着下巴,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

    话说,眼前的白鸟警官,就是快斗这家伙伪装的。

    假如说,昨晚登上游轮的那位白鸟警官也是快斗伪装的,那快斗也有可能在游轮上把真品“回忆之卵”掉包拿走……

    这样一想,快斗身上带着真“回忆之卵”,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

    舒允文想明白这其中的因果,又想到了那张署名“鲁邦三世”的纸条,不由得“啧啧”两声,摇了摇头——

    快斗这家伙,明明是他偷走了东西,留的纸条上却写着“鲁邦三世”的名字……

    唉!这孩子也学坏了,都知道找人替他背黑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