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两句,旁边的西野真人又躬身,一脸沮丧道:

    “……真是抱歉,允文大人,我们又弄丢了您的‘回忆之卵’。请放心,我们铃木财团一定会帮您找回来的……”

    “唔……”舒允文沉吟一声,然后笑着说道,“……那就麻烦你们了。另外,我来这里就是来取‘回忆之卵’的,既然现在‘回忆之卵’被鲁邦偷走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西野真人闻言一愣:“允文大人您这就要走了吗?”

    “没错,这就走了?!笔嬖饰目纯次饕罢嫒四钦啪谏サ牧?,笑着说道,“西野秘书,‘回忆之卵’的事情您也不用太担心,我自己也会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回来的……”

    舒允文和西野真人客套了几句后,转身走出了铃木家。

    和松下平三郎一起上了车,车子缓缓驶出铃木家的大院,松下才又开口问道:“允文大人,我们现在还要去横须贺吗?”

    “那是当然了!”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抬手看了看手表:

    “……这都一点四十了,松下先生,麻烦你开快一点儿?!?br />
    “好的,允文大人?!?br />
    ……

    下午,三点二十分。

    横须贺,通往香阪家的山路上,一辆警车正在缓缓行驶着。

    警车上,“白鸟警官”坐在驾驶座上开着车,“高木警官”则坐在副驾驶上,一直絮絮叨叨地和“白鸟警官”说个不停:

    “……哎呀呀,白鸟警官,我们还没到吗?”

    “呃……是??!”伪装成白鸟的快斗眼皮子跳了两下,扭头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高木涉”,只见“高木”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菊花一紧,结结巴巴地回答道:“……高木警官你别着急,咱们……咱们马上就到了,这条路的顶端就是,最多一分钟……”

    快斗说着话,心里面有种蛋蛋的忧伤——

    话说,从他上午在警视厅答应带“高木”一起去香阪家开始,眼前这个家伙就莫名其妙地对他黏乎了起来。

    一直缠着他、和他说话甚至硬要一个桌子吃午饭也就算了,这家伙居然连他上厕所都要跟着!

    他明明就是去厕所小个便而已,“高木”这家伙居然也跟着一起去,而且还站在他旁边的小便池上,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个不停!

    更恐怖的是,在他们两个上车赶来香阪家的路上,“高木”他居然趁他开车不能乱动,时不时地“不经意”地伸手摸一下他的腰、小肚肚、大腿神马的,摸的他心里面一阵发毛……

    他记得,在他的调查里面,“高木涉”喜欢的明明是那位名叫佐藤美和子的女警才对,为什么现在会对“白鸟警官”做这些亲密的动作?

    难道说,他之前调查到的只是假象?“高木涉”和“白鸟任三郎”之间其实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所谓的佐藤美和子,只是他们用来掩盖“真相”的工具?

    天呐!真是没想到,连警视厅的圈子都这么乱!以后咱伪装成条子的时候,一定得分外小心呐……

    快斗心里面哆嗦着,又往前开了一段距离,终于看到了香阪家的城堡大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嗯!现在总算是到地方了!

    等到香阪家以后,他一定要和“高木老弟”分开,打死他也不和这货走在一起!

    快斗心中发誓,车子开进了院子里,紧接着便看到柯南、小兰、毛利大叔、越水七槻等人站在一起。

    快斗把车停在一旁后下了车,向着毛利大叔他们问候道:“毛利先生、越水侦探、香阪小姐,大家好。真是抱歉,我来迟了……”

    毛利大叔闻言轻哼一声,一脸不满地抬手看了下手表:

    “真是的,白鸟警官,你身为一位警察,怎么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咱们明明约好了三点,这都过了二十分钟了……”

    “哈哈哈……抱歉!抱歉!”快斗连声道歉,一脸悲愤——

    妈蛋!你以为我愿意迟到???

    咱一点钟就出了警视厅,预计应该能提前十分钟到的,结果副驾驶上却坐了一个“热情的高木”,对他上下其手……

    他这半路上没出车祸都算老天保佑了!

    快斗正悲愤着,香阪夏美在一旁微笑着说道:“毛利先生,其实也不用太着急的,我们的时间多的是……”

    “对??!爸爸,白鸟警官他们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小兰也在旁边低声附和着,然后柯南忽然“啊咧”一声,看着从副驾驶上下来的“高木”,惊讶道,“……高木警官也来了吗?”

    鲁邦三世伪装的高木立刻笑着挠头道:“是啊,我也对游轮上的案子很感兴趣,所以就跟白鸟警官一起来看看……”

    鲁邦三世说着话,快斗则拉开车后门,弯腰进去,想要拿自己的包包。

    也就在这时候,快斗忽然觉得自己的胳膊被人“亲热”地挽住,紧接着是一个让他心悸的声音传来:“……白鸟警官,你是要拿你的背包吗?不如就让我帮你背着吧……”

    快斗“呃”了一声,脑袋僵硬地扭转,果然看到“高木涉”正一脸深情地看着他,俨然一副“别说背个包,哪怕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为你去”的架势。

    快斗嘴角抽搐了两下,连忙拿出自己的包包,“刷”的一下窜到了毛利大叔身旁,紧着菊花拒绝道:“不、不用了!我自己背就好……”

    “啊咧?真的不用吗?我可以帮你的……”鲁邦三世也从车后座拿出了自己的肩包,两眼盯着快斗——

    话说,他之前在车上已经试探过了!“回忆之卵”并不在这家伙的身上,那就一定在他的包包里面……

    嗯,没错!鲁邦三世之前虎摸快斗,就是想确认“回忆之卵”藏在什么地方。

    快斗又连连摇头:“嗯!真的不用,我自己能行!”

    两位“警官”一个想帮忙、一个老是拒绝,场面又搞的非常尴尬,柯南、小兰他们看着这一幕,都是一脸诧异——

    话说,今天这两位警察,怎么感觉都是怪怪的?

    还有,这两个人的关系好诡异,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