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内。

    小泉红子一走,舒允文又重新坐回了沙发上,抬手看了看手表,眉头一皱:

    “……这都快十点半了??!从这里开车到横须贺,得差不多两个小时,还是等吃了午饭、下午再去吧……”

    舒允文嘀咕着,忽然又扭头看向松下平三郎道:“松下先生,你下午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彼上缕饺闪⒖坦砘卮?,“……如果允文大人您需要的话,下午我可以当您的司机……”

    在松下平三郎看来,能给舒允文开车、为“大老板”服务,那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儿!~

    只要他有空,绝对不会拒绝。

    “……那就麻烦你了?!笔嬖饰牡懔说阃?,然后又说道,“……咱们一会儿在附近吃个饭,然后就去那个古堡看看……对了,你之前不是去过那个古堡吗?能不能给我简单说说古堡的情况?”

    “您是说那座古堡吗?”松下平三郎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回答道:

    “……那座古堡是德国风格的建筑,建在一座山顶,面积很大。我和我的家人之前去旅行时,本来只是想在外面看看那座经常出现在电视里的古堡,没想到居然有幸遇到了城堡的管家执事,在他的带领下简单地参观了一下……”

    舒允文听到这里,不由得问道:“等等!你是说,这座城堡不是旅游景点,而是有主人的?”

    “是??!”松下平三郎点了点头,“……听那位泽部管家说,那座城堡是香阪家的,原先还有香阪家的老太太住在里面,不过老太太不久前过世了,香阪家只剩下一个久居法国的孙女,所以城堡内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看守了……”

    我勒个去!香阪家的城堡?姓泽部的管家?老太太不久前过世?久居法国的孙女?

    这些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舒允文脑中浮现出了香阪夏美和泽部藏之助二人,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扭头问松下平三郎道:

    “……松下先生,你说的那个泽部管家,全名该不会叫泽部藏之助吧?”

    松下平三郎“啊咧”一声:“您、您怎么知道?”

    妈蛋!还真是他们??!

    舒允文一脸无语,仰头望天——

    话说,咱要不要这么巧的?

    咱想要的最后一张假面,居然藏在香阪夏美家的古堡里?

    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又转念一想,忽然觉得还真有那个可能——

    要知道,拉斯普钦和皇室关系亲密,他死之后,那张“残暴者的冷笑”很有可能会被皇室拿走,收藏了起来。

    而香阪夏美之前说了,“回忆之卵”是香阪家的传家宝,香阪夏美的祖先,既然能从搞到“回忆之卵”这种俄国皇室密宝,那拿到“残暴者的冷笑”也并不奇怪……

    不过话说起来,咱接下来似乎是要去香阪家的城堡找一口棺材??!那口棺材里,说不定就是香阪家的祖先!

    咱这种跑别人家城堡、开别人家最先棺材、偷别人家宝物的行为,怎么想都觉得缺德??!

    嗯,重点是开别人家棺材,这事儿要是让上辈子的老爷子知道了,准得抽死他……

    舒允文想着这些,嘴角不由得抽抽了两下,然后嘀咕道:“……可惜了,‘回忆之卵’已经被鲁邦拿走了,要不然,咱大可拿‘回忆之卵’去换那张面具啊……”

    看香阪夏美之前的行为,她很明显更重视那颗蛋!

    那颗蛋要是还在他手里,拿去换“残暴者的冷笑”,十有**是没问题的。

    舒允文嘀咕着,旁边的松下平三郎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问道:“……允文大人,您刚才说,想用‘回忆之卵’换那张你想要的面具?”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之前在大阪展览的那颗‘回忆之卵’,似乎是香阪家的传家宝……”

    舒允文简单地解释了一下香阪家和“回忆之卵”的关系,然后开口道:“……所以说,那颗‘回忆之卵’要是还在我手里的话,拿去和香阪夏美换面具,绝对没问题……”

    舒允文话落,松下平三郎“呃”了一声,神情古怪道:“……原来,西野秘书电话里提到的香阪夏美小姐,就是那座古堡的主人啊……”

    “西野秘书的电话?什么电话?”舒允文奇怪地问道。

    松下平三郎组织了一下语言,憋笑地回答道:“……允文大人,您应该还不知道。今天早上,西野秘书打电话过来说,昨天鲁邦三世把那颗‘回忆之卵’送给了香阪夏美小姐,香阪小姐在游轮上发现‘回忆之卵’后,就又把‘回忆之卵’交给了铃木家,让铃木家转交给您……”

    “……现在那颗蛋,就在铃木家!”

    舒允文闻言“哈”了一声,一脸懵逼:“……你说什么?‘回忆之卵’现在在铃木家?铃木先生他们怎么没告诉我?”

    “唔……听西野秘书说,他们似乎是不想打扰您和数美同学游玩的兴致。西野秘书专门给事务所打电话,大概也是想让我转告给您吧……”松下平三郎解释着,舒允文的表情那叫个古怪——

    话说,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

    鲁邦三世居然把蛋送给了香阪夏美?难道他偷那颗蛋,就是想要物归原主?

    还有香阪夏美,她居然又把“回忆之卵”还了回来……这可真是……

    “……好人??!”舒允文表情依旧很古怪,给香阪夏美发了张好人卡,想了想又继续说道:

    “……还有鲁邦,他也是一个大好人!”

    这样的鲁邦,咱最喜欢了!

    ……

    与此同时,东京警视厅的某个杂物室内。

    鲁邦三世变装成了高木,看着跟前被剥的只剩一下内裤、捆成粽子的高木涉,忽然连打两个喷嚏,奇怪地挠了挠头——

    嗯,怎么莫名其妙地又打喷嚏?难道又有美女喜欢上我了?

    鲁邦三世YY着,偷偷地走出了杂物室,径自走到了快斗伪装的白鸟身旁,哈哈笑着说道:“白鸟警官,我听说您下午的时候,要去香阪家的城堡调查游轮上的杀人案,我可以跟您一起去吗?”

    “啊咧?”快斗扭头看看“高木”,有点懵逼,“……高木你也要去?可是……”

    “可是什么?”鲁邦三世微微笑着,“……白鸟警官有什么原因,不能让我去吗?”

    “哈哈哈……当然不是!~”快斗连忙摇了摇头,“……既然你想去,那我们就一起去吧!”

    “真的吗?那真是太感谢您了,白鸟警官!”

    鲁邦三世道谢一声,然后两位大盗看着彼此,各怀心机地“哈哈”笑了起来,笑声那叫个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