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四章 红子大姐,咱能不能不要这么污?~



    “好的,我这就开始?!?br />
    小泉红子微微一笑,然后又重新掏出了魔法水晶球,摆在了茶几上放好,一双酒红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茶几上的肖布鲁假面,感应着假面中的气息。

    约莫半分钟以后,假面上隐约有一缕阴气飘逸而出,落入了小泉红子手中。

    紧接着,小泉红子口中低声念动起了巫咒,水晶球也忽而绽放起了光芒,其表面就像是有一层奇异的力量波浪似的,一层层的荡漾着。

    转眼间,五分钟时间过去,小泉红子头上隐约出现了一些汗水,水晶球上的“波浪”消失,一副黑漆漆的影像也随之出现在了水晶球上。

    舒允文见状,立刻凑了过去,只见漆黑的影像中可以看到一张白色的面具。那张白色的面具与肖布鲁假面的形状一模一样,整张面具也像是一个人在怪笑似的,看上去分外恐怖。

    “……没错!这绝对就是那张面具!”舒允文眉头一挑,脸上有些兴奋,“……不过,这画面怎么这么暗,根本看不清是在什么地方啊……”

    舒允文说着话,小泉红子口中又念动起了巫咒,水晶球上的画面也随之移动起来。

    画面中,白色面具逐渐逐渐缩小,而白色面具周围的情况也终于出现在了水晶球上——

    那是一具人的骨架!根据位置判断,那张面具,似乎就戴在那个骨架的脸上!而且,在那个骨架两手交错的小腹位置,似乎还有一颗红色的蛋……

    舒允文没有留意那颗蛋,两眼依旧直勾勾地盯着面具,表情有些无语:

    “呃……这是人的骨架?看这情况,这是在棺材里吧?难道说,那张面具是被当成什么陪葬品给埋掉了?”

    我勒个去!咱接下来该不会得上演盗墓笔记的剧情了吧?

    咱穿越的明明是柯南世界,画风不要变这么快好伐!~

    舒允文心中乱想着,小泉红子继续控制着水晶球,球面上的图像就像是拉远镜头一样,继续变幻着——

    最初的图像还是在棺材里,但之后就是一副棺材,然后是一个房间、一座古堡,最后则成了一副高中俯瞰图。

    舒允文盯着这副画面发呆,小泉红子则停了下来,掏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略带惊讶道:“……寻找这一类拥有奇异力量的物品,真是太耗费魔力了。不过,我倒是真没想到,那张‘残暴者的冷笑’,居然就在日本境内……”

    “就在日本境内?”舒允文也惊讶了。

    小泉红子点了点头,正准备回答,一直在旁边默默围观的松下平三郎则开口道:“……这是在日本境内吗?听魔女大人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来,在横须贺那里,似乎就有一座这样的德国式古堡,暑假期间,我和我的家人旅行时一起去那里参观过……”

    “在横须贺?”舒允文闻言一愣,小泉红子点了点头:

    “……没错,确实是在横须贺!”

    舒允文“哈”了一声,眨了眨眼——

    话说,他本来还以为,最后一张假面肯定在国外的什么地方来着,没想到居然就在东京、横须贺!~

    这样一来,他今天就可以去横须贺那个古堡里找一下嘛!~

    舒允文琢磨着,小泉红子已经收拾起了茶几上的水晶球,微笑着说道:“……允文同学,我刚刚旅行回来,刚才又损耗了不少魔力,所以就不陪你去找那张面具,先回家休息去了……”

    “呃……好的?!笔嬖饰牡懔说阃?,笑着道谢一声,“……今天真是多谢你了?!?br />
    “哪里,你也为此付出代价的——两个人情?!毙∪熳游⑽⒁恍?,然后又忽然问道,“……对了,允文同学,我之前在国外,一直没有看到快……嗯,基德的消息。他之前偷你的‘回忆之卵’,成功了吗?”

    “这还用说?当然失败了!~”舒允文立刻回答。

    “……好吧?!毙∪熳硬⒉灰馔?,然后又有些哀怨地看向舒允文,“……你没有坑他吧?”

    “这个当然没有!小泉同学,看你说的,别说我和快斗还是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就算我和他不是朋友,就凭咱们俩的关系,我还能欺负他不成?”舒允文回想了一下大阪的事儿,一本正经地回答着,然后立刻心虚地转移话题道:

    “……对了对了,基德他在逃走的时候,似乎被什么人盯上,还被枪击了!”

    果然,小泉红子的注意力立刻被就转移了,一脸紧张地问道:“什么?被枪击了?他没事吧?”

    “他没什么事,就是他的鸟儿被枪击中了,从空中掉了下来……”舒允文随口回答。

    小泉红子闻言,脑中立刻浮现出了非常残忍的一幕,身上魔力涌动,一脸杀气地问道:“你说什么?基德他的……被击中,还从空中掉了下来……这也叫没事儿?!”

    “是??!他真的没事??!”舒允文肯定地点了点头,“……你难道在担心他的鸟儿?放心吧,那只鸽子被一个小屁孩儿救走了,养好伤就还给他……我本来还想拿那只鸽子煲汤的……”

    “呃……煲汤?你说的鸟儿是鸽子?”小泉红子听到这里,身上杀气全消,有点懵逼。

    舒允文“嗯”了一声:“当然??!要不然你以为鸟儿是什……呃……呃……”

    舒允文说着话,忽然想到鸟儿的另一种意思,嘴角不由得抽搐了起来,一脑门儿黑线地看向小泉红子,表情诡异——

    我勒个去!红子大姐你想哪儿去了?咱能不能不要这么污?

    你这样很掉印象分的我跟你讲!

    舒允文正无语中,小泉红子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两眼也变成了豆豆眼,眨巴了两三下后,微微躬身道:

    “……抱歉,我还有别的事,就先告辞了?!?br />
    小泉红子话落,逃也似的跑出了舒允文的办公室,舒允文看着这一幕,无语地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都这么污?”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像我这么纯洁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