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二章 最后一张面具曾经的主人——拉斯普钦!~



    晚上十点四十分。

    东京,某辆行驶中的汽车上。

    峰不二子坐在驾驶座上开着车,鲁邦、次元大介则坐在车后座上,一起看着笔记本电脑中的监控画面,都是一脸惊讶:

    “……真是没想到,居然会拍到这么有趣的画面……大介,那位警官刚才是从换气通道钻进钻出吧?”

    “是??!没错?!贝卧蠼榈懔说阃?,“……我记得,我们之前拿到的警视厅情报里有这位警官的身份信息,他名叫白鸟任三郎,白鸟财团的继承人,搜查一课的警部……不过看样子,这位白鸟警官,应该是那个小家伙伪装的吧?”

    “没错,肯定是他!”鲁邦三世表情认真,思索道,“……基德那个小家伙大概是窃听了船上的无线电,然后知道了‘回忆之卵’就在船上,所以伪装成了白鸟警官,到船上偷那颗蛋……”

    “……不过,对我们而言,‘回忆之卵’被他偷走反倒是个好消息!至少从他手里偷‘回忆之卵’,要比从舒允文手那里容易一些……”

    鲁邦三世说着话,忽而嘿嘿一笑道:“……接下来,我们只要调查清楚那位‘白鸟警官’明天的行踪,找机会偷走‘回忆之卵’就可以了……”

    次元大介听着鲁邦的话“嗯嗯”点头,然后忽然道:

    “……大介,你装在游轮船舱大厅里的那个窃听器也窃听到了不少消息??!在那个小鬼头的暗示下,警方现在锁定了凶手。凶手的身份,似乎是那个活跃于世界各地、专门盗取罗曼诺夫王朝宝物的家伙……”

    鲁邦三世愣了一下,惊讶道:“……你是说……史考兵?那个家伙可不是一般地心狠手辣……他现在既然盯上了‘回忆之卵’,那我们就得先把他解决掉才行。要不然的话,把‘回忆之卵’送给夏美小姐,反而是在害她……”

    “……不过,那家伙的身份确实成谜,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鲁邦三世话落,次元大介忽然道:“……鲁邦,刚刚听到的消息,基德小家伙似乎也打算去夏美小姐家在横须贺的那座城堡……”

    “呃……他要去城堡?”鲁邦三世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去跟着一起去看看吧……”

    ……

    次日早上八点钟。

    东京成田机场内,小泉红子穿着一袭紫色的长裙,快步走出了机场大门,目光一扫,紧接着看到了自己的管家站在一辆车前。

    小泉红子连忙走了过去,管家低头弯腰道:“……魔女大人日安,您一路辛苦了,请问您玩得开心吗?”

    “还可以?!毙∪熳又苯由狭顺?,“……我们先回家吧。我上午十点钟还有别的事情,需要回去准备一下?!?br />
    “好的,魔女大人?!?br />
    管家应了一声,立刻上了车,车子也离开机场,向着江古田开去。

    半个小时后,小泉红子回到家中,径自回到房间里,拿出了关于俄国的相关手札,翻找起“诅咒假面”的内容。

    时间又过去将近一个小时,房间内翻书的声音消失,小泉红子也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不由得微微一笑:

    “……和‘诅咒假面’有关联的巫师,原来是他啊……”

    ……

    上午九点半,米花町。

    舒允文家的别墅的内,舒允文把手里的箱子往地上一放,立刻往沙发上一靠,懒洋洋地说道:“总算是回来了,还是家里面待着舒服啊……”

    坐新干线返回东京后,舒允文先把冢本数美送回了家,刚才又把山口达男、荻野智也、武田美莎、惠理子他们赶走,现在总算是清闲了下来。

    舒允文身旁,萝莉哀冷漠地扫了舒允文一眼,然后打了个哈欠,随口说道:“……我还有点困,先回房间补个觉……”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要去睡觉?我一会儿就要去见小泉同学了,你不打算一起去?”

    “不去了?!甭芾虬嶙抛约旱男“绦咦?,扭头道,“……姐姐,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好??!”宫野明美立刻显出身形,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舒允文道,“……抱歉,允文大人,我一会儿留下来陪志保,就不陪您去见红子大人了?!?br />
    “行,没问题?!笔嬖饰奈匏降赜α艘簧?。

    明美又道谢一声,然后陪着萝莉哀回卧室去了,舒允文休息了一会儿后,抬手看了下手表,眉头一挑:“……我勒个去!这怎么都九点半多了?”

    话说,他和小泉红子约好见面的时间,貌似就是十点钟,眼瞅着就要到时间了!~

    舒允文愣了一下,连忙走到电话前,拨通了小泉红子的号码:“……小泉同学你好,请问你现在回东京了吗?”

    “……唔,十点钟,在我事务所的楼下碰头吗?没问题,真是给你添麻烦了,让你跑这么远……”

    “……好的,我们到时候见?!?br />
    和小泉红子约好了在事务所钱见面后,舒允文又抬手看了下手表,顺手提起装着200张肖布鲁假面的箱子,扭头看向成实道:

    “成实,咱们也出发吧!”

    “好的,允文大人?!?br />
    ……

    上午十点钟。

    克勤除灵事务所的楼下。

    舒允文站在大楼门前,听着松下平三郎说着事务所的事情,一双眼睛则在周围扫来扫去。

    忽然间,一道紫色的身影从旁边某个小巷内走了出来,舒允文两眼一亮,连忙快步走了过去,微笑着打招呼道:“小泉同学,你来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天要麻烦你了……”

    小泉红子微微一笑:“允文同学客气了,你之前也帮过我很多次的……”

    舒允文和小泉红子一边客套着、一边往事务所走去。

    没过多久,两个人走进了舒允文的办公室里面。

    松下平三郎给两个人倒上茶水,舒允文也直接切入正题,把装着肖布鲁假面的箱子打开,笑着说道:“小泉同学,这就是我说的那套面具?!?br />
    小泉红子微微颔首,然后一双酒红色的眸子里忽而光芒闪烁,在箱子里的面具上一扫而过,然后又用手拿起一张面具:

    “……果然如同允文同学所说,这些面具合在一起后,确实有着一些奇异的能量,真是有趣……”

    小泉红子话落,舒允文立刻关心地问道:“……小泉同学,靠这些面具,能不能找到最后一张面具?”

    “应该可以,问题不大?!毙∪熳游⑽⒏杏α艘幌?,然后微笑着说道,“……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你想找的最后一张面具曾经的主人是谁……”

    “曾经的主人?”舒允文微微一愣,好奇地问道,“……是谁?”

    小泉红子开口道:“允文同学,你还记得,之前在你提起肖布鲁假面时,我曾说过,这些面具和俄国的一个巫师有关系吧?”

    “当然记得!”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反应过来,“……等等!小泉同学,你该不会要告诉我,最后一张面具曾经的主人,就是那个巫师吧?”

    “没错,就是他?!毙∪熳游⑽⒌阃?,“那位巫师的名字你也肯定有所耳闻,他叫做……”

    “……拉斯普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