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按?按毛线啊按!

    你觉得我在意的是这个嘛?

    我特么是受不了你们这俩货老是喂我猫粮??!

    这两个可恶的家伙……他们明明住的是酒店,而且酒店内也有正规的按摩服务,这俩货为什么非得要自己按?而且还当着我的面儿……

    萝莉哀又一次受到持续性伤害,抬头看着天花板,低声道:“……不用!我先回去睡了!”

    萝莉哀转身走向门外,冢本数美愣了一下也连忙起身,然后笑着说道:“小哀你困了吗?等一下,我陪你一起回去……”

    冢本数美话落,又扭头看向舒允文道:“抱歉,允文君,我先和小哀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还得早起搭乘新干线……”

    舒允文闻言一愣,连忙喊住数美:“唉……我还没给你按摩呢!~”

    话说,萝莉哀你搞什么鬼??!

    咱本来还想好好摸摸……啊呸,好好按摩一下数美酱的腿来着,要是数美酱走了,咱给谁做按摩?

    舒允文说着话,数美停下脚步,有些犹豫,萝莉哀则“嘎吱”一声拉开房门,先走了出去。舒允文见状,又看看身旁自家的软妹砸,忽而心头一荡,然后低声道:“……要不你等一会儿再过来?”

    冢本数美闻言也是心头一荡,口中不由得“啊”了一声,正准备回答时,两个人身旁忽然出现两道虚影。

    舒允文他们一起扭头看去,紧接着便看到绫彩子抱着荻野智也的头在前面跑啊跑,智也没了头的身体在后面追啊追……

    舒允文、冢本数美都有点懵逼,几秒钟后,冢本数美终于想起现在舒允文的身旁跟着一堆鬼怪,洁白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啪”的一声关上了门儿。

    舒允文看着关上了门儿,嘴角一个劲儿地抽搐着,然后开着【阴阳眼】在四周一扫,只见成实、明美、山口达男、惠理子、武田美莎分散在房间内各个角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舒允文这里,一副“我们默默看戏不说话”的架势。

    看着这情况,舒允文顿时一脑门儿黑线,咆哮道:

    “你们这些家伙看什么看?都给我滚蛋!”

    成实、明美他们闻言,立刻“刷刷”的透墙离开,消失不见,留下舒允文一个人郁闷——

    妈蛋!成实他们这些家伙怎么这么无耻,居然在旁边偷窥,这都是跟谁学的?

    不行!以后咱和数美酱二人独处的时候,一定不能带着这些混蛋……

    太特么影响荷尔蒙了!

    ……

    晚上十点半。

    铃木家的游轮上。

    经过一番调查后,警方怀疑到了西野真人的身上,不过又因为现场有羽毛的缘故排除了西野真人的嫌疑——

    根据铃木史郎、小兰他们的证词,西野真人有羽毛过敏症,而案发现场却被人搞得一团乱,枕头里绒毛飞的到处都是,这显然不是一个羽毛过敏症的人会做的事情。

    西野真人的嫌疑排除后,警方的调查陷入僵局,快斗也找了一个机会离开,在船舱内找起了藏着“回忆之卵”的金库。

    快斗在船舱内溜达着,首先偷偷跑去小兰的房间看了下自己的鸟儿,然后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船上的公共电话房前,好奇地往里面一瞅,看到一个正在打电话的小屁孩儿后,顿时愣住了——

    那个小家伙是柯南?他在和谁打电话?唔……

    他说的名字是“阿笠博士”?就是那个住在他家隔壁、喜欢发明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糟老头吗?

    快斗正琢磨着,忽然间看到小兰走了过来,脸带焦急和忧虑地来回打量着四周,嘴里面还低声地说着:“新一……嗯,不对……柯南他跑什么地方去了?”

    快斗隐约听到了小兰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在公共电话房里打电话的柯南,一瞬间恍然大悟——

    好吧,他就说嘛,之前小兰看柯南的眼神儿那么古怪,原来是这家伙不小心露出马脚了??!

    不过,这家伙貌似不太想让小兰知道他就是工藤新一,咱要不要帮他一把呢?

    快斗犹豫着,忽然想到小兰房间里那只差点被舒允文拿去煲汤的鸟儿,眉头一挑——

    嗯,这家伙之前曾经从舒允文那个坑货手里救下了他的鸟命!

    就当是为了报答,帮他一次吧!

    快斗想着这些,快步走到小兰跟前,严肃地问道:“是小兰啊,这种时候你怎么还到处乱跑?那个拿着枪的犯人可能还留在船上,你独自一人太危险了,还是快点回去大家身边去吧,那样更安全一些……”

    “啊……是白鸟警官??!”小兰愣了一下,然后担心地说道,“可是柯南他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快斗点了点头:“柯南是吗?我知道了,我会帮你找到他,带他回去的,你现在赶快回去吧?!?br />
    “唔……好吧?!毙±嫉懔说阃?,慢悠悠地走开,快斗则瞄了一眼依旧留在电话房里的柯南,微微一笑后转身离开,继续找寻起了金库。

    没过多久,快斗终于确定了金库的位置。

    简直地观察了一下金库的方位后,快斗走到甲板上,从游轮的通风管道钻进了金库里面,利索地打开了金库的保险门,一眼落到了放在展台?;ふ帜诘摹盎匾渲选?,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笑容。

    快斗快步走到展台?;ふ智?,轻松打开了?;ふ?,拿出“回忆之卵”看了看,顿时激动万分:“……果然是真正的‘回忆之卵’,这颗蛋总算是搞到手了,真是不容易??!”

    快斗把“回忆之卵”塞进怀里,然后又掏出一颗假“回忆之卵”,放回了展台上——

    这颗假“回忆之卵”,是他在来之前就准备好的。

    他虽然可以轻松拿走“回忆之卵”,但是在船靠岸以前,铃木家的人说不定会来金库查看,万一他们发现“回忆之卵”被偷走,引来舒允文那个坑货的话……

    嗯……他说不定又得裸奔了……

    所以嘛,他还是有必要准备一个假货顶一顶的!~

    快斗想到某个坑货,想起了某个不堪回首的夜晚,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又忽然一拍脑门儿——

    他差点儿忘了,他还得给鲁邦这家伙扣锅呢!

    快斗想着这些,从身上掏出一张纸,模仿着鲁邦三世的笔迹写到:

    回忆之卵又被我拿走啦——鲁邦三世

    写完了纸条以后,快斗先把假蛋的蛋壳打开,又把纸条放进了蛋壳里面、关上蛋壳,然后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哼!鱼唇的鲁邦,居然敢去我家翻我的保险柜?

    你就老老实实地帮我背黑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