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半多,铃木家的游轮上。

    寒川龙遇害的房间内,快斗伪装的白鸟以及目暮、高木等一同前来的条子叔叔们勘察着现场,同时还听着毛利大叔、越水七槻他们介绍的案情。

    毛利大叔很快说完了现场的情况,然后又忽然捏着下巴道:“……对了对了,目暮警官,除了这起案子之外,我们之前还在船上发现了鲁邦三世。鲁邦三世当时伪装成了寒川龙的样子,不过他应该不是凶手……”

    “……另外,鲁邦在被我们识破身份后,就已经跳海逃走了?!?br />
    毛利大叔话落,快斗耳根子动了动,立刻扭头看了过去,一脸惊愕——

    好吧,这是个什么鬼情况?鲁邦三世之前居然在船上,而且还被这些渣渣识破了身份?

    鲁邦那家伙的伪装有那么差吗?

    等等!难道说,舒允文那家伙还留了什么后手?

    快斗嘴角一个劲儿地抽搐着,心里面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在他身旁,目暮警官已经惊讶地问道:“……你说什么?鲁邦三世他之前也在船上?你们之前报警的时候,怎么没说?”

    西野真人立刻回答道:“……非常抱歉,我之前报警的时候,鲁邦他还没有暴露,所以没来得及说这件事情……”

    “是吗?原来如此……”目暮警官点了点头,快斗终于压制下了心中的恐惧,开口问道:“……毛利先生,请问一下,鲁邦三世他是怎么暴露的?还有,他真的逃走了吗?”

    毛利大叔正准备回答,柯南已经抢先道:“……毛利叔叔之前不是说了嘛,鲁邦三世伪装成了寒川龙先生的样子,不过他却根本不知道寒川先生已经死掉了,在我们发现尸体的时候,他凑巧从这里路过,被我们看到,然后就暴露了……”

    “……至于断定他逃走,是因为很多人都看到他跳船离开了……”

    “呃……”

    房间里面,快斗以及条子叔叔们都是一脑门儿黑线——

    话说,居然还有这种操作?鲁邦三世那家伙到底有多倒霉,才会遇到这种事情???

    快斗心中吐槽的同时,也稍稍松了口气——

    从现在的情况来判断,鲁邦之所以会暴露,应该只是因为这倒霉孩子太衰了,和舒允文那家伙无关!

    不过,鲁邦曾经出现在船上,对他而言,倒是一件好事儿了!

    有这位大盗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他大可偷了东西以后把黑锅甩到鲁邦的身上嘛!~

    这样一来,只要他不在人前露相,就算是舒允文那个坑货事后发现,也不会想到真正偷走“回忆之卵”的人是他怪盗基德!

    至于这么做有点对不起鲁邦?

    那个无耻的家伙都跑咱家翻保险柜去了,就让他背锅了,怎么滴吧?

    嗯,我简直太特么机智了!

    机智的快斗想到了一个好点子,然后两眼开始在房间内乱扫,琢磨着腾出一段时间去偷“回忆之卵”,忽然间发现小兰眼神儿怪异地盯着柯南看个不停。

    快斗微微一愣,目光也随之移到了柯南身上,柯南却浑然未决,一手捏着下巴,继续和警方讨论着案情。

    看着这一幕,快斗一脸狐疑地在小兰、柯南之间扫来扫去——

    这个女孩儿的表情有些古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

    大阪,晚上十点钟。

    舒允文、冢本数美提着大包小包,带着萝莉哀一起走进了酒店的房间里面,然后舒允文立刻把自己摔到了沙发里面,一脸疲乏:

    “……今天这一天跑的,真是累死我了,现在腿都跟面条一样……”

    冢本数美把买来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看着舒允文眯眯眼笑着:“允文君腿上没力气了吗?要不要我帮你按摩一下?”

    “呃……按、按摩?”舒允文听着数美的话,眼皮子猛烈地跳了两下——

    话说,数美酱你确定会按摩吗?就妹砸你那力气,怕不是要把咱的两条腿就这么揉碎吧……

    可是,咱要是阻止数美酱的一番好意的话,数美酱会不会伤心呢?万一她要是一生气,小拳拳捶咱胸口把咱捶死了怎么办?

    舒允文正犹豫着,冢本数美已经坐在舒允文身旁,把舒允文的双腿架到自己腿上,揉按了起来。

    舒允文没开口阻止,一脸悲苦地闭上眼,等待着剧痛来临。不过出乎舒允文意外,数美的手按在他腿上的力气却非常柔和,不大不小,让他觉得非常舒服,忍不住舒坦地“啊”了一声。

    冢本数美听到声音,手上动作停了下来,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君,我弄疼你了吗?”

    “呃……没有,没有!挺舒服的!”舒允文连忙摆了摆手,仰头一看数美,“……没想到数美你真的会按摩……”

    数美微微一笑,继续给舒允文按着腿:“……最近这段时间在学校参加完空手道活动以后,我都会和别的女生相互按摩、放松肌肉,次数多了,也就慢慢掌握了技巧和力道,学会怎么按摩了……”

    “原来是这样……”

    空手道的那些小白鼠们,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舒允文点了点头,看着冢本顺美微笑着揉腿的动作,愣了几秒钟后又往沙发上一躺,开口道,“……数美酱你先给我按,一会儿我也给你按一下……”

    “唔……好的?!壁1臼烙α艘簧?,舒允文则随着冢本数美的按摩,舒坦地嘀咕着:

    “……嗯……真是舒服啊……这儿多揉揉……丝丝……爽!啊……力气大一点儿也没关系……”

    “嗯?”冢本数美忽然停下动作,“……真的要我力气大一点嘛?”

    舒允文闻言一愣,嘴角抽搐了两下后,连忙抬起头来:“……算了,这样就挺好……”

    舒允文正说着话,忽然发现数美脸上居然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顿时有些无语——

    我勒个去!数美酱你怎么也学坏了?

    冢本数美继续按摩着,约莫十几分钟后,数美终于停了下来。

    舒允文收回双腿,说了声“舒服”后,正准备让冢本数美躺下帮她按摩,忽然觉得身上毛毛的。

    舒允文哆嗦了一下,扭头扫视周遭,紧接着看到萝莉哀站在沙发旁,正幽幽地看着他们两个,那个小眼神儿啊……

    舒允文“呃”了一声,看看自家软妹砸,又看看明美家的萝莉妹砸,然后开口问道:

    “……那什么……要不我先给你按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