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被除灵师下了诅咒?”

    次元大介愣了一下,然后身上一阵发寒:“那个除灵师为什么要诅咒你?”

    “谁知道?你不是说,他最喜欢坑大盗吗?或许他只是单纯地想坑我吧?”鲁邦三世依旧悲愤着,“……不行!我得找个人解开我身上的诅咒才行!”

    “嗯……”次元大介沉吟一声,然后说道,“好了,鲁邦,诅咒的事情暂且先不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你还打算上船吗?”

    “……鬼才要上去!”鲁邦三世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继续说道,“……我之前在游轮上偷偷装了一些摄像头,可以远程观察船上的情况?!?br />
    “接下来,我们就先飞到东京,看看情况再做打算吧……”

    ……

    晚上七点半多。

    大阪市区的某家小吃店内,舒允文正和冢本数美、萝莉哀吃着小吃,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皱着眉摸了下头,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一脸疑惑——

    话说,刚才那感觉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到他的头上了?

    舒允文疑惑着,冢本数美扭头看向舒允文,奇怪地问道:“允文君,你怎么了?”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有点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有东西落到我头上了……”

    “不会是苍蝇吧?”冢本数美问道。

    “……不太清楚?!笔嬖饰囊×艘⊥?,然后又笑着说道,“算了,不管它了,继续吃东西吧!~这里的大阪烧味道挺不错啊,还有这个辣酱,吃起来真够味儿……”

    “嗯嗯,这里的辣酱确实很好吃?!壁1臼赖懔说阃?,“……店里的招牌上写了,是老板家里面秘制的酱料,只有这家店里面才有的?!?br />
    冢本数美说着,语气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道:“……可惜了,小兰、园子他们都先回去了,要不然也可以让他们尝一尝……”

    “让他们尝一尝???要不问问老板,能不能打包辣酱?”舒允文突发奇想,脑中忽然就想到了之前在家里面“Biu”了柯南一脸酱料的事儿——

    话说,咱要不要把这些辣酱灌水枪里、“biu”柯南一脸,让他“尝一尝”美味呢?

    想想柯南脸上沾满蜜汁液体、“啊啊”吟叫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有点小兴奋啊……

    舒允文脑中YY了一下,然后立刻摇了摇头,把这种念头抛之脑后,轻叹一声——

    真是奇怪了,咱明明是非常纯洁的人,怎么会冒出这么邪恶的念头来?

    嗯……一定是老和快斗、鲁邦三世他们接触,所以被他们给带坏了!

    舒允文正瞎想着,冢本数美则笑着摇头道:“……打包不太方便吧?毕竟是辣酱,万一要是漏掉的话,很麻烦的……嗯,我们还是把这家店的地址告诉他们,等他们以后来大阪的时候,再来这里吃吧……”

    “嗯……也对,反正他们以后肯定还会来大阪……”舒允文随意地回答,冢本数美又随口说道,“……话说起来,现在时间也不知道,不知道小兰、园子他们在船上吃过晚饭了没有……”

    舒允文愣了一下,正准备回答,旁边的萝莉哀忽然幽幽地开口:

    “……或许他们现在正忙着破案,还没吃晚饭?”

    萝莉哀话落,冢本数美哑然失笑,轻抚萝莉哀猫头:“小哀你真是的,怎么跟允文君一样,说起这些怪话来了?”

    至于舒允文,他在听到萝莉哀的话后,想了想船上的“死神阵容”,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话说,柯南、毛利大叔这两个死神齐聚不说,越水七槻这半个死神也在船上,再加上小兰、园子这俩货……

    妈蛋!这强大的阵容,别说是发生一两起案子了,哪怕游轮被炸了咱也不奇怪!~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然后干笑着说道:“哈哈哈……咱们不聊这个了……对了,数美酱,一会儿吃完东西,咱们就去附近的特产店逛逛吧?你不是说,要给朋友带一些礼物嘛……”

    “唔……好的?!壁1臼牢⑿ψ诺懔说阃?。

    ……

    晚上七点五十分。

    警视厅的大楼前,寺井黄之助的车子里面,黑羽快斗一副白鸟任三郎的打扮坐在副驾驶上,拿着镜子看着自己易容后的脸:

    “……根据调查,这位叫白鸟的警官现在人还在轻井泽度假,最快明天晚上才会回来,用他的身份混到船上去最好了……”

    驾驶座上,寺井黄之助戴着耳机,干笑着说道:“……可是,快斗少爷,您这样做,是不是太危险了一点儿……”

    “危险?这有什么危险?”快斗轻笑一声,一脸兴奋,“……寺井先生,相信您刚才也听到游轮上那通报警电话里的内容了!据那位西野秘书说,被鲁邦三世偷走的‘回忆之卵’,居然被鲁邦偷偷送给了夏美小姐,然后又被夏美小姐交给了铃木家!”

    “……也就是说,‘回忆之卵’现在就在游轮上,而舒允文那个家伙却还在大阪,明天才会回东京!”

    “……对我来说,现在绝对是个好机会!”快斗认真地说着,然后忽然又开口道:

    “另外,寺井先生,西野秘书在电话里也说了,被杀的那个人,是右眼被枪击中而死,而我之前也被人瞄准右眼开了一枪。如果不把那个家伙找出来的话,我们也会寝食难安吧……”

    “呃……这话倒是没错?!彼戮浦懔说阃?。

    快斗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抬手看了下手表,拉开车门走下了车:“……寺井先生,我这就出发了!出警的警察是那位目暮警官,他们在八点钟的时候,就要搭乘直升机前往游轮了,我必须得马上去找他们会合……”

    “好的,快斗少爷,请您万事小心?!?br />
    向着寺井黄之助摆了摆手,黑羽快斗挎着一个包包,快步走进了警视厅的大楼内。

    没过多久,黑羽快斗走到了搜查一课的办公楼层,正巧遇到了准备出警的目暮、高木等人,连忙主动打招呼道:“目暮警官,高木警官,你们好??!”

    “啊……是白鸟??!”目暮愣了一下,“……奇怪,你不是去轻井泽度假去了吗?”

    “……一直待在别墅里面简直太无聊了,所以我就先回来了……”快斗笑着回答,然后一脸认真地问道,“……目暮警官,这是有案件发生了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目暮警官点了点头:“铃木家的游轮上发生了命案,你既然想去,那就一起去吧!”

    “好的,目暮警官?!?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