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八章 鲁邦:我被人诅咒了,是舒允文干的!~



    房门前,小兰一脸认真地看着鲁邦三世,双手接连攻向鲁邦,直取鲁邦的头部。

    鲁邦撑起双手格挡,依旧还是觉得莫名其妙,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暴露的。

    忽然间,鲁邦想起柯南、小兰等人之前都曾往房间里面看过,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

    我勒个去!难道说寒川龙他在房间里面?咱没这么衰吧?

    鲁邦想着这些,两眼透过人群,飞快地在房间内一扫,只见房间里乱糟糟的一片,不过倒是可以肯定寒川龙没在里面站着。

    看着房间内的情况,鲁邦三世心里面点头,脸带笑容——

    嗯,咱就说嘛,咱的运气怎么可能那么差!

    鲁邦正得意着,两眼又看到了地板上的场景,顿时一愣——

    等等!这个房间地板上那是个什么鬼情况?怎么有人躺在地上?这是有人死了?

    还有,那个死人的那张脸,怎么觉得有点眼熟?

    鲁邦三世懵逼了一下下,然后忽然间认出了死人的脸,动作顿时一滞,差点没有哭出声来——

    妈蛋!难怪他觉得那张脸很眼熟,那特么不就是寒川龙吗?

    这家伙怎么被人杀了?

    搞了半天,他居然伪装了个死人,难怪一眼就被人看破身份了……

    咱怎么会这么倒霉嘛!~

    鲁邦三世郁闷地想要吐血,小兰则趁着鲁邦愣神的机会,一把抓住了鲁邦脸上的面具,然后用力一抓,揭晓了鲁邦的本来面具。

    房门前,众人看着跟前那张猴子脸,都是满脸惊讶:“……是、是鲁邦?他怎么会在船上?还伪装成寒川龙先生的样子?”

    至于园子,她又一次脑洞大开:“……天呐!杀害寒川先生的人,该不会也是鲁邦吧?他为了伪装成寒川先生,所以对寒川先生狠下杀手……”

    小兰、香阪夏美闻言都“啊”了一声,鲁邦则有点崩溃,嘴角抽搐个不?!?br />
    这家伙胡说什么?他只是想伪装成寒川龙而已,犯得着杀人吗?

    唔……等等!这个女人不是铃木园子吗?

    之前这货编排咱送给夏美的“回忆之卵”是偷的不说,现在居然还诬陷咱杀人?

    好恶毒的女人!咱这辈子都记住你了!

    鲁邦三世张了张嘴,正准备解释两句,忽然间只听旁边脚步声响起,却是船上的安保人员听说出了命案,赶来支援了。

    铃木园子见状,连忙伸手一指鲁邦:“……快点抓住他!他就是凶手!”

    铃木园子话落,鲁邦三世一脑门儿黑线地瞪了园子一眼,然后掉头就跑,同时咆哮道:“……铃木小姐你别乱说,我才没有杀人!”

    在一群安保人员的追逐下,鲁邦飞快地跑远,园子又得意地说道:“每个杀人凶手被抓到时,都是这么说的!”

    园子说着话,柯南则看着渐渐跑远的鲁邦,认真地说道:“园子姐姐,鲁邦三世他可没有说谎,人真的不是他杀的哦!~”

    园子“啊咧”一声,低头看向柯南,两手叉腰道:“小鬼,你怎么知道的?说的好像你看到凶手是谁了一样……”

    柯南瞄了一眼园子,又捏着下巴道:“……我虽然没有看到凶手,但我可以肯定,鲁邦三世不是凶手。假如他是杀人凶手的话,怎么可能会在杀了人以后,再以寒川龙先生的模样,出现在我们面前嘛!~这根本不合常理!”

    园子“呃”了一声,说不出话来,越水七槻也开口道:“柯南说的没错??此詹拍茄?,十有**是想伪装成了寒川龙先生,结果却正巧遇到了我们……”

    越水七槻话音刚落,柯南又接过话茬道:“……我们之前不是还在夏美姐姐的包包里发现了窃听器吗?我觉得,鲁邦三世应该是听说夏美小姐把‘回忆之卵’还给了允文哥哥,所以又有了别的想法,才偷偷跑到船上来的……”

    “……鲁邦的事情暂且不说,我们的当务之急,还是先调查这起命案再说吧……”越水七槻捏着下巴,继续看着尸体,一副认真思索的表情。

    与此同时,小兰两眼也死死地盯着柯南,神情变幻个不?!?br />
    刚才柯南的表现和推理能力,和新一简直太像、太像了……

    ……

    铃木家的游轮上空。

    次元大介把鲁邦三世送到船上以后,依旧暂时跟着游轮,看着摄像头拍摄到的游轮上的画面:

    “……鲁邦这家伙已经上船十五分钟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嗯……假如那个除灵师真的留着什么后手的话,鲁邦现在也应该暴露了吧?”

    次元大介正思索着,忽然听到下方的游轮上警笛长鸣、灯光亮起,把甲板上照的犹如白昼一般。紧接着,游轮的船舱里跑出一道身影,后方还有一大票人跟着追啊追……

    “呃……”次元大介看着这一幕,一脑门儿黑线——

    妈蛋!那个被追的就是鲁邦吧?

    除灵师那个坑货果然在游轮上留了后手,好在他没有傻兮兮地跟着鲁邦跑游轮上去,要不然现在可就惨啦!

    次元大介一脸的庆幸,继续看着游轮上的画面,然后发现鲁邦三世被一群人追到无路可逃,直接跳进了海里,不由得摇了摇头——

    唉!可怜的鲁邦,居然被逼到跳?!饪烧胬潜钒?!

    话说起来,鲁邦现在都跳海了,想必也应该安全了吧?

    在这茫茫大海中,他要是不去救鲁邦,鲁邦肯定不好过??!

    次元大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去救鲁邦。

    次元大介驾驶着直升机,直接飞到了鲁邦三世的上空,先扔下了一件救生衣后,又降低飞行高低、放下了绳梯。

    没过多久,鲁邦三世穿着救生衣、爬着绳梯进入了机舱内,次元大介紧接着问道:“……鲁邦,你没事吧?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鲁邦三世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一脸生无可恋地看向次元大介——

    兄弟!拜托你看看我这张脸,像是没事吗?

    至于发生了什么?

    鲁邦三世想了想自己刚才的倒霉经历,又想想舒允文那个大坑货,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话说,到现在为止,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和舒允文沾上关系,他好像全都在倒霉,一次都没例外过!难道说……

    鲁邦三世想到了一个可能,一扁嘴,满脸悲愤地说道:

    “……我被人诅咒了,是舒允文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