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几前,柯南心中吐槽着,然后低头一看手里面的小镜子,忽然看到小镜子反射在手掌心的光似乎有着一些阴影,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阴影给人的感觉,怎么像是什么图像?

    柯南眉头一皱,脑中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扭头看向休息室门口的灯开关道:“西野先生,麻烦你把灯关掉!”

    “关灯?为什么?”西野真人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关掉了灯,柯南则一摸手腕,正想着拿手表照明灯照一下镜子,结果发现手腕空空如也,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

    “……呃……能麻烦给个手电筒吗?”

    话说,昨晚他的手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居然掉在了博物馆那边,表坏了不说,连麻醉针都被人用掉了……

    嗯!这一定是舒允文那个坑货偷偷偷走了他的手表,要不然麻醉针怎么会被人用掉呢?

    柯南熟练地给舒允文扣了一锅,越水七槻在则走到了柯南身旁,拿出了一个便携手电筒道:“……柯南,你发现了什么吗?呃……这个镜子难道是……魔镜?”

    越水七槻说着话,立刻抢过柯南手中的小镜子,然后拿着手电筒一照,紧接着只见照射镜子的灯光反射到了墙上,出现了一副城堡的画面。

    众人看着墙上的画面,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香阪夏美更是惊讶道:“……这、这是我们家在横须贺那边的城堡,这怎么会……”

    毛利大叔看着墙壁,一副认真思索的表情:“……这是香阪小姐家的城堡吗?唔……香阪小姐,我这或许只是猜测,这面魔镜,很有可能是您的曾祖父留下的藏着另外一颗蛋的线索……依我看,另外一颗蛋,十有**就藏在这座城堡里的某个地方……”

    “呃……是、是吗?”香阪夏美愣了一下,然后又从包包里拿出了一把钥匙,“……对了,我在发现那些碎纸片的时候,还发现了这把钥匙……”

    “这把钥匙,应该就是用来开藏着另一颗‘回忆之卵’的锁的钥匙吧?”毛利大叔捏着下巴回答,旁边的越水七槻立刻点头附和道:

    “……毛利先生说的,和我想到的内容差不多……香阪小姐,我对另一颗蛋很感兴趣,如果可以的话,等回东京以后,我想去你们家的城堡调查一下,争取找出另外一颗蛋……”

    越水七槻话落,乾将一、西鲁欧夫、浦思青兰等人也都纷纷开口道:“香阪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也想跟去看看?!?br />
    “唔,当然可以?!毕阙嫦拿牢⑽⒁恍?,然后又看向越水七槻,道谢道,“……话说起来,越水侦探你的感觉真是敏锐,如果不是你发现那片小镜子上的机关的话,我也不知道我们家的城堡里还有这样的秘密呢……”

    “呃……这个……”越水七槻挠了挠头,柯南小鬼则是一脑门儿黑线,心塞的要命——

    妈蛋!你感谢越水七槻个毛线???最先发现的明明是咱!这是咱的功劳好不好?

    果然,小孩子就是吃亏??!咱必须得尽快变回来才行……

    ……

    金乌西坠,玉轮升起。

    转眼间,时间已经到了晚上。

    时间临近七点半,铃木家的游轮行驶在大海上。在游轮上方百米位置,一架直升机不知何时出现,停滞在夜空中。

    直升机上,次元大介驾驶着直升机,鲁邦三世坐在后面的机舱内,人已经易容成了寒川龙的样子,两眼盯着下方的游轮:

    “……真是的,本来以为下午就能到,结果等直升机居然等到了晚上,现在天都黑了……”

    鲁邦三世话落,次元大介立刻开口道:“……这也没办法啊,谁能想到答应借我们直升机的朋友居然出了些状况?不过现在也不迟嘛,而且天黑了不是更好下手吗?”

    “呃……说的也是?!甭嘲钊赖懔说阃?,打开了直升机机舱,看着下方的游轮,又忽然扭头看向次元大介道,“……大介,你确定不陪我一起去?”

    “废话!当然不去!”次元大介无语地看向鲁邦,“……还有,鲁邦你似不似撒?现在直升机上就我们两个人,我们两个都上船的话,谁来开直升机?”

    “唔……”鲁邦在一瞬间感觉自己的智商好像欠费了,羞愧地展开滑翔翼,跳了下去。

    约莫十几秒钟后,鲁邦三世成功着落,落到了游轮的某个偏僻的角落,整理了一下衣服后,施施然地向着船舱位置走去——

    他现在已经成功上船,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先找到寒川龙,然后把寒川龙放倒、藏起来……

    那个家伙要是一直清醒着,他说不定会暴露的??!~

    ……

    晚上七点半,小兰休息的舱室里面。

    柯南、小兰、园子、浦思青兰、香阪夏美坐在沙发上,一边玩扑克一边聊着天。

    一局扑克玩完,园子把没跑完的牌往桌子上一扔,然后皱眉道:“……唔,真是的,今天的晚饭怎么这么慢??!平时应该早就开饭了才对……”

    “好啦!园子,别着急嘛,说不定马上就好了”小兰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对了,青兰小姐,寒川先生他下午拿出来的那个戒指,真的是罗曼诺夫王朝王室的宝物吗?”

    浦思青兰微微一愣,然后表情认真、略带笑容地回答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感觉应该是真的……”

    “是吗?”园子接过话茬,然后又奇怪地看向浦思青兰,“嗯?青兰小姐,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刚才你的右眼里好像有个扭曲的人影……”

    园子说着话,柯南、小兰、香阪夏美他们也都好奇地看了过去,浦思青兰则“啊”了一声,连忙伸手捂住了眼睛,用力地揉了揉,微笑着说道:“……人影?这怎么可能?应该是你搞错了吧?”

    浦思青兰话落,没等园子回答又看向香阪夏美,转移话题道:“……话说起来,夏美小姐,咱们两个的年龄是一样大吧?你的生日是几月?”

    香阪夏美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的生日在五月,五月三日?!?br />
    “是吗?我的生日是在五月五日,咱们只差两天而已?!?br />
    浦思青兰说了下自己的生日,柯南小鬼也在旁边凑趣儿道:“……那可真巧了!我的生日和你们都只差一天哎!~”

    柯南话音一落,小兰先是一愣,然后惊愕地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地看向柯南——

    和五月三日、五月五日都只差一天的,就是五月四日了!

    可是,五月四日不是新一的生日吗?

    柯南、新一的生日是同一天?这未免太巧了一点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