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一章 夏美小姐,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上午十一点钟出头,铃木家的游轮上。

    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所有搭乘游轮的人都进入了房间,收拾好了行李。

    某间客舱内,小兰刚刚收拾好了东西,正和柯南坐在一起聊着天,顺便给基德的鸽子换伤药:“……好了,这只鸽子只是翅膀被擦伤了一点儿而已,只要稍微养几天,应该就能痊愈了……”

    小兰说着话,把鸽子放进了小篮子里面,然后好奇地问柯南道:“……柯南,这只鸽子真的是基德的吗?”

    “嗯……应该是吧!~”柯南点了点头,“……你看这只鸽子的羽毛非常整齐、干净,一看就知道是家养的。家养的鸽子、而且还掉在了基德被枪击的位置,十有**就是基德的鸽子了……”

    “……对了,毛利叔叔不也说了嘛,警方对现场发现的子弹和镜片上沾到的血迹进行了鉴定,现在可以肯定,那些血液就是鸽子的?!?br />
    “……所以说,这只鸽子不小心被子弹击中了……”

    “是吗?”小兰眨了眨眼,“……居然不小心被子弹击中,它的运气还真是有够差的……”

    柯南呵呵一笑,脸上表情诡异——

    是??!这只鸽子的运气真的挺差的,被枪击伤就不说了,差点就被舒允文那货拿去煲汤了有木有?

    嗯……话说起来,昨天晚上,舒允文那家伙是怎么发现基德变装成警察待在现场的?

    难道说,他当时早就怀疑基德待在附近,故意说了那句“拿基德的鸟煲汤”,然后观察众人的反应、最终锁定了基德?

    现在想想,貌似也有这个可能??!

    柯南正脑补着,忽然间敲门声响起,紧接着门外传来了园子的声音:“……小兰,小兰,你在不在里面???快点开门啦!~”

    “呃……”小兰愣了一下,起身打开了房门,然后问道,“怎么了嘛,园子?”

    房门外,园子一手拉起了小兰的胳膊,笑嘻嘻地说道:“……刚才香阪小姐找我父亲,说是想说一下‘回忆之卵’的事情,现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咱们一起去听一下吧……”

    “……我听香阪小姐说,‘回忆之卵’的故事能从她的曾祖父、曾祖母那一代说起,肯定很有趣!~”

    “‘回忆之卵’的事?”小兰闻言一笑,然后眯着眼说道:

    “……好吧,咱们一起去听一下吧!~”

    ……

    上午时间临近十一点半。

    大阪通天阁下的步行街内,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戴着太阳帽、太阳眼镜,一起随意地溜达着,个个都是满头大汗。

    舒允文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了瓶装水喝了一口,又抹了一下脑门儿,顺手一甩手上的汗水,无语道:“……这天真是太热了,一过了十点,走在路上还烫脚……嗯,果然夏天最适合去的地方,还是海边啊……”

    “……啊啊??!~卧槽?灰原你踩我干什么?”

    舒允文正说着话,忽然被萝莉哀踩了一脚,顿时一脸莫名其妙地低头看向萝莉哀——

    话说,这只萝莉又搞毛线!咱今天没招惹她??!

    舒允文身旁,萝莉哀一脸冷漠地抬头,指了指自己太阳眼镜上的几个水点,又擦了一下自己的脸:“……你甩我脸上了!”

    “呃……”舒允文看看萝莉哀,然后嘴角抽搐了两下——

    算了,咱都十八岁了,不和七岁的萝莉一般见识!

    舒允文撇了撇嘴,冢本数美已经微笑着拿出手帕,笑着说道:“……抱歉哦,小哀,允文君他不是故意……”

    萝莉哀接过手帕,向数美道谢一声,数美又微笑道:“……现在确实太热了,小哀也是一头汗,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舒允文闻言一愣,抬手看了下手表:“嗯?现在都十一点半了,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既然要休息,要不我们顺便找家店吃点儿东西?”

    “……吃午饭吗?”数美也抬手看了下手表,然后头微微歪了一下,“……可是我们上午吃了很多小吃,我现在一点儿都不饿啊……灰原,你肚子饿吗?”

    “唔……不饿?!甭芾虬Ц谂员?,擦着眼镜,舒允文沉吟一声道:

    “……都不饿???其实我也不是很饿……既然这样,那要不咱们就找家咖啡厅休息一下,喝点儿冷饮、吃点蛋糕,你们看怎么样?”

    冢本数美、萝莉哀都没有意见,一起点了点头,然后数美又说道:“……这里附近人太多了,我们找个人少的地方吧!~”

    “好??!没问题!”

    ……

    上午十一点半。

    通天阁附近,某家位置偏僻的咖啡厅内。

    鲁邦三世、峰不二子、次元大介、石川五右卫门坐在角落里,次元大介戴着耳机,摆弄着窃听设备,倾听着窃听器里传来的声音。

    鲁邦三世靠在沙发背上,两手垫在脑后,问次元大介道:“喂,大介,夏美小姐她还没有发现‘回忆之卵’吗?”

    话说,他从刚才就想听到香阪夏美发现“回忆之卵”后欣喜的声音,结果香阪夏美却一直没有打开过自己的包包……

    鲁邦三世对面,次元大介点了点头,立刻回答道:“……是??!从二十分钟前开始,夏美小姐似乎就把她的包包放到了一旁,窃听器里一直都没什么声音……”

    次元大介正说着话,忽然“啊咧”一声,脸色变幻:“……鲁邦,情况不太妙!现在窃听器能听到声音了,可是夏美小姐却和铃木先生他们在一起,说着她曾祖父、曾祖母的事情……我说,鲁邦,夏美小姐她要是现在打开自己的包包、被别人看到那颗‘回忆之卵’的话……”

    鲁邦闻言,顿时一脸愕然——

    对??!现在在不明真相的人眼中,真正的‘回忆之卵’,还在除灵师的手里。

    香阪夏美要是当着众人的面儿打开包包、被人看到“回忆之卵”的话,貌似确实不好解释??!

    鲁邦三世懵逼了几秒钟,然后才一脸不确定地挠头道:“……大介你想多了!夏美小姐这么长时间都没打开包包,现在也不见得会打开嘛!”

    “呃……也是……”次元大介表情也颇为复杂,给自己加油打气道,“……再说了,就算她现在打开包包,也不见得一定会发现了‘回忆之卵’……”

    “没错!没错!”鲁邦三世连连点头,“……而且她要是发现那是‘回忆之卵’的话,肯定会立刻拉上包包、不让人看到的,对不对?毕竟,那颗‘回忆之卵’她家的传家宝,市价八亿日元??!”

    鲁邦三世说到这里,伸手按了下自己衣服口袋里的支票本,一脸心疼——

    那颗“回忆之卵”,可是他掏了八亿日元才从舒允文那里买来的。

    以夏美小姐的经济能力,根本不可能掏出八亿日元。

    现在这个价值八亿日元的“回忆之卵”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她的包包里,她怎么可能会让人看到呢?

    嗯……不管从哪方面考虑,夏美她都应该马上把包包拉链拉住,然后回家偷着乐才是最正常的反应嘛!

    鲁邦想着这些,脸上不由得有些紧张——

    夏美小姐,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