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时间临近十点钟。

    大阪,某家酒店的前的街道上。

    香阪夏美、泽部藏之助站在路边,等着出租车,神情都略显担忧,并不好看。

    泽部藏之助站在香阪夏美身旁,声音低沉:“……真是没想到,那颗‘回忆之卵’居然摔坏了,可恶的怪盗基德……如果‘回忆之卵’无法修复的话,那可就是香阪家的损失了……”

    香阪夏美叹了口气,重新挎了一下肩膀上的包包,灰色的眸子里情绪低迷:“……就算‘回忆之卵’已经摔坏了,那也是我们香阪家的传家宝,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把它拿回来……可是,我现在就是担心,‘回忆之卵’的真正主人不愿意把‘回忆之卵’转给我……”

    “是??!”泽部藏之助点了点头,“……听园子小姐说,那位先生今天不打算坐游轮回去,而且还把‘回忆之卵’交给了专家去修复……我觉得,他或许就是不想和我们碰面而已……”

    香阪夏美沉吟一声,然后一脸认真地说道:“……不管有多困难,我都要把‘回忆之卵’堂堂正正地取回来!因为那是我们家族的一个见证!”

    泽部藏之助微微一愣,然后躬身道:“小姐,我会一直支持您的!”

    香阪夏美、泽部藏之助低声聊着天,忽然间,香阪夏美觉得自己被人撞了一下,然后旁边传来一个男人的道歉声:“……抱歉、抱歉,我刚才在想心事,不小心撞到了您……”

    “呃……我没事的,请您以后务必小心一些?!毕阙嫦拿懒赜α艘痪?。

    那个男人又道歉一声后匆忙离开,泽部藏之助皱着眉头道:“……刚才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儿?真是冒冒失失的……”

    “唔……没什么啦,泽部先生?!毕阙嫦拿牢⑽⒁恍?,然后看到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连忙挥手让出租车停了下来,扭头对泽部藏之助道,“泽部先生,我们赶紧上车去码头吧,要是让别人等我们过去,那就太失礼了?!?br />
    “好的,小姐?!?br />
    香阪夏美、泽部藏之助一起上车离开,那个刚才不小心撞到香阪夏美的男人也走到了附近的一辆车上,随手在脸上一拽,拉下了一张面具,露出了一张挂满笑容的猴子脸:

    “……‘回忆之卵’已经成功送到了夏美小姐的包包里。大介,我顺手丢进香阪小姐包包里的窃听器信号怎么样?”

    “一切正常!”次元大介随口回答。

    “那就好!”鲁邦三世得意一笑,“接下来,咱们找家安静的咖啡厅,一起等着听夏美小姐发现‘回忆之卵’时开心的声音吧……”

    ……

    上午十点钟。

    东京,江古田,黑羽快斗别墅内。

    快斗提着旅行包,和寺井黄之助一起走进了屋子里面,把旅行包放下后,紧接着说道:“……寺井先生,铃木家的那些人似乎是要坐游轮回来吧?麻烦您先用窃听设备,窃听一下那艘游轮的无线电,说不定会有什么重要的情报……”

    “好的,快斗少爷?!彼戮浦α艘簧?,然后问道,“……少爷,您家的窃听设备在什么地方?”

    “就在电视机下的柜子里??!您自己拿就好?!笨於匪婵诨卮?,然后指了指自己身上道:

    “……寺井先生,我先回卧室里面换身衣服,马上回来?!?br />
    寺井黄之助连忙应了一声,看着快斗离开后,才走到了电视机下的柜子前,把窃听设备拿了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取出窃听设备后,寺井黄之助又看了一眼摆在柜子上的录放影机,犹豫了一下,又在柜子周围简单地翻找了一下,松了口气——

    快斗少爷终于知道把录像带收起来了吗?

    看样子,少爷他最近看那一类东西的次数应该减少了,难怪最近脸色好了许多。

    嗯……年轻人果然还是要节制??!

    寺井黄之助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重新坐回到了茶几前,开心地摆弄起窃听设备来。

    与此同时,快斗的卧室里面,快斗也飞快地换好了衣服,正准备离开卧室时,目光落到的卧室的保险柜上,忽然想起自己之前为了防止舒允文这个坑货来偷他珠宝特地设下的“圈套”,不由得两眼一亮——

    他虽然在“回忆之卵”的争夺中完败,但是假如舒允文这货也中了他的“圈套”的话,他至少也算扳回一城,不算败得太惨……

    想着这些,快斗立刻走到了卧室的保险柜前,认真观察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微笑——

    果然,他之前布置的小机关被人破坏掉了!保险柜被人打开过!

    会跑他家开他保险柜的人,只有可能是舒允文那个坑货了!

    哼哼!那个家伙在看到那堆假珠宝以及他留的字条后,肯定气坏了吧?

    话说起来,那个无耻之徒上次偷了他的珠宝后还无耻地留下张纸条给鲁邦扣黑锅,这次被他摆了一道,气急败坏下会不会也留下什么字条呢?

    快斗心中得意,YY着舒允文当时气急败坏的表情,然后笑吟吟地打开了保险柜,紧接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怪味儿扑面而来。

    快斗被这股气息冲的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只看到保险柜里摆着满满的一柜子咸鱼,所有的咸鱼都是头朝外,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快斗。

    看到这惊悚的一幕,快斗立刻“啊”的一声尖叫,“啪”的一声把保险柜的门拍了回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差点没有气哭——

    妈蛋!鱼!保险柜里面全是鱼!

    咱只是拿假珠宝骗你而已,你居然在我家的保险柜里塞满了鱼!

    舒允文你个坑货,要不要这么狠啊魂淡!~

    快斗心中咆哮着,忽然间,只见一张字条从保险柜没关紧的门缝中掉了出来。

    快斗愣了一下,用衣服垫着手、强忍着不适把那张纸条拿了起来,定睛一看:咸鱼收好,回头我再收拾你——鲁邦三世

    看着字条上暴丑的字,快斗嘴角抽搐不已——

    妈蛋!神特么的鲁邦三世!舒允文就是你这个坑货,对不对?鲁邦三世怎么可能会跑我家来偷东西?!

    鲁邦要是会来我家偷东西,我就把这一柜子咸鱼全都吃掉!

    快斗心里面刚刚发了誓,然后发现手里面的字条有问题——

    这行暴丑的字被“×”号划掉了不说,字条的背后,好像还有别的字!

    快斗愣了一下,连忙把字条翻转一看:咸鱼才不是我放的——鲁邦三世

    看着这行同样暴丑的字以及那个标志性的人头像,快斗顿时一脑门儿黑线,顺手把字条砸到了地上——

    我去你妹的!鲁邦你特么还真来了?

    舒允文这货来我家偷东西也就算了,你特么也来开我保险柜是几个意思?

    妈蛋!这是我家,不是公共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