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早上七点半,酒店内。

    舒允文洗漱过后,打着哈欠走出了房间,在隔壁房间喊了冢本数美、萝莉哀,一起溜达着走到了酒店的餐厅。

    餐厅内,早起的客人们正在吃着早饭,舒允文他们找了个位置坐下,刚点好食物,然后便看到柯南、小兰、园子他们从餐厅入口走了过来,径自走到了舒允文三人跟前,打了声招呼道:“……允文同学,数美学姐,小哀,你们早上好!”

    “你们也早上好!”舒允文随口回了一句,然后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舒允文刚打完哈欠,紧接着只见萝莉哀、柯南也都一起张嘴打起了哈欠,舒允文见状,顿时嘴角抽搐了两下——

    妈蛋!柯跑跑、萝莉哀这是搞什么鬼?咱打个哈欠都要学?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然后看着睡眼惺忪的柯南道:“……柯南,你昨天没有睡好吗?”

    “是??!”柯南看着舒允文的表情有点幽怨,“……昨天晚上,为了查案,我和毛利叔叔、越水侦探、服部哥哥他们忙到了十二点才回酒店……倒是允文哥哥,你昨晚不是很早就回来了嘛,也没睡好吗?”

    废话!咱昨晚只顾着研究肖布鲁的假面,研究到一点多,当然没睡好啦!~

    舒允文心中嘀咕着点了点头,小兰则微笑着看向萝莉哀:“……小哀她刚才也有打哈欠哎……小哀昨晚也没睡好吗?”

    萝莉哀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正准备说话,舒允文已经笑眯眯地替灯泡萝莉哀回答道:

    “……哈哈哈!小兰你误会了?;以蚬?,纯粹就是本能,和睡没睡好没有任何关系的……”

    舒允文话落,冢本数美、小兰都笑出声来,萝莉哀则嘴角一阵抽搐,死鱼眼看向舒允文——

    你是想搞事吧?除灵师?信不信我回头给你准备一管榴莲味儿的牙膏?!

    舒允文无视了萝莉哀满是怨念的眼神儿,继续和数美、小兰他们聊着天。

    没过多久,服务生把众人点的东西端了上来,舒允文他们吃着东西,说起了打算游玩的地方,听的小兰、园子都有些意动。

    冢本数美见状,微笑着提出邀请道:“……小兰,园子,我记得你们昨晚说,游轮出港的时间是在上午十一点吧?现在还有点时间,要不我们先一起逛逛怎么样?”

    小兰闻言,微微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时间太紧张了……”

    “是??!是??!时间太紧张了!”园子也附和地点头,然后忽然奸诈一笑,“……而且,今天应该是允文大人和数美学姐甜蜜的二人旅行吧?我和小兰要是打扰的话,未免有些太不识趣了!~”

    冢本数美脸上微微泛红:“讨厌啦,园子,你又乱说话!什么二人旅行,这不是还有小哀在呢嘛!”

    冢本数美话落,正低头进食中的萝莉哀眼皮子跳了两下,扭头看了看旁边这对儿恩爱狗,一脸忧伤——

    妈蛋!什么叫“还有小哀在”?你们这俩货秀恩爱、给我伤害的时候当我存在过吗?

    呜呜……我在你们俩面前,根本就是透明的好不好?

    ……

    早上八点钟,鲁邦三世他们的秘密据点内。

    房间内,鲁邦三世、峰不二子、石川五右卫门、次元大介围着桌子吃完了早餐外卖,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节目。

    电视上面,女主持人坐在演播室内,微笑地说着新闻稿:“……昨晚铃木美术馆被盗已经过去将近十二个小时,根据警方调查,目前铃木美术馆内确认失窃的美术品,除了‘回忆之卵’外,还有一套200张的肖布鲁假面,据可靠消息称,这200张肖布鲁的假面,很有可能是被鲁邦团伙盗走……”

    鲁邦三世、五右卫门听着主持人的话,都是一脸忧伤——

    妈蛋!你们这是什么“可靠消息”?他们什么时偷肖布鲁的假面了?

    那一套假面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飞走的,这种诡异的手段,摆明了就是舒允文这个坑货做的好伐?!

    那个坑货偷了东西,凭什么让我们背锅?简直太无耻了有木有!

    鲁邦三世心中吐槽着,然后恨恨地关掉了电视,抬手看了看手表,楞了一下后扭头对次元大介道:“……大介,现在时间已经八点了,按照约定,香阪小姐的最新情报应该已经发到我们的邮箱里了,麻烦你查看一下……”

    “嗯,好的?!贝卧蠼橛α艘簧?,然后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点开邮箱,笑着说道,“……鲁邦,有一封新邮件……”

    “哈哈!一定是关于夏美小姐的?!甭嘲钊雷旖谴判θ?,“大介,麻烦你看看邮件的内容。接下来,我们只要根据情报,找到夏美小姐,把‘回忆之卵’送给她就可以了……”

    “……哈哈哈,鲁邦你说的没错……呃呃……呃……”次元大介微笑着点开了邮件,看着邮件上的内容,忽然整个人都卡壳了。

    鲁邦三世见状,连忙开口问道:“大介,你怎么了?”

    次元大介嘴角抽搐,一脸无语:“……情报上说,夏美小姐为了找回‘回忆之卵’,昨晚自己联系了铃木家,今天上午十一点将搭乘铃木家的游轮返回东京……”

    铃木家的游轮?

    鲁邦三世、峰不二子、石川五右卫门闻言,嘴角都抽搐了起来,然后鲁邦三世问出了众人最关心的问题:

    “……那个坑货除灵师也在船上?”

    次元大介连忙翻起了邮件,然后幽幽地开口道:“……这上面说,除灵师今天要和女朋友留在大阪玩,不在游轮上,不过……”

    “……你敢相信吗?”

    鲁邦三世回想了一下自己和舒允文遭遇后的各种悲惨遭遇,瞬间内牛满面——

    相信?我相信你个毛线??!

    这货昨晚还在美术馆设圈套坑了咱一次,谁知道这次的游轮会不会又是一个圈套?

    万一那家伙又摆个圈套把“回忆之卵”坑回去,他跟谁说理去?

    嗯……不行!咱必须得在香阪夏美上游轮以前把“回忆之卵”送给她!

    至于那游轮?

    谁爱上谁上,反正咱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