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馆展示厅内。

    随着舒允文、冢本数美等人的离开,展示厅一下子空荡了许多。

    毛利大叔、越水七槻继续陪着警方调查现场,小兰、园子、和叶她们则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园子的脸上写满的不开心,皱眉道:“……小兰,你说可恶不可恶?我明明都说了我的身体没事,他们却非得要让我留在这里休息,不让我去找基德大人……”

    “……呜呜……我好担心基德大人??!他之前才说了记住我了,居然就遭人枪击,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

    “呃……”小兰打着哈欠,看着一脸疲乏却装作元气十足的园子,干笑着说道,“……这个、这个也是没办法的嘛!毕竟,你刚才被人迷晕了一次,现在肯定还没恢复,大家也是为了你好嘛……”

    园子轻哼一声,两手抱在胸前,一脸不屑:“……被迷晕了一次又怎么?小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体非常棒的!别说被迷晕了一次,就算是被迷晕两次、三次,我一样元气满满!”

    园子正说着话,忽然听到“咚”的一声轻响,一个冒着烟的东西突兀地砸到了茶几上。

    园子“啊咧”一声:“……奇怪了,这是什么东西?”

    园子话没说完,旁边忽然传来了越水七槻的声音:“……小兰、园子、和叶,你们快点屏住呼吸,躲到别的地方去!那个东西是……”

    越水七槻的话没说完,园子已经闻到了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然后脑袋一晕,“啊啊啊”地叫唤着,又软软地靠在了沙发上,昏了过去。

    在昏过去前的那一刻,园子也终于想到那是冒烟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一句“MMP”回荡在脑海里,久久不息……

    在展示厅内的人全都昏倒后,峰不二子戴着氧气面罩走了进来,两眼一扫展示厅内的诸多美术品,两眼发亮:

    “……好东西真是太多了!可惜留给我的时间只剩下五分钟,只能挑一些又小又值钱的宝贝了……”

    ……

    基德被枪击的河边。

    警方以及刚刚赶到的消防厅工作人员开始下水,寻找起了基德。

    柯南、服部平次站在河边看着,舒允文则无聊地和数美酱低声聊着天,说着一些诸如“天气不错”、“月色好美”之类的话,让周围的人分外无语。

    舒允文、冢本数美继续旁若无人地聊着,柯南终于忍无可忍,扭头瞪了舒允文一眼,正准备提醒舒允文注意一下场合时,正巧看到了警方正在取证“回忆之卵”,顿时一脸狐疑:

    “……喂,允文哥哥,你有点奇怪??!你的‘回忆之卵’价值整整八亿,被基德偷走以后都摔变形了,你怎么好像一点儿都不在意?”

    柯南话落,舒允文则是微微一愣,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一脸气愤地说道:“不在意?我怎么可能不在意?不过现在既然都已经摔变形了,那也没办法了,可恶的基德,别让我逮到他!”

    舒允文说着话,又看向西野真人道:“西野秘书,麻烦你帮我和警方说一下,把‘回忆之卵’收起来,回头我找专人试试,看能不能修复!”

    “好的,允文大人?!蔽饕罢嫒肆τα艘簧?,跑去和警方交涉。

    舒允文则扭头看向柯南——

    话说,多亏了柯南提醒,要不然他都忘了,他用来坑快斗的“回忆之卵”是假的。

    要是这颗假蛋被警方收走了,回头警方发现是假的,貌似很有点麻烦??!

    至于诬陷快斗拿走了真蛋、故意扔下一颗假蛋?

    这扔假蛋的动机解释不通不说,警方还有可能会怀疑快斗偷走的可能就是一颗假蛋,怀疑到他的身上来!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口咬定这颗假蛋是真的,然后拿回去销毁掉就好了……

    嗯,现在想想,真要多谢柯南大佬提醒我销毁证据啦!~

    舒允文对柯南感激不已,柯南虽然有点奇怪,但没有继续问下去,反而斜着眼问道:“……允文哥哥,你的‘回忆之卵’能修好吗?”

    “谁知道?但总得试试??!”舒允文假装心疼地叹了口气,旁边的西野真人已经把“回忆之卵”要了回来,微笑着说道:

    “……允文大人您请放心,在美术展开始前,我们就向保险公司买了巨额保险,只要美术品是在美术展期间出了问题,保险公司都会负责赔偿。所以,就算您的‘回忆之卵’修不好,您的损失也会由保险公司包赔的……”

    “呃……是吗?”舒允文愣了一下——

    我勒个去!这么说来,咱还能骗保?

    舒允文正乱想着,服部平次忽然开口道:“好啦!这些事情以后再说也可以的。现在咱们应该考虑的问题有两个,一是基德是否被枪击中落入水中;二是枪击基德的凶手是什么人!”

    柯南闻言一愣,然后也点头道:“没错,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这两个问题了……允文哥哥,你有什么看法吗?”

    “我的看法?”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扭头瞄了一眼在不远处鬼鬼祟祟的快斗,微笑着说道,“……你们要问我基德是被谁枪击的我不知道,但要是问基德是死是活,我倒是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没必要继续在在河水里找了,那家伙没死……”

    舒允文说着话,快斗动作一僵,扭头看向舒允文——

    我勒个去!你这货该不会是想要揭穿我了吧?

    柯南、服部平次则是两眼一亮,一起期待地看向舒允文道:“……嗯?允文同学,你怎么说有什么依据吗?”

    “依据嘛?”舒允文继续斜眼瞄着快斗,看看快斗那可怜的小表情,然后嘿嘿一笑,开口道,“……那是因为,他的党费还没……”

    舒允文话还没说完,快斗终于承受不住压力,把身上的伪装一除,在众人懵逼中的目光中冲向河岸纵身跃下,滑翔翼展开,留下了一道悲愤的声音:“……可恶!算你狠!我走行了吧!”

    滑翔翼歪歪扭扭地飞向空中,周围的围观群众这才反应过来,大吼大叫着行动了起来:

    “该死!那、那是基德!”

    “基德他什么时候混到我们里面来的?快点抓住他!”

    “这次绝对不能让他逃掉!”

    “……”

    条子叔叔们齐刷刷地冲向警车,柯南、服部也一起上了摩托车,沿着基德离开的方向追去,只留下舒允文一脸懵逼,风中凌乱——

    话说,咱不就是想说句“他的党费还没交呢”调侃一下快斗,开个玩笑嘛!

    这孩子怎么自己跳出来、暴露跑人了?这可真是……

    唉……快斗啊,我这次真没想坑你!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