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

    快斗被枪击的河水边,柯南手里面捧着那只受伤的鸽子,和服部平次一起思索着枪击基德的嫌疑人。

    忽然间,远处响起了警笛声。

    柯南、服部平次微微一愣,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然后便看到一连串的警车飞快赶来,停在了四周,许许多多的条子叔叔从警车上走了下来。

    看到警察赶来,柯南、服部都松了口气,一起和警方说了一下情况。

    柯南、服部才刚把事情经过说个大概,紧接着又看到一辆铃木财团的豪车也停在了不远处,几个熟悉的人影走下了车,径自向着他们走来,还挥手打招呼道:“柯南、服部,你们好??!”

    妈蛋!这家伙怎么也来了?我们不好!

    柯南、服部平次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柯南小鬼干笑着挠头道:“……允文哥哥,数美姐姐,还有灰原……你们怎么也来了???”

    “……我听说基德被枪击了,所以过来看看……”舒允文随口说着,脑中已经下令道:“……成实,你和明美、山口先生、智也、惠理子小姐他们马上在四周搜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快斗……”

    舒允文话音落下,成实应了一声后,还不到两秒钟便重新飞到了舒允文跟前,一脸古怪地汇报道:“……允文大人,我们找到快斗了……”

    “哈?这么快?”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惊愕道,“……他在哪儿呢?不会真的死了掉水了吧?”

    “呃……这倒是没有?!背墒狄×艘⊥?,然后伸手一指前方的某个位置,开口道,“……快斗就在那边,他伪装成了一个制服警察,正往这边偷看呢……”

    “呃……这货居然又玩伪装?”舒允文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一脸无语地扭头看向成实所指的位置,与快斗的目光一个接触。

    紧接着,某快斗哆嗦了一下,立刻扭头看向旁边,内牛满面——

    妈蛋!他现在只是想混进来查查是哪个杀千刀的想杀他而已,怎么会又遇到舒允文这个坑货?

    咱要不要这么衰的?!

    而且……这货怎么又是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

    你特么画风跟我们不一样也就算了,开个外挂都不会欠费的嘛?!

    快斗又开始崩溃,舒允文在瞄了快斗一眼后,有些无语地收回目光——

    算了,虽然不知道这货为毛又扮成条子叔叔,不过只要他不在咱跟前作死,咱也懒得揭穿他了!

    毕竟这熊孩子今晚真的挺倒霉的,咱身为一个善良的好人,同情心也是必不可少的嘛!~

    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无视了快斗,然后快步走到了柯南他们跟前,低头一看柯南手里的东西,一脸诧异:“……嗯?柯南你哪儿逮了只鸽子?这是准备煲汤喝???”

    听着舒允文的话,快斗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扭头看向舒允文,一脑门儿黑线——

    煲汤?煲你妹的汤!那是咱家养的鸽子,咱的朋友、魔术助手、魔术道具,你居然要拿去煲汤?

    妈蛋!你要不要这么凶残?!

    快斗一脸悲愤,柯南也是一脸无语道:“……允文哥哥,你在说什么???这应该是基德用来变魔术的鸽子,好像不小心伤了翅膀,所以才会掉在这里的……”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瞄了一眼快斗,又和快斗目光对上了,笑眯眯地说道:“……原来是基德的鸟??!”

    快斗看着舒允文,可怜巴巴地点头——

    没错!那就是我的鸟!

    嗯……等等!这句话的感觉怎么怪怪哒?!

    快斗忽然觉得裤裆一凉,舒允文又忽然话锋一转,继续认真地说道:“……既然是基德的鸟,那就更不能放过了!柯南你想一想,基德那个可恶的家伙,每一次都把大家耍得团团转,尤其是在场的警察,哪一个不恨他?咱们既然抓到了基德的鸟,就应该把这只鸟开膛破肚、拔毛煲汤,然后送给在场的每一位警察先生喝汤吃肉,以泄心头之恨才对嘛!~”

    舒允文话落,快斗动作一僵,一脸懵逼——

    妈蛋!去你妹的“以泄心头之恨”!

    咱是把其他人耍得团团转没错,但每次遇到你,咱都被你耍得团团转好伐?

    你这个凶残的家伙,一直欺辱我也就算了,现在连我的鸟也不放过……

    快斗盯着舒允文开始磨牙,冢本数美伸手拍了舒允文一下,然后不满地说道:“……允文君,你真是的,不要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种事情啦!~这只小白鸽这么可爱,怎么可以煲汤嘛!~”

    “呃……”舒允文看看柯南,又看看萝莉哀——

    话说,这俩货也算小孩儿?

    至于可爱神马的……这很重要吗?

    数美酱你知不知道,咱上次给你带的红烧兔肉是怎么来的?

    舒允文想了想,终究没有把话说出口,倒是柯南又继续说道:“……没错!没错!小兰姐姐她也很喜欢这种小动物,这只小白鸽就暂时让我来照顾吧,等回去以后,我让小兰姐姐给小白鸽包扎伤口……”

    “嗯,这样也好?!壁1臼牢⑿ψ诺懔说阃?。

    快斗看着这一幕,终于松了口气——

    我可怜的小白鸽,总算是没被某个凶残的家伙拿去煲汤!

    对了,还得谢谢柯南,多亏他救我鸟命??!

    嗯……这句话怎么也觉得怪怪哒?

    ……

    与此同时,铃木现代美术馆外。

    次元大介摘掉耳机,开口道:“……除灵师他们已经抵达基德被枪击的地方了。不过,不二子,你确定要动手吗?”

    “那是当然!”峰不二子点了点头,在车后座上收拾着东西,装进了一个大包包里面,“……这么好的机会,如果就此放过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那好吧!”次元大介沉吟一声,“……虽然我还觉得有点怪怪的,不过既然你决定了,那就抓紧时间吧!按照之前说好的,我在外面放哨等候,你去美术馆内动手偷窃,最多八分钟时间,不管能偷到多少东西,我们必须得马上撤退!”

    “好的,没问题!”峰不二子提着包包下了车:

    “……你就在驾驶座上等我回来吧,大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