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嚏!~”

    铃木现代美术馆的展示厅内,舒允文正和刚刚赶到的西野真人说着话,忽然大大地打了个喷嚏。

    冢本数美见状,立刻从包包里面拿出卫生纸,递给舒允文,关心地问道:“……允文君,你这是感冒了吗?”

    “应该不是吧?”舒允文摇了摇头,然后皱眉道,“……我觉得,这肯定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嗯……肯定是怪盗基德!”

    舒允文熟练地把黑锅扣到了快斗的头上,旁边忙着调查现场的条子叔叔忽然走了过来,向着舒允文一敬礼道:

    “允文同学您好,很抱歉打扰了!我们刚才调查了现场,发现除了您的‘回忆之卵’外,展示厅内的200张肖布鲁的假面也消失不见,请问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嘛?”

    “呃……”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随口胡扯道,“肖布鲁的假面吗?我走进展示厅的时候,假面已经不在了……”

    “是这样吗?”条子叔叔点了点头,然后捏着下巴,“……既然如此,那肖布鲁的假面,应该就是被基德或者鲁邦偷走的吧?真是奇怪了,展示厅这里的美术品这么多,价值比那200张假面昂贵的也有不少,他们为什么会把偷这么麻烦的东西……”

    条子叔叔嘀咕着,旁边刚刚吃了许多狗粮的萝莉哀默默地吐槽报复:“谁知道?偷这东西的人可能是脑子坏掉了吧!”

    萝莉哀话落,舒允文立刻无语地看向萝莉哀——

    话说,这只萝莉搞毛线???

    咱又没有得罪你,为毛要说咱脑子坏掉了?你脑子才坏掉了呢!

    舒允文心里面正乱想着,忽然间只听休息区那里传来一些声音。

    舒允文、冢本数美他们扭头看去,只见园子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正懵懵地看着周围。

    冢本数美见状,立刻快步走了过去,开口问道:“园子,你没事吧?”

    “数美学姐?”园子眼睛朦胧,一副糊涂相,“……我没什么事,就是有点困。对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舒允文也溜达着走了过来,随口道:“……刚才鲁邦三世还有怪盗基德来偷‘回忆之卵’,你被迷晕了……”

    “唔……”园子愣了几秒钟后,然后忽然“啊”了一声,瞬间清醒过来,两手合在胸前开始发花痴,“允文大人你说什么?基德大人他来这里偷‘回忆之卵’了吗?可恶,我当时为什么会昏睡过去,没能亲眼看到基德大人,好失望??!”

    “……对了,允文大人,数美学姐,基德大人他刚才有没有注意到我呢?为了基德大人,我今天可是有专门打扮过的哦!~”

    园子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

    “呃……”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看着园子发花痴,一个个都是一脑门儿黑线,然后想到基德刚才给园子留下的那句话,顿时一脸的同情:

    “你别说,怪盗基德他还真的看了你一会儿……”

    “真的吗?”园子非???,两眼放光,“那基德大人他有没有说什么关于我的话?”

    舒允文又同情地看了一眼园子,然后幽幽地说道:“……他就说了一句……他记住你了……”

    “基德大人说他记住我了?”园子又“啊”了一声,然后两手捂着脸继续发花痴,“……基德大人他这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可是、可是……我现在也很喜欢阿真哎!他们两个,我真的很难选择……”

    园子“巴拉巴拉”地说着,舒允文无语地扭头看向一边——

    好吧,这个花痴少女已经病入膏肓,彻底没救了!

    ……

    铃木现代美术馆附近。

    地下停车场内,次元大介、不二子坐在面包车上,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显示的监控画面,皱着眉头用对讲机问道:

    “鲁邦!五右卫门!你们两个现在在什么地方?‘回忆之卵’到手了没有?怎么还没回来?”

    次元大介声音落下,对讲机中紧接着传来了鲁邦的声音:“啊哈哈哈!‘回忆之卵’已经到手了,不过我这里出了一些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不二子一脸疑惑,也就在这时候,对讲机中又传出了石川五右卫门的咆哮声:

    “鲁邦!你给我站?。?!我今天一定要砍死你??!”

    五右卫门的咆哮声落下,紧接着又是鲁邦的声音:“……不二子,大介,你们现在就回咱们的据点、那家幼儿园等我们吧,我们在那里会合;有那个除灵师在,你们没机会偷到任何东西……”

    “……??!五右卫门,你还真砍??!真是的,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好不好……不二子,如果我今天真的要死,那我一定要告诉你,我永远爱你……”

    鲁邦嚷嚷完,对讲机里又没了声音,峰不二子顿时一脸懵逼:

    “……呃……这个逗比又在搞什么鬼?”

    次元大介则想到了某个可能,嘴角抽搐了两下,庆幸自己当时足够机智的同时,又扭头对不二子道:

    “……好了,不二子,别想那么多了。鲁邦现在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么那就回去吧……”

    “……有那个除灵师在,我们确实没有机会的……”

    ……

    河边的陆地上。

    柯南、服部平次继续盯着地面上的东西:“……‘回忆之卵’不仅摔变形了,上面的玻璃也都碎掉了……”

    “是??!”服部平次点了点头,眯着眼睛道,“……‘回忆之卵’的事情暂且不说,工藤你刚才也看到了吧?那边似乎是……手枪开枪的火花……”

    “嗯,我当然看到了!看现在的情况,基德他可能被人枪击了!”柯南伸手捏着下巴,“……他的右眼单片眼镜玻璃被击碎,眼镜片上还残留有一些血?!绻飧鲅菏腔碌幕?,那也就意味着,基德他可能已经被……”

    “没错!”服部应了一声,抓住了在地面上“扑棱”的鸽子,若有所思,“……假设基德被击中的话,他现在很有可能就是掉进了我们旁边的河里。只凭我们两个人,想从河里找到基德绝对没可能。所以……”

    “……呼叫支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