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台旁,舒允文正不爽着,数美又微微一笑,转而看向石川五右卫门道:

    “……另外,为了防止石川先生不尽全力,我们不如再加一个条件。如果石川先生可以打败我的话,‘回忆之卵’的交易继续进行;要是我胜出的话,这项交易就此中止……看鲁邦先生的样子,他似乎很想要这颗‘回忆之卵’,所以,为了自己的伙伴,请石川先生使出全力吧!”

    我勒个去!逼石川五右卫门出全力……数美酱你这是要来真的??!

    舒允文听着数美的话,一脸懵逼,石川五右卫门则看了下鲁邦三世,神情凝重起来:

    “……拿‘回忆之卵’当赌注吗?鲁邦这家伙虽然很不着调,但就如同你所说,我们是伙伴。为了帮他拿到‘回忆之卵’,我也只有全力以赴了!”

    石川五右卫门话落,鲁邦三世立刻尬笑道:“……五右卫门真是的,什么叫‘很不着调’嘛!哈哈哈哈,他这个人就是喜欢开玩笑……”

    鲁邦旁边,舒允文扭头看向这个逗比,不由得点了点头——

    嗯,石川五右卫门说的简直太有道理了??!~

    舒允文瞥了鲁邦一眼,然后目光不经意间一扫,却发现快斗却贼忒兮兮地盯着展示台上的“回忆之卵”,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舒允文皱了皱眉头——

    话说,快斗这家伙搞毛线?难道他还想偷“回忆之卵”?

    咱虽然答应今天先放过他,但他要是自己作死的话,可怪不得咱??!

    舒允文想着这些,又看了看快斗那张还挂着泪水的脸,有点同情地摇了摇头——

    算了!这倒霉孩子挺可怜的,今天咱不跟他一般见识!

    他要是还想偷“回忆之卵”就让他偷,反正别让他把真东西偷走就是了……

    舒允文想了想,扭头一看休息区茶几上的假“回忆之卵”,两眼一亮,念动巫咒布置下了【幻术】,然后脑中下令道:“成实,你去把茶几上那颗假的‘回忆之卵’拿过来,和展示台盒子里的真‘回忆之卵’换一下……”

    “唔……好的?!背墒涤α艘簧?,飞快地把“回忆之卵”掉包,然后把真“回忆之卵”递给了舒允文,舒允文则顺手把“回忆之卵”塞进了数美的包包里。

    当然,因为受【幻术】影响的缘故,周围的人都没有察觉,“回忆之卵”已经被掉包了。

    舒允文刚一掉包了“回忆之卵”,冢本数美也和石川五右卫门说完了话,向着五右卫门躬身道:“……石川先生,请您多多指教?!?br />
    石川五右卫门点了点头:“……也请你多多指教!”

    两个人话落,眼神同时变的锐利起来,然后冢本数美首先动手,一道直拳向着五右卫门打去。

    五右卫门抬起手臂抵挡,紧接着脸色变幻,身体向着身后的落地窗方向连退几步,一脸惊愕:“……怎么可能?你的力量怎么增强了这么多?!”

    在五右卫门的感觉中,冢本数美现在的力量,比上一次交手时强了太多!

    冢本数美目光严肃,继续朝着五右卫门连连抢攻,逼得五右卫门不断后退,最后差不多贴紧了防弹玻璃。

    看到五右卫门躲闪空间越来越小,冢本数美忽然飞起一脚,朝着五右卫门的脑袋踢去。

    五右卫门看着逼近的鞋子,顾不得形象,一个赖驴打滚,滚到了旁边。紧接着,冢本数美的脚踢在了防弹玻璃上,恐怖的力道印在了玻璃上,让整张玻璃带着槽口飞了出去,然后摔在了外面的草坪上,带出一声巨响。

    湿热的暖风从外面传了进来,冢本数美慢慢地收回了腿,看向旁边的五右卫门,回答着他之前的问题:“石川先生,允文君帮我找了一件快速增强实力的宝物,我的实力增强了许多。所以……”

    “……请您认真对待,好吗?”

    ……

    铃木现代美术馆外。

    距离美术馆约一百多米远的街道上,柯南、服部平次“吭哧吭哧”地喘着气,一起走在街道上:

    “……好累??!我说,工藤,咱们两个一直跑来跑去地找那个家伙有意义吗?反正他又逃不掉……”

    “是??!”柯南点了点头,“……我觉得好渴。刚才咱们点了汽水,应该喝了汽水再回来的……”

    “……没错!不过好在终于走到美术馆了,这下子不管舒允文那家伙在不在,我都要先喝口水再说其他事情……”

    “我也一样?!?br />
    “……”

    两个把青春的荷尔蒙挥洒个差不多的少年说着话,忽然间听到美术馆那边传来“砰”的一声巨响,连忙抬头望去,正巧看到冢本数美踹飞了防弹玻璃的那一幕。

    柯南、服部平次先懵逼了一下,然后服部平次嘴角抽搐:“……喂!柯南,你看到了吗?那个人是……”

    “……那是允文同学的女朋友,数美学姐!那里是展示厅吧?她在干什么?”柯南眼皮子一阵乱跳,按了下眼睛上的放大按钮,观察着窗户那里的情况,然后瞳孔一缩,“……石川五右卫门?!数美学姐在和他打?”

    “……不好!是鲁邦他们来了!”

    柯南、服部平次对视一眼,神情肃穆,本来快要枯竭的青春荷尔蒙忽然爆炸,一起飞快地向着美术馆跑去……

    ……

    “好、好厉害!”

    展示厅内,舒允文、灰原哀、鲁邦三世、黑羽快斗这几位围观群众看着冢本数美踢飞了防弹玻璃,一个个都是目瞪狗呆。

    “你的女朋友居然在压着五右卫门打?这、这太不可思议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五右卫门这么狼狈……”鲁邦三世惊愕地说着,“……一脚把防弹玻璃踹飞,看来她刚才真的只是‘轻轻地’踢了我一脚……除灵师,你的女朋友真是太厉害了……”

    舒允文听着鲁邦三世的“夸赞”,不由得尬笑两声,一脸忧伤——

    妈蛋!这还用你说?现在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好伐!

    鲁邦三世继续震惊着,然后忽然扭头看向舒允文,一脸钦佩和惋惜:“……除灵师大人,你居然敢找这样的女朋友,不愧是一位拥有奇异能力的强者……对了,你和你的女朋友吵过架吗?你打得过她不?”

    舒允文嘴角抽搐了两下,面容扭曲地看向鲁邦,“呵呵”一声,向着绫彩子招了招手:

    “绫彩子,快点过来,你鲁邦蜀黍喊你一起玩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