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四章 舒允文和鲁邦三世达成了一场交易!~



    “唔……这个……”

    舒允文听着快斗的话,也有点懵逼了,然后目光一扫,伸手指向昏睡中的园子:“……这是园子说的。她说你故意把卡片扔我脸上,就是在挑衅我,向我发起挑战……难道不是吗?”

    “废话!当然不是!”快斗一脑门儿黑线地回应,也扭头看向了休息区里呼呼大睡的园子,一脸忧郁地咬牙切齿道:“……我记住你了!哼!”

    妈蛋!那个叫园子的女人怎么可以乱说话?伦家明明没有那个意思好不好!

    你这是跟我有什么仇、什么怨,要这样污蔑我?

    快斗继续忧伤着,舒允文终于反应了过来,“哎呀呀”一声,笑嘻嘻地说道:“……搞了半天,这都是误会??!那今天我就放过你了!”

    话说,他本来还给快斗准备了一盒子卡片的……现在看快斗妆都哭花了,就算了吧!~

    快斗闻言,郁闷地看向舒允文——妈蛋!现在才说放过?你特么睁大眼睛看看,我现在成什么样儿了?

    快斗心中悲苦,然后看向展示台里的“回忆之卵”,试探着问道:“……那‘回忆之卵’,能不能……”

    “不能!‘回忆之卵’是我的!”舒允文义正言辞的拒绝,“……其他人的东西我不管,你想偷就偷,但是想拿我的东西,肯定不行!”

    “可是,这颗‘回忆之卵’对我很重要,我必须得……”快斗正说着话,鲁邦三世忽然从旁边凑了过来,打断道:

    “……伟大的允文大人,我也很需要那颗‘回忆之卵’,你别理这个小家伙,把‘回忆之卵’送给我吧!”

    鲁邦三世话落,快斗扭头看了过去,一脑门儿黑线——卧槽?鲁邦你几个意思?又要跟我抢“回忆之卵”,想单挑吗?

    鲁邦看到了快斗愤怒的眼神儿,也不甘示弱地还了回去——哟呵?小家伙你眼神儿还挺犀利?有种放学别走!

    两个大盗彼此怒视,舒允文则看着鲁邦,一脸嫌弃:“鲁邦你开玩笑呢吧?‘回忆之卵’是我的,价值至少八亿日元,你张张嘴就想让我送你?”

    这臭不要脸的想的挺美,他以为自己是谁??!***吗?

    “呃……”鲁邦三世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问道,“……那……要不我出钱买?我出八亿日元!”

    我勒个去!鲁邦这货还真的出钱买了?八亿日元说掏就掏,真是够壕的??!

    舒允文有点惊讶,然后想到了同样想要“回忆之卵”的快斗,扭头看向了同样惊愕中的快斗,期待地问道:“……喂!基德!~鲁邦出价八亿了,你呢?”

    “啊咧?”快斗懵逼了一下下,然后明白了舒允文的意思——妈蛋!这货是想让他们两个竞价?你还要不要脸了??!

    快斗嘴角抽搐,然后一脑门儿黑线地大声咆哮道:“……八亿个毛线??!你看我像是有八亿的人嘛?!”

    “嗯……不像!”舒允文一脸鄙夷——

    看你衣冠楚楚,平时又那么喜欢装逼,原来是个穷逼!算我看错你了!

    鲁邦三世立刻哈哈笑着凑到舒允文跟前,从衣服里面掏出了一个支票本:“……真是谢谢您了,除灵师大人!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我这就给你开支票……”

    “哈哈……好!~”

    一颗“回忆之卵”换八亿日元外加鲁邦三世一个人情,还是挺值的了!

    舒允文和鲁邦三世很快达成了一场交易,把快斗恨的牙痒痒,郁闷地想要吐血——

    话说,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

    他们明明是来偷东西的好不好?现在这里俩家伙怎么交易起来了?

    尤其是鲁邦,你堂堂国际大盗盯上的东西,居然还掏钱买?你身为大盗的尊严呢?!

    快斗继续忧郁地仰头望天,然后忽然想起了舒允文之前说过的话,两眼一亮——

    话说,舒允文那家伙说了,咱想偷他的东西肯定不行,但是其他人的东西咱想偷就偷,他不会管!

    现在“回忆之卵”还是舒允文的,但是等这两个无耻的家伙交易完后,“回忆之卵”就是鲁邦的了!

    到时候咱在对“回忆之卵”下手的话,舒允文这家伙总没理由插手了吧?

    哼!鲁邦你爱买就买吧,反正“回忆之卵”咱要定了!

    快斗想着这些,两眼又继续盯住了“回忆之卵”,土豪鲁邦三世则很快写好了支票,然后把支票递给了舒允文。

    舒允文笑着接过支票,目光在四周一扫,看到放在休息区茶几上的假“回忆之卵”及其装“回忆之卵”的盒子后,立刻吩咐道:

    “成实,麻烦你把那个盒子拿过来,把‘回忆之卵’给鲁邦先生装好!”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涤α艘簧?,立刻飞到茶几那里,把装“回忆之卵”的盒子拿了过来。

    舒允文用盒子装好了“回忆之卵”,正准备交给鲁邦,不经意间一扭头,只见数美正盯着石川五右卫门发呆。

    舒允文愣了一下,立刻想起了数美的心愿,轻咳一声后,把“回忆之卵”又放回了展示台上,笑着说道:“……鲁邦,‘回忆之卵’八亿日元卖给你没问题,不过,我女朋友想和石川先生较量一下空手道,没问题吧?”

    “较量空手道?”鲁邦三世微微一愣,看了冢本数美一眼,又扭头看向石川五右卫门。

    石川五右卫门此时正和数美对视着,听到舒允文的话后,把斩铁刀往地板上一插,看着冢本数美道:“较量一下吗?当然可以……我可以感觉到,你的实力比之前又强了一些,确实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对手……”

    冢本数美也看着石川五右卫门,把手中的包包递给了舒允文,向着石川五右卫门走去:“……石川先生目光如炬,我确实有一些小小的进步,想要找高手讨教一下……”

    冢本数美说着话,慢慢地走到了石川五右卫门跟前,然后忽然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君,我很想和石川先生好好打一场,所以请你一会儿不要干扰我们,可以吗?”

    舒允文“啊”了一声,刚想说什么,不过看到数美酱那认真的表情,无奈点头道:“好吧,我保证不干扰你们?!?br />
    舒允文嘴上答应着,眼睛却不爽地看向石川五右卫门——

    妈蛋!五右卫门你给我悠着点儿,要是敢伤了咱家女朋友,咱让你家天天闹鬼你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