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穿越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八九三章 身为大盗不偷东西,你们还有没有点儿职业操守?!~

第八九三章 身为大盗不偷东西,你们还有没有点儿职业操守?!~



    美术品展示厅所在楼层。

    随着“?!钡囊簧嵯?,电梯门打开,舒允文、冢本数美、灰原哀一起走出电梯,快步向着展示厅走去。

    三个人很快走到了展示厅的门前,紧接着便看到四个条子叔叔或躺或趴地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着。

    冢本数美见状,有些担心地问道:“……允文君,他们没事吧?”

    舒允文还没回答,萝莉哀已经低头看了看,随意地说道:“他们只是被麻醉了而已,没有什么大碍,睡一觉就好了……”

    “呃……小哀你懂的真多??!”数美眯眯眼一笑,舒允文则笑眯眯地轻抚萝莉哀猫头:

    “……那是当然啦!~灰原她可是一位生物、医学方面的天才,实验室里面藏了一堆麻醉药,时不时地就麻醉了她的小白鼠配合她做人体实验,对这些当然再清楚不过了!~”

    萝莉哀听着舒允文的话,嘴角抽搐了两下,扭头冷漠地看着舒允文——又黑我?你特么信不信我今晚麻醉了你拿你做实验?

    舒允文无视了萝莉哀冷漠的眼神儿,又继续皱眉道:“……话说起来,鲁邦三世、怪盗基德诡计多端,而且都是使用麻醉药物的高手,咱们一会儿进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千万不能着了他们的道!”

    舒允文告诫着数美、灰原,数美立刻点了点头,然后舒允文脑中问道:“……成实,展示厅内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危险?”

    “呃……我觉得,应该不会有危险吧?”成实的声音传入脑中,不过语调颇为古怪,“……允文大人,你还是自己进来看看吧……”

    我勒个去,成实这怪怪的语调是几个意思?

    舒允文愣了一下下,然后推开展示厅的大门往里看去——

    展示厅内,“回忆之卵”的展示台旁,鲁邦三世头上顶着绫彩子,“开心”地“啊啊”叫着,带着绫彩子兜圈子;快斗颓然地坐在地毯上,和武田美莎“亲切”地聊着天;至于石川五右卫门则一手握在刀柄上,死死地盯着前面,一副一言不合就拔刀的架势……

    舒允文看着这一幕,简直是一脸懵逼——

    话说,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

    这场景跟他想的根本就不一样??!~

    你们这些大盗不是来偷东西的嘛!现在不偷东西也就算了,为嘛还这么欢乐?你们到底还有没有点儿职业操守?!

    舒允文心中吐槽着,然后直接走进了大厅里面,忍不住问道:“喂!你们不是来偷东西的嘛,这是搞什么鬼?”

    舒允文话落,大厅里面连人带鬼,一连串的目光“刷刷刷”地看了过来,然后快斗、鲁邦三世他们同时泪崩——

    妈蛋!偷东西?

    就你给我们布置的这个“阵容”,我们偷个毛线??!

    两位大盗心中咆哮着,然后鲁邦三世头顶着绫彩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着舒允文冲来:“……除灵师救命啊,这个小鬼一直趴我脸上啃我,你快点帮忙把它赶走,求求……”

    鲁邦三世刚冲到舒允文跟前,话还没说完,冢本数美已经眉头一皱,口中低喝一声,飞起一脚,把鲁邦踹飞了出去,“piaji”摔倒在了地上,抽搐了起来。

    舒允文“啊”了一声,扭头看向数美,有点无语:“……数美酱,你踢他干什么?”

    话说,虽然鲁邦是来偷咱东西的,但是他现在的样子感觉已经很惨了,数美酱你怎么还打他?

    “呃……”冢本数美收回了腿,立刻恢复成温柔软妹砸的样子,两手摆在裙摆前,眨着眼回答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嘛,鲁邦他们诡计多端,咱们要小心一些,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

    “……这不鲁邦先生他刚才已经快冲到你跟前了,所以我就轻轻踢了他一下……”

    “呃……”舒允文顿时无言以对,仰头望天——好吧,他刚才貌似真的说过这话来着……

    舒允文看看依旧还在抽搐中的鲁邦,走过去一脸歉意地说道:“……抱歉啊,鲁邦先生,我女朋友不是故意的,这都是我的错……”

    鲁邦三世抿着嘴,脸上表情那叫个委屈:“……我就是想让你帮忙把这个小鬼赶走而已……”

    “哈哈哈……真的非常抱歉!”舒允文再度道歉,然后手中运转巫力,揪起趴在鲁邦脸上的绫彩子,板着脸教训道,“……绫彩子,你怎么还是这么喜欢捣乱?以后不准随便欺负这位蜀黍!”

    绫彩子飘在空中,一双眼睛眨了眨,无辜地比划了两下:“……我只是觉得这位蜀黍长得像猴子一样可爱,所以喜欢跟他玩!~”

    “噢,是这样??!”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鲁邦,转告道,“……鲁邦,绫彩子说,她只是觉得你长得像猴子一样可爱,所以喜欢和你玩而已……她没有恶意的!”

    去你妹的没有恶意!她喜欢和我玩,但是我特么不想和她玩??!

    还有,那句“像猴子一样可爱”是几个意思?这是在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吗?!

    鲁邦内牛满面,舒允文则提着绫彩子走到了展示台前,把绫彩子送回了云一惠理子怀中,然后看向快斗,笑眯眯地打招呼道:“基德你好啊……嗯?你脸上怎么有泪水?是谁欺负你了?”

    妈蛋!你特么还有脸问?除了你还能是谁?!

    快斗一脸委屈,索性破罐子破摔地咆哮道:“舒允文,我有得罪过你吗?!之前拿个假蛋把我引到仓库,现在又把我引到这里,一晚上折腾我两次……我偷的又不是你的东西,你为什么老是针对我?”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问道:“……谁说你偷的不是我的东西?那颗‘回忆之卵’就是我的??!”

    “‘回忆之卵’是你的?那不是铃木家的吗?”快斗不信。

    “铃木先生看我挺喜欢‘回忆之卵’,所以就把它送给我了??!”舒允文随口说道,“……至于你问有没有得罪过我……你特么把预告函直接扔我脸上,向我发起挑战,这不算得罪算什么?”

    “什么?我挑战你?”快斗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卡片扔你脸上是意外!我拿魔术手枪射卡片的时候,铃木家的座敷童子忽然冒了出来,吓了我一跳,所以才射偏了……”

    快斗解释着,然后又忽然一脸疑惑地问道:“……等等!我只是不小心把卡片扔你脸上而已,你怎么会认为那是我在挑战你?”

    话说,你这是怎么理解的?

    我特么一遇到你就被坑,哪里还敢对你发起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