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二章 基德别哭啦,蜀黍刚才是吓你的!~



    铃木现代美术馆前。

    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一下车,守在外面的云一惠理子、智也立刻飘到了舒允文跟前,向着舒允文打了声招呼:“允文大人,您回来了?”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快步向着美术馆内走去,同时开口问道,“……惠理子女士,您什么时候从泷泽仓库那边回来的?我让您拍的东西拍好了没?”

    “……我刚回来没多久?!痹埔换堇碜恿⒖瘫然?,“……至于您让我拍的怪盗基德被卡片打脸的视频也拍好了,现在设备就被我放在那边的草丛里……只不过,事情出了一点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舒允文好奇地问道。

    云一惠理子比划着回答:“……鲁邦三世和怪盗基德他们两个一前一后一起去了仓库那里,可是他们都易容成了彼此的样子,所以录像拍的不是很好……”

    “呃……”舒允文闻言有点无语——

    话说,这俩货到底是搞什么鬼?

    之前来偷咱“海洋之魂”的时候,就易容成了对方一次,现在居然又来?

    他们这是玩上瘾了不成?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然后摇了摇头问道:“……算了,不说这个了,那个掉我圈套里的小偷是谁?”

    云一惠理子做着手语:“……我听美莎小姐说,最先来的是鲁邦三世和石川五右卫门,不过刚才怪盗基德也来了……”

    “哈?鲁邦、五右卫门、怪盗基德都来了?”舒允文有点惊讶——

    他本来以为只会有一个小偷栽到他的圈套里而已,没想到鲁邦、快斗这俩货全到了不说,还附送一个石川五右卫门!

    这下子,帮他背黑锅的人肯定又着落了!

    话说,云一惠理子不是说,之前快斗被卡片打脸的录像拍的不好嘛!既然快斗这货还敢来,那咱就亲自再拍一份呗!~

    对了,还有石川五右卫门,咱家数美酱想和他较量一下的目的貌似也能轻松达成了!

    舒允文想着这些,扭头看向数美道:“……数美酱,石川先生也来了,那你一会儿可以亲自向他请教一下……”

    “嗯?!壁1臼牢氯岬氐懔说阃?,脸上有点兴奋,低声道,“……终于能好好打一场了……云一女士,请问石川先生现在在什么地方?”

    云一惠理子立刻给了答复:“他们三个现在都在展示厅内,里面的人都被他们放倒了……”

    “什么?里面的人都被放倒了?”舒允文闻言一愣,然后眯了眯眼,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话说,展示厅里的人都被放倒了也好!

    他一会儿可是打算偷那200张肖布鲁的假面呢!展示厅里的人要是都清醒着,他下起手来反而不容易,现在这样也不错,至少偷东西简单了……

    舒允文思索着,脑中直接对成实下令道:“成实,你和明美现在马上去展示厅里面,破坏掉里面所有的监控,然后尽快把那200张面具都给转移走,藏到别的地方去!~”

    “好的,允文大人!”成实立刻应了一声,拉着明美一起离开。

    舒允文又看向云一惠理子道:“云一女士,麻烦你也去展示厅那里,帮忙拦住怪盗基德他们,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开!”

    “我知道了!”

    云一惠理子点头离开,舒允文、冢本数美、萝莉哀他们也走到了电梯前,一起走进电梯,按下了展示厅所在的楼层。

    ……

    展示厅内。

    快斗脸上神情复杂,泪流不止,把站在“回忆之卵”展示台前的鲁邦三世、石川五右卫门都吓了一跳,然后两个人有点懵逼——

    话说,基德小家伙这是怎么了?

    好好的一小伙子,怎么说哭就哭了?看这眼泪流的,模样惨的,真是可怜啊……

    鲁邦三世一头雾水,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思索着基德忽然泪崩的原因,忽然眉头一皱——

    等等!他之前好像和基德开玩笑,拿枪指着基德说,要是敢抢“回忆之卵”的话,他就要送基德下地狱……

    难道说,基德他当真了,所以被吓哭了?这可真是……

    鲁邦三世想到了这个可能,一脸鈤了狗的表情看向快斗,飞快地收起手枪,一张猴子脸上堆出了十分温柔的笑容:“哎呀呀!基德你哭什么哭?快点别哭啦,蜀黍刚才是吓你的,我怎么可能会送你下地狱嘛!那都是在开玩笑啦……啊哈哈哈……”

    鲁邦三世尬笑着,石川五右卫门顺着鲁邦的思路一想,也理所当然地认为基德是被鲁邦刚才的话吓哭了,顿时一脸鄙夷,搂着斩铁刀扭头看向一旁,神情不屑道:“……孬种!”

    快斗正委屈地流泪,听到鲁邦三世、石川五右卫门的话后愣了一下,然后一抹眼泪,大声咆哮道: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鬼?!什么被你吓哭了?我的胆子哪里有那么???!我是刚刚听说舒允文那个坑货回来了,所以我……”

    “……我委屈??!”

    快斗话落,鲁邦三世顿时也僵住了,嘴角抽搐着问道:“……假的吧?”

    妈蛋!我这眼瞅着就能把“回忆之卵”带走了,你告诉我舒允文回来了?你特么逗我玩呢吧?!

    “……怎么可能是假的?这是我的助手刚刚告诉我的!”快斗仰头望天,神情萧瑟且落寞。

    紧接着,就像是为了印证快斗的话似的,旁边摆着肖布鲁假面的展示台忽然打开,200张肖布鲁的假面一张摞一张,摞成一叠后,一起飘在空中,飞向了远处。

    鲁邦三世、快斗看着这一幕,都是一脑门儿黑线,然后鲁邦三世眯着眼说道:“……现在除灵师还没来,我们拿了‘回忆之卵’就跑,或许还来得及……”

    鲁邦三世说着话,手快速地伸向“回忆之卵”,也就在同时,展示台上瞬间出现了三道虚影,一起护住了“回忆之卵”。

    快斗、鲁邦三世、五右卫门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一脸崩溃,结结巴巴:“呃……呃……你、你们……”

    快斗他们说不出话来,守着“回忆之卵”的云一惠理子、山口达男、武田美莎却都积极地打着招呼。

    “基德先生你好,我们一周前见过的,允文大人让我暂时留住你们,所以抱歉哦!~”这是武田美莎。

    “诸位好,我是山口达男,请多多关照!”这是山口达男。

    “鲁邦先生您好,我们又见面了?!弊詈笫窃埔换堇碜?,“……绫彩子,和鲁邦先生打个招呼吧!”

    云一惠理子话落,绫彩子开心地冲到了鲁邦三世跟前,然后……张嘴咬到了鲁邦三世的脸上……

    鲁邦三世瞬间内牛满面——

    打招呼?去你妹的打招呼!

    谁家打招呼是张嘴咬别人脸的?!

    除灵师你快点给我出来,这儿有个小鬼想吃了我,到底有人管、没人管啊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