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一章 快斗少爷小心,舒同学他回来啦!~



    展示厅里面。

    四颗麻醉剂手雷一落入人群中,强效麻醉剂立刻“嗤嗤”地扩散开来,许多条子叔叔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就觉得整个人都变得晕晕哒,软瘫在了地上。

    休息区内,小兰、园子、和叶、越水七槻以及茶木神太郎正坐在一起吃着袋装点心、喝着饮料,看到成片成片的警察开始晕倒后,越水七槻看了一眼展示厅门口,立刻捂住了鼻子,神情凝重地大声道:“……不好!刚才那个人是鲁邦三世!他扔进来的是麻醉剂,大家马上捂住鼻子!”

    “……茶木警视,麻烦您马上联系大阪府警察本部,请他们马上支援!小兰,园子,和叶,你们三个马上躲到远处的房间里去……”

    “嗯,好的!”茶木警视、小兰他们都应了一声,正准备行动的时候,却闻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然后也都变得晕晕哒,园子更是直接软靠在了沙发上,嘀咕了一声“怎么忽然没力气了”之后直接昏倒。

    周围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晕倒,越水七槻脸色再变:“可恶!这是什么麻醉药剂?扩散的居然这么快,效果还这么强?不行,必须得马上把这里的消息传出去才行!”

    越水七槻目光一扫,眼睛落在了茶木神太郎手中的对讲机上,刚想伸手过去,却听到远处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

    “……越水侦探是吧,虽然有些失礼,但我只想安安静静地拿了‘回忆之卵’就走,不想惊动任何人,所以抱歉咯!~”

    这道声音刚一落下,越水七槻隐约听到“biu”的一声轻响,然后浑身发软,撑着最后的力气扭头看向声音来源,只看到一个脸上带着小型氧气罩的人,恨恨地呢喃道:“……鲁邦三世……”

    鲁邦三世扫了眼展示厅内倒了一地的人,快步走到控制区,拿起??仄靼聪铝嘶黄磁ズ?,才溜达到了“回忆之卵”的展台前,认真地看了看后,扭头看向门口道:

    “五右卫门,这里的这颗‘回忆之卵’是真品,不过这个玻璃罩有些麻烦,还是交给你来处理吧!”

    “等里面的麻醉剂散掉再说!”石川五右卫门站在门外,“……你这家伙居然只带了一个氧气罩,我可不想进去就被迷倒?!?br />
    “哈哈哈……真是抱歉哈!”鲁邦三世干笑两声,“……那就等一分钟吧,以这里的换气设备,最强档一分钟足够了!不过话说起来,真没想到,那个除灵师居然都没有阻止我……”

    “……看样子,他似乎真的不在这里??!”

    在鲁邦三世说话的同时,山口达男、武田美莎也凑在一起,都有点无奈:

    “……真是的,鲁邦扔的麻醉剂怎么这么厉害?我都没来得及反应,展示厅里的警察就差不多全晕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直接现身、阻止鲁邦?”

    “……嗯,还是不要了吧!如果是在扔麻醉剂之前,为了救这些警官,我们阻止一下鲁邦倒是也可以。现在嘛,这些警察反正都已经晕过去了,我们就听允文大人的,守好‘回忆之卵’,等允文大人回来处理就是了……”

    “嗯,说的也是?!?br />
    ……

    铃木现代美术馆附近。

    寺井黄之助的藏身之处,快斗手里面拿着望远镜,观察着展示厅内的情况,耳朵中还窃听着展示厅内的声音,一脸惊讶:

    “……鲁邦那个家伙居然顺利地冲进了展示厅内,放倒了所有人,站在‘回忆之卵’的展示台前?”

    “……难道说,舒允文那个家伙是真的离开了?这不是陷阱?”

    快斗皱着眉头,正思索着,忽然之间,只见展示厅内多出一个人来,慢慢地向着鲁邦走去。

    快斗看到那个人,眯了眯眼:“……是石川五右卫门!听刚才窃听器里的话,鲁邦应该是想让石川五右卫门切开展示台的钢化玻璃,好偷走‘回忆之卵’!不行!我必须得马上行动了!要不然‘回忆之卵’就要被鲁邦拿走了!”

    快斗心中嘀咕着,立刻打开房间的窗户,扭头看向寺井黄之助道:“……寺井先生,我去取‘回忆之卵’,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您了!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请您用耳麦通知我!”

    “好的,少爷?!彼戮浦Φ阃?,又担心道,“……少爷,请您务必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

    “你放心吧,寺井先生?!笨於肺⑽⒁恍?,“……只要舒允文那个家伙不出现,区区一个鲁邦三世……他挡不住我的!”

    快斗话落,纵身一跃,向着铃木美术馆的方向飞去。

    寺井黄之助拿着望远镜,看着快斗飞进了美术馆的大楼里后,又继续拿着望远镜,帮快斗观察起了美术馆附近的情况。

    约莫十几秒后,一辆出租车忽然出现在了寺井黄之助的视线中,停在了美术馆的门口,然后两大一小三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寺井黄之助看着那三个熟悉的身影,嘴角抽搐了两下后,连忙拿出了对讲机,按下了通话按钮……

    ……

    美术品展示厅内。

    快斗轻松地从厕所潜入展示厅,正巧看到石川五右卫门斩掉了“回忆之卵”展示台的钢化玻璃罩,鲁邦三世正笑眯眯地伸手去拿“回忆之卵”。

    快斗见状,连忙掏出一把魔术手枪,朝着鲁邦三世、石川五右卫门的位置开了一枪,同时一边跑向“回忆之卵”,一边大喊道:“……鲁邦住手!‘回忆之卵’是我的!”

    鲁邦三世、石川五右卫门被突然出现的烟雾吓了一跳,在听到快斗的声音后,鲁邦三世嘴角挂上一丝笑容,拿出手枪、透过烟雾指向快斗,森然一笑:

    “……基德小家伙,你怎么也来了?可惜,‘回忆之卵’我势在必得!如果你想跟我抢的话,我也只有送你下地狱去了!”

    鲁邦三世话落,基德也窜到了鲁邦身前不远处,与鲁邦远远地对视,微微一笑——鲁邦威胁要杀他?他可不相信!这位大盗的风评,可是一位“好人”??!

    基德思索着,优雅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圆礼帽、单片眼镜,然后摆出一个最帅气的姿势,正准备说上两句提升逼格的话,忽然间,耳机中传来了寺井黄之助的声音:

    “快斗少爷你小心!舒同学他回来了!”

    基德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僵了一下,然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眼泪哗哗的——

    妈蛋!咱以为你这个大坑货现在不在,这才大着胆子跑来的,结果咱这刚一闪亮登场,都没来得及装逼,你特么就回来了……

    舒允文,你就是故意玩我呢吧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