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木现代美术馆内。

    鲁邦三世、石川五右卫门翻窗而入,站在一条偏僻的过道上,打量着四周:

    “……这里居然没人看守吗?看样子,警方确实把调查的重心转移到仓库那边了,这边的防备弱了许多??!”

    “……不过这样也好,我们的潜入也更容易一些?!?br />
    石川五右卫门抱着斩铁刀,两眼在过道上扫来扫去,皱眉眯眼,一脸警惕:

    “……鲁邦,我建议你还是小心一些,万一被发现的话,可就麻烦了……”

    “哈哈哈!没事啦!”鲁邦三世笑嘻嘻地挠头,背着肩膀,悄悄地走到走廊拐角,“……刚才在视野开阔的美术馆外都没人发现我们,现在在馆内就更不用说了,我们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鲁邦三世说着,小心翼翼地来回看了两眼:“那边就是安全楼梯,我们从那里上去吧!”

    鲁邦三世话落,身体就如同一只灵敏的猴子,瞬间窜到了楼梯那边,然后向着石川五右卫门招了招手,两个人开始爬楼梯。

    两个人刚从楼梯口消失,云一惠理子带着绫彩子从窗外飘了进来,到了走廊拐角时扭头一看,满脸惊讶:“……美莎小姐?智也?你们两位怎么在这里?”

    “唔……惠理子女士,您回来了?”武田美莎愣了一下,立刻微笑着回答,“……允文大人拿着‘回忆之卵’布置了个陷阱,似乎想把怪盗基德、鲁邦他们引来。我和智也负责在美术馆外盯梢,刚才发现了鲁邦先生他们,所以一路跟进来的……”

    “……是这样??!”云一惠理子闻言点头,然后又问道,“……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嗯……如果可以的话,能麻烦你带着智也去外面继续盯着吗?”武田美莎微微一笑,“……那个抱着刀的先生感觉好像很敏锐,我之前每次穿墙偷看他的时候,都会被他发现,而智也他又喜欢捣乱,老是往别人跟前窜,容易被发现……”

    “嗯,好的?!痹埔换堇碜拥阃反鹩?,附和道,“……石川先生的‘灵’感确实很强,不过鲁邦先生就差了许多……”

    “是啊是??!鲁邦先生刚才在这里和我脸对脸,我还以为被他发现了呢,吓了我一跳……”

    “……”

    两个幽灵交流了几句“鲁邦是个弱渣”的内容后,云一惠理子拖着智也,又返回馆外,巡视起来……

    ……

    美术馆附近。

    刚刚来电的咖啡厅内。

    在服务生“欢迎光临”的声音中,柯南、服部平次两个人一起走进咖啡厅内,两个人都是一脸疲惫、一副“整个人都被掏空了”的样子。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柯南、服部平次打量了一下咖啡厅内的客人,又跟服务生点了两杯汽水后,才没精打采地问道:“……对了,服务生小姐,刚才你们店内,有没有一对儿高中生模样的情侣?他们还带着一个穿公主裙的小女孩儿,大概七八岁的样子……”

    服务生闻言一愣,然后笑着回答道:“……您说的应该是之前坐在3号桌的客人吧?他们大概二十分钟前到了我们店里,男生很帅气,女生很温柔,对不对?”

    柯南、服部平次闻言两眼一亮,一起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对对对!就是他们!他们现在在哪儿?”

    “他们刚才离开了,就在我们店通电前不久……”服务生回答。

    “什么?刚才离开了?”柯南、服部都是一脸崩?!?br />
    妈蛋!咱好不容易找到了地方,那个坑货居然离开了?

    还有,附近那么多家咖啡厅都有电,他们不去有电的咖啡厅喝咖啡,找家黑灯瞎火的咖啡厅干什么?

    你特么逗我玩呢吧?

    柯南、服部彼此对视着,旁边的服务生又忽然惊讶道:“??!你们就是之前在对面跑来跑去的那两个人对吧?刚才没仔细看,没有认出你们,真是抱歉……”

    “呃……”柯南、服部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你、你看到了?”

    “是??!”服务生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话说起来,我一开始也没注意到你们,还是3号桌的客人说你们一直在对面跑来跑去,我才注意到你们两位的……”

    “……对了,你们和3号桌的客人是朋友吧?那个小女孩儿还一直盯着窗外帮你们计数……你们来回跑了三趟,对不对?”

    服务生话落,柯南、服部差点没有直接泪崩——

    我去你妹的舒允文!

    你这家伙明明发现了我们,却不知道跟我们打声招呼,硬生生地看着我们在对面跑了三个来回……妈蛋!你特么跟我们喊句话能死??!

    现在想想,他们俩为了找舒允文报仇,在外面跑来跑去、累的跟条狗似的,而舒允文这货却在咖啡厅里悠闲地和女朋友喝着咖啡、吃着蛋糕、聊着天,一起看他俩的笑话……

    不带你这样的啊魂淡~!~

    柯南、服部越想越心塞,越想越郁闷,一起扭头看向服务生道:“……他们三个是从哪个方向离开的?”

    服务生愣了一下,伸手一指道:“……他们出门喊了出租车,往那边去了……”

    “……那边是美术馆!那家伙回美术馆了吗?”柯南、服部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起站起身来:

    “……走!我们去美术馆找那家伙,跟他讨个说法!”

    柯南、服部说着话,一起冲出了咖啡厅,一路挥洒着青春的荷尔蒙,向着美术馆跑去……

    ……

    铃木近代美术馆。

    展示厅外走廊拐角,鲁邦三世按着对讲机,确定不二子已经控制住周围的监控后,才从拐角走了出来,手中带着消音器的手枪接连几声轻响,只见门口的几个条子叔叔同时晕倒,趴在了地上。

    放倒门口的警察后,鲁邦三世又从肩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看了一眼不二子刚刚发过来的监控截图道:

    “……这么大的展示厅,警察居然聚集在四个位置。这么经典的站位,这不是逼着我用特效麻醉剂嘛……”

    鲁邦嘀咕着,从肩包里拿出了成链的特效麻醉剂做成的手雷,抽出了四颗,拉掉了安全环后,伸手打开展示厅的大门,笑嘻嘻地打招呼道:

    “……嗨!诸位警官,你们辛苦了!好好睡一觉吧!~”

    鲁邦话落,在展示厅内一众警官懵逼的眼神儿中,四颗麻醉剂手雷呈天女散花之势,落入了人群中……